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惊动

    罗庸脸色沉了下来,怒道:“你别胡闹了,不是为父不担心她,而是此刻她是被绑架的,你去找了就一定能找到吗?没准把自己也给赔上了,再说如果是绑架那肯定是为财,到时候会有勒索信上门,我们付赎金救人便是了”

    罗曜奇怪地问他,“父亲你为何知道他们一定是劫财而不是劫色?”

    他自然不知道罗庸其实从小到大就一直派人监视着罗扇,生怕蓝雪国的人接近她跟她说出她是公主的真相要不然她要是千方百计逃跑起来,他可没有精力陪她玩

    罗庸神色缓了缓,“据下人说,扇儿今天出去是蒙了面纱出去的,那么掳走他的人必定不知道她长什么模样再者说如果别人知道她是谁长什么样还掳走她,那么就代表他们肯定有什么要威胁我们做的,我们只要静等就是了”

    罗庸明白了,但是他却不愿意在这里苦等,他站起身来坚定地说道:“父亲,不管如何,五妹都是我们最重要的家人,我不能在这里干等,我要去找她”

    说完他不等罗庸回答,率先快步往马棚而去,要赶去无名崖

    罗庸看着他的背影,眉头紧皱,神色阴沉,久久不语

    罗扇这一次被掳,惊动的不止是相府和王府,还有准备启程回蓝雪国的蓝逸凌和金陵公主等人

    他们也一直派人盯着罗扇,这是他们的亲生妹妹,而且很快就要变回他们的家人,他们当然不会置之不管

    蓝逸凌让金陵公主留守宫中等他消息,他则带着人马急匆匆就要出门,却被宫门口的侍卫拦住了

    “蓝太子,请问这么晚了,你们带着人马要往何处去?”侍卫尽责尽忠地问道,守护宫门口是他的责任,任何人出入他都必须问清楚

    蓝逸凌忍住心中的焦急,忍耐地说道:“我们有急事要出宫一趟,请你们让开一下,回来之后必然向你们皇上解释”

    事实上尉迟默本无权不让他们自由出入宫中,只是因为他们都是别国的使臣,万一在尉迟皇朝出了问题,很容易引起两国交战

    侍卫之间交换了个眼神,其中一个对蓝逸凌恭敬地说道:“蓝太子,并非是我们为难您,只是事关你的安全,我们必须先跟皇上汇报一下,请您稍等”

    蓝逸凌自然也明白他们也很难做,想到这个说到底也是为了自己的安全着想,他无奈只好点头同意

    尉迟默听到他要出宫,摆驾来到宫门口,见到他撑着伞站在雨中面色焦急,不由匆匆过来问道:“蓝太子这是怎么了?下这么大的雨为何还要出宫?”

    蓝逸凌按耐住焦急的情绪,闻言脑海中快速闪过理由,最后说道:“本宫对罗姑娘一见倾心,想要纳为太子妃皇上是知道的”

    尉迟默顿了一下,点点头

    蓝逸凌继续说道:“如今她有危险,本宫自然要去救她”

    “她有危险?”尉迟默奇怪地问道,心中陡然升起担心

    蓝逸凌当然不会告诉尉迟默他派人盯着罗扇,他只是避重就轻地说道:“今日本宫听闻相府之女罗扇被当街掳走,往无名崖方向而去,未曾想到尉迟皇朝表面平静,原来潜伏着这么多危险”

    “先不说这么多了,这样朕派人去找,蓝太子就别去了,外面下着大雨很危险,何况人被带走了,又不知道被藏在何处朕让御林军去把无名崖翻了个遍,也会把人找出来,你大可放心”尉迟默心中也甚是焦急,但是他知道他们此次前往也定然得不到什么结果,说不定还会有危险,派人去找是最好的方法

    蓝逸凌想了想,知道这也是最好的方法,便点了点头同意了

    尉迟默派了御林军出去全力寻找罗扇,然后一行人又浩浩荡荡地回宫等着消息了

    而在无名崖的某处隐秘地方,纳兰井辰眯起危险的眸子,妖孽的脸孔隐约荡漾着丝丝震怒的气息,他的语气极轻:“你说什么?她逃走了而且不见了?”

