第三十章 恐惧

    罗扇双眼恐惧地盯着前方,脚步一步步后退,却不敢贸然往后跑去,深怕引起怪物的注意开始追逐自己

    罗扇紧紧抿着唇,小心翼翼地后退着,却不小心踩断了一支树枝,树枝发出清脆地断裂声,在这雨夜里虽然算不上很响,但是也足以让听力敏感的人听见了

    脚步声越发急促和沉重,而且离自己越来越近,罗扇脸上的表情不由开始挂上恐惧,她暗暗斥责自己,为什么不小心一点,为何要引起“它”的注意力?

    听到脚步声离自己越来越近,罗扇再也受不了开始往后奔跑起来,没想到后面的脚步声也跟着响了起来,不一会儿她感觉到那只怪物的气息已经就在自己身后了

    她暗暗惊恐于怪物的速度,头脑却快速地命令自己不可以屈服,要动手反抗她从怀中拿出匕首,快速地拔出来转身就刺向怪物的身体,与此同时,怪物的声音和闪电同时响起

    “罗扇?”

    闪电照亮了整个森林,罗扇清晰地看见眼前的人时,她的眼眶顿时红了,她忙收住自己的手,幸好她反应快,匕首差一点就要插入他的胸膛了

    “罗扇,真的是你,你没事?”冷酷低沉的声音夹带着焦急,伴随着闪电再次响起,这赫然是尉迟衍的声音和他的脸

    “我没事”罗扇咽下了自己喉间的哽咽,故作轻松地说道其实她的眼泪早已掉了下来,只不过在这漆黑的夜里没有人看的见,何况就算此刻白亮如昼,下着大雨也没有人能发现的她的泪水

    “没事就好”尉迟衍的声音恢复平淡,只是他的心不如他的表面那样平静,此刻他的心中满是失而复得的狂喜和安心,幸好是她,幸好她没事,幸好自己的直觉没错......

    “你怎么会来?”罗扇忍不住问道,心中的恐惧感和彷徨感顿时消失了,此刻竟然奇迹般的感觉到安心

    尉迟衍却没有回答她,只是把披风脱下来披在她身上,一边淡淡说道:“走此刻一时半会儿是找不到路回去了,先找个地方避雨”

    虽然披风已经湿了,但是罗扇却感觉源源不断的暖意从披风上传来,她不知不觉勾起淡淡的笑意,不知道究竟是披风暖,还是她的心暖?

    只是,她开口说道:“这附近我转了几遍了,没有找到避雨的地方”

    否则她也不必可怜兮兮地在这里淋雨受冻了

    尉迟衍眼神漆黑地看着她,虽然黑夜里并看不清楚她的容颜,但是他却不愿意转开眼,就算只能看到个轮廓他也愿意就这样看着她,听到她的话他扯出一抹无声的笑,声音却淡淡地说道:“往我刚来的方向走,我刚才经过的时候看到有个山洞”

    啊?是吗?罗扇傻眼了,为什么自己走了好几圈都没有发现

    罗扇正懵着,尉迟衍却突然伸手拉住她的手,同时伴随着他淡淡的声音:“跟着我走,免得走丢了”

    罗扇的脸突然红了,心口有一丝一样的感觉滑过在这个漆黑的雨夜里,她突然觉得也许事情不是那么的糟糕

    尉迟衍带着罗扇进到山洞里,松开罗扇的手从怀里掏出火折子,轻轻地吹了吹,带折子亮起来之后便靠着这点点的亮光,找了些山洞里面的干树枝和甘草堆在一起,然后用火折子点燃起来

    山洞霎时间亮了起来,罗扇此刻能清晰地看到尉迟衍淡漠的面容

    尉迟衍第一时间也是朝罗扇看了过去,见她此时盯着自己发愣,不由微微勾起唇角,却又瞬间消失了他看着浑身狼狈的她,蹙起眉头淡淡地说道:“把衣服脱了”

    罗扇当然不会像书里写的言情小白女主一样大喊大叫问他为什么要让自己脱衣服,她只是看了看火堆,又看了他一眼,干笑道:“那你转过身去”

    尉迟衍如她所言转过身去,罗扇脱下披风首先放在火堆旁边烤,一边又拿起周围的柴火继续堆起来燃烧,一边奇怪地问道:“这里怎么会这么多干柴......”

    她这话本是自言自语,没想到尉迟衍却回答了,“因为这里应该是住在这里附近的猎人经常栖息之地”

    “哦”罗扇呐呐地答了一句,并没有再说话了

    反倒是尉迟衍奇怪地开口了,“你还没有脱完?”

    罗扇愣了愣,回答道:“你可以转过身来了”

    尉迟衍突然感觉到不对劲,果然回过头见到罗扇正蹲在火堆旁边举着个披风烘烤着,他无力地看着她叹息了一声

    罗扇被他这样的目光看的极其怪异,她干笑着问道:“我没做什么奇怪的事情?你干嘛这样看我......”

    难道真的要让她全部衣服脱完然后光着身体烤衣服?

    尉迟衍抿了抿唇,淡漠的声音响起:“你难道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种武功叫做内功吗?”

    “什么意思?”罗扇愣愣地反问

    尉迟衍顿了顿,突然有种挫败感,他冷冷地瞅了一眼罗扇说道:“用内功可以直接烘干衣服”

    罗扇恍然大悟,“怪不得你衣服都干了”

    她都忘记了,古代还有武林高手可以用内功烘干衣服的......

