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被掳

    罗扇笑嘻嘻地看了她一眼说道:“相府好闷,不想那么快回去,我们再逛逛”

    红袂正要说出自己的不好的预感,却见一辆马车急急地从罗扇背后冲来,而罗扇正面对着自己,根本看不见马车,她不由惊恐地瞪大眼:“小姐小心后面!”

    紫沁也反应过来一把抱起小姐闪开了马车,却突然被暗器射中了肩膀,她手臂一麻松开了肩膀,罗扇还未反应过来就被人敲晕掳上马车了

    “小姐!!”红袂焦急大叫,看着马车快速消失在街上,而紫沁忍住眩晕和手臂的疼痛追了上去

    马车越来越快,紫沁的脚步却越来越慢,甚至眼睛出现了模糊的影像,她不由暗叫不好,暗器上有迷药,这迷药的非常强力,紫沁已经走不动脚步了

    “小姐......”紫沁慢慢倒在地上看着远处疾走的马车,口中最后念了一声便晕了过去

    罗扇晕了一路,最后是在马车的颠簸之中醒来的

    她迷迷蒙蒙地睁开眼,脑海里的记忆还停留在红袂叫自己小心,然后紫沁突然抱她躲开马车的画面里,最后脑袋里的疼痛提醒她,她才想起自己被敲晕掳走的事实

    她缓了缓神打量着周围的坏境,这个狭小的空间加上路途的颠簸让她不难想象出这是一个马车,马车里面并没有其他人其实这马车相对来说并不小,反倒是很豪华气派,罗扇苦笑,难道又是尉迟衍?

    她看到马车左右两边各有一个窗户,暗暗庆幸自己并没有被绑住手脚,于是动了动身体挪到窗户旁边打开窗,发现疾驰而过的是树林,这是哪?究竟是谁要绑架自己?又要带自己去哪?

    罗扇苦思,却不经意间脑袋轻轻磕到马车的墙壁了,她轻声“嘶”了一声,因为她碰到的刚好是自己被敲打晕倒的脑袋那块,却不想这一声小小的吸气声却引出了一个人

    “不用看了,你逃不掉的”

    冷淡的声音响起,罗扇看了过去,却发现这个人根本自己根本不认识她偏着头打量了一下这个陌生的男人,突然开口问道:“如果我问你,你是谁,为什么要绑架我这些问题,你会回答我不?”

    男人摇了摇头,“不是我不回答你,等会你见到我家主子一切都明白了”

    罗扇闭了嘴,无奈地点了点头,“好,除了等,我确实也不能做什么了”

    男人见她如此配合,便放下马车上的帘子出去了,罗扇隐约听到他对马夫说道:“再快点,主子等着呢”

    罗扇感觉到马车的速度更快了,车上也更颠簸,她被摇晃了一阵确认并故意发出一些声响之后,发现他们并没有再进来,她满意地笑了笑,从怀中掏出一把金色的匕首,她拔开匕首轻轻喃道:“二哥啊二哥,你送我的匕首原来真的会派上用场呢”

    她笑了笑,走到马车后背马边,仔细观察了下马车的质量,发现都是木头做的不由笑了,然后用匕首用力地割开马车四边连接的空隙,再轻轻一撬,马车后面的木板就要往后倒去,罗扇一惊,赶紧拉住再慢慢地放到地上

    她拍了拍胸口暗自庆幸,幸好,如果刚才就直接掉下去了,肯定会发出很大的声响

    她看着前面快速倒退的树林,又朝后面看了一眼确定他们没发现,狠了狠心小心翼翼地轻轻一跃,滚在旁边的草地上了在现代时她因为出身富贵人家,爷爷担心她会遭到绑架,于是便让她去学了跆拳道等强身练体的防身之术,幸好她当时并没有偷懒,所以刚才才能毫发无损地跳到地上

    罗扇滚到地上之后并未马上站起来,而是趴在草地上看到马车远去之后才赶紧往侧面逃跑而去,她不能往回跑,万一他们发现自己逃跑了,第一时间想到的肯定是自己往回跑了,所以她必须先往侧面跑,他们定然想不到她会这样,即使他们往回走没发现她,又查到她没有回到相府又掉头来找她的话,这森林那么大,一时半刻也找不到她,她有足够的时间来逃跑

    罗扇收好匕首,快速跑动着,一边跑一边往后看确认他们没有追来跑了很久,跑到她再也跑不动,她才气喘吁吁地停下,这时候却突然雷鸣交加,顷刻间下起了倾盘大雨罗扇瞬间变成了落汤鸡,她不由哀叹:“天啊,不至于这么倒霉?!”

    算了,淋雨算什么?能逃出来就算老头厚待她了不错,老天爷,谢谢你了罗扇自我安慰,转念一想也老天爷也确实算厚待她了,那些人迟早会发现她逃跑了,到时候回来找她,如果仔细点的话很容易发现脚印,如今下起了大雨,那些痕迹早就被冲没了想到这里,罗扇反倒要谢谢这场大雨了

    她擦了擦脸上不断滑下的雨水,看到自己浑身早就湿透了,耸了耸肩开始往前走可是走了不久她又发现了一件悲剧的事情,她根本不认识路回去,再加上此刻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了,她更是不知道如何是好,再不找到回去的路她今晚