    墨黑知道主子的语气越是轻柔就代表越是生气,他的头更是低下一点,眼神愧疚:“对不起,主子罗姑娘她把马车后背给卸掉逃走了,但是却并没有回到相府,人却不知所踪”

    “卸掉了马车后背?呵呵”纳兰井辰眯起眼睛轻声笑了起来,“你们可真是有本事啊,连个没有武功的女人都看不住”

    “对不起,属下愿意受罚!”墨黑跪下,低头认罚

    纳兰井辰眼神在他身上转了一圈,语气却微微缓和了些,“快去派人找,她应该是回去的路上迷路了”

    “是,主子!不过城里传来消息,皇上和相府还有另外一股不知名的势力都在找她,主子是不是应该先回宫,以免被人发现此事是主子所为”墨黑看了一眼纳兰井辰的脸色,小心地提议道

    纳兰井辰敛下眉目,考虑了一会儿点点头,“回去,留下一些人找她,她还有用,不能让她死”

    有这么多人在找她而为何纳兰井辰却还留人找罗扇,这是有原因的其他的人只知道罗扇被掳走往无名崖而去,却不知道她在路上却逃走了,因此要在森林里才能找到她,而不是无名崖

    墨黑点点头,“主子稍等,属下派人去准备雨伞和马匹”

    纳兰井辰点头,嘴角若有所思地勾起,看来这个罗扇相当有意思,总能给他一记出乎意料的反击但是她究竟是用什么东西卸掉了马车呢?他很好奇这一点,然而答案,恐怕只有罗扇才能回答他了

    而罗扇此刻却正在森林里哆哆嗦嗦地抖着,大雨凭空落在她身上,她却找不到地方躲雨,森林里有很多树,但是她却不敢站在树下面,再没有常识的人都知道,打雷下雨是不能在属下躲雨的,要不然就跟旁边那棵树一样

    罗扇的眼神飘向那颗被雷击倒的大树,眼神欲哭无泪她看着周围黑乎乎的一切,简直都要绝望了

    天知道这森林里半夜会出现什么野兽怪物,难道她重生之后今晚又要死在这里?罗扇打了个喷嚏,满脸不甘,她不能死她可不相信自己还会有再一次的好运,会让她再次重生

    她看了看前方黑漆漆又下着大雨的天空,叹了口气决定壮着胆子继续往前走,必须要找到个躲雨的地方,要不然她就算不被野兽吃掉也会被雨淋死和冻死

    尉迟衍骑着马快速奔腾,他此刻心急如焚,恨不得马上飞到无名崖去救她,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何会那么担心按道理来说罗扇欺骗他玩弄了他,他应该恨她甚至狠狠地报复她,但是听到她出事的那一刻他却再也坐不住了,甚至恼怒为何出事的不是自己

    想到那张让自己心动的容颜,还有她那独特的一举一动,尉迟衍的心不知觉地柔和了下来,又想到她此刻正处于危险当中,他的心又急迫起来他并未身着雨衣或者带着雨伞,只拿起一件披风随意地披了上来就走了风雨朝他身上袭来,雨水夹着风吹进他的眼睛,他却丝毫不顾,甚至拿起鞭子抽了马儿一鞭,大声喝它,让它加速行跑

    然而马儿却被雨水吹进眼里,前腿又没留意陷进一个坑里,顿时马腿一折,它高声嘶叫了一声,把尉迟衍给甩了出去,然后瞬间跑走了

    尉迟衍被甩在倾斜的草地上顺着草坡滚了下去,等他停了下来时却发现自己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只有几道被树木草丛刮伤的痕迹,上面泛出血来又快速地被雨水冲刷掉了

    他丝毫不在意地随意拍了拍上面的泥土,让雨水冲刷地更干净,他看了看上面的草坪,正要再爬上去继续往前找罗扇的时候,突然一道闪电闪过,他眼尖地发现脚边有一个蓝色的布料碎片

    他后退一步把布料捡了起来,然而漆黑的夜里他却不能再打量这个布料究竟是不是罗扇的,只能凭手感去摸索,这个布料丝滑柔软,是上好的绸缎,非平凡人家穿戴的起的,很有可能是罗扇身上的布料尉迟衍瞳孔一缩,难道她并未被拐到无名崖,而是中途逃了出来并且掉在了这里?

    他沉思了一下,决定赌一把,相信自己的直觉

    于是他开始顺着这条路一直往前走,漆黑的夜晚地上的水坑深一浅低一浅的,他走的极为辛苦,他并不是没有带火折子,但是他知道此刻下着雨,就算用了火折子也会被雨水浇灭此刻他只能摸着黑找,一边用随身的佩剑敲打着地上和周围的东西,企图让罗扇能听到声音

    罗扇这边,她实在走不动了,她感觉自己来来回回都是在森林里,无论如何就是找不到回去的路,最后她实在是走不动了,干脆坐在地上等死了

    雷声不断响着,闪电也偶尔来凑个热闹照亮整个天空罗扇已经极度疲惫了,她的意识渐渐昏迷,她甚至有一种感觉,干脆死在这个夜里算了,她不想再折腾了

    只是当她产生了这个感觉的时候,她又猛然醒悟过来,不行,她不能死,只要再坚持一下,她就能找到回去的路了,一定可以的

    罗扇又站了起来,继续用着最后的力气往前走去,只是当她走了几部的时候,突然听到前方有沉重的脚步声,并且伴随着树木被拍打断裂的声音,她瞳孔一缩,难道真的有野兽?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