    尉迟衍默默地转过身去,“赶紧脱,脱完了递给我,我帮你烘干”

    罗扇点点头,又想到他看不见赶紧说了声好,然后便脱下衣服丢给他,尉迟衍接过衣服一一烘干,然后丢回给罗扇待罗扇把最后一件丢给他,他结果一看之后脸上却闪过一丝异样的红晕,这红艳艳的正是罗扇的贴身之物肚兜

    不过肚兜这个东西对于罗扇来说并没有什么害羞的,她甚至不觉得肚兜是贴身之物,因为她觉得如果古代的人看到现代的胸罩,应该才明白什么叫贴身之物,什么才叫值得让人害羞的

    尉迟衍快速地用内功烘干了肚兜,又丢回给罗扇,等她窸窸窣窣地穿了半响之后,才问道:“好了没?”

    罗扇把最后一条腰带绑上之后,才轻轻吁了口气,古代的衣服真是复杂,以前都有红袂帮她穿,如今自己穿了才知道什么叫麻烦又听到尉迟衍的问话,她赶紧应道:“好了,你可以转身了”

    尉迟衍转过身来,见到她衣服虽然干了,头发仍是湿的,不由淡淡蹙眉招了招手示意她过来,罗扇虽然迷惑,但是依言走了过去

    尉迟衍让她坐在自己前面,拿过披风替她擦干头发,又稍稍用内力帮她烘干了一下,罗扇的发质很好,头发被烘干之后马上变的顺滑如丝,乌黑柔亮

    罗扇惊喜地看着干燥的头发,有些崇拜地看着他,“好厉害啊”

    尉迟衍淡淡地瞥了她一眼,嘴角若有似无地勾起一抹淡淡的笑意,他把披风也用内力烘干,披在她身上然后淡淡地说道:“往火堆前坐一点,你刚才淋雨了,再受冷可能就要生病了”

    罗扇点了点头,如他所言往前坐了一点,两人一时相对无语

    还是罗扇先开的口,问的也依然是那个问题,她侧头看着他,“你为什么会来?”

    他不是恨她么?她欺骗了他,让他主动去跟皇上退婚成全自己

    尉迟衍沉默了一会儿,就在罗扇以为他不会回答了的时候,他却转过头来对准罗扇的视线,让她无处可逃,他的声音淡然清冷,“因为我担心你”

    这简简单单一句话却让罗扇心跳加快了好几拍,她突然不好意思扭过头,她看着火堆呐呐地说道:“你说什么呢?”

    尉迟衍把她的身体和头转了过来,不容她逃避,眼睛直视她,“我说我担心你,因为我喜欢你,我不想你出事”

    “你别胡说了,我们已经退婚了,而且我又骗了你,你根本不用担心我了”罗扇挣开他的手,扭过头去,声音冷了下来她知道以他的性格能解释这么多已经非常难能可贵了,她只是突然想起了那个蒙着面纱的金陵公主,那才是他现在的未婚妻不是吗?

    尉迟衍皱起眉头疑惑地看着她,不明白她为何突然又变了脸

    罗扇也不再说话,只是闷闷地看着火堆里面跳跃的火光其实尉迟衍能来找她,她心里是高兴的,她知道他心里可能有她,但是谁又能说他心里没有金陵公主呢?古代的男人或许都是这样三心二意,却都以为这都是正常的别的女人可以接受,但是她罗扇不能

    她绝对无法忍受自己的男人三妻四妾,一旦出现这种状况,即使她再动心再喜欢,也会割舍掉这份感情,因为这样的男人,不值得她爱

    尉迟默见她不说话似是陷入了沉思当中,也不打扰她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的容颜,她的面纱早已不知道在何地掉落,此刻这张绝美的容颜在火光跳跃当中清晰明亮,她的一举一动一个表情都是如此生动美丽,让他动心动情算起来这是他第三次见到她的真实容颜,每一次都能让他心跳异常,他不是贪恋她的容颜,而是那份属于她的独一无二的气质和感觉

    罗扇不是没有感觉到他的视线,她只是强迫自己当做没感觉到只是他的视线太灼人,她最终还是受不了直接转头问他:“你干嘛一直看着我?”

    尉迟衍淡淡地勾起嘴角,看着她生动的表情说道:“你心里清楚的”

    罗扇笑了,隐约带着不屑和嘲笑,“是的,我心里清楚,都是因为我这张祸国殃民的皮相,男人都是这个样子,爱的都只是一张人皮”

    尉迟衍闻言心中忽然起了怒火,他一把拉过罗扇的身子让她紧贴于自己,头低了下去覆上她的嘴唇,辗吮吸,温柔悱恻这个吻不似上次那般霸道强占,只为报复而吻这个吻是一个证明,他喜欢她,无关她的容颜,他对她的感觉是真的,她却不相信他

    尉迟衍的吻缓慢而轻柔,罗扇不知不觉闭上了眼,随之陶醉

    尉迟衍见到她闭上眼睛,眸中的淡漠稍稍柔和一些,散发出温柔和笑意

    他的手覆上她的头让她更靠近自己,加深了这个吻

    外面的雨夜漆黑伴着冷风,这里却火光跳跃着,温暖的山洞映着他们的身影格外撩人缠绵

    许久,两人的唇分离了开来

    尉迟衍轻轻地摩挲她的唇,淡笑道:“相信我,我是真的喜欢你”

    罗扇一愣,反应过来是自己迷失在他的吻里了,她不由恼怒地推开他,冷着脸说道:“那么金陵公主呢?她又算什么?你是不是也是这样对她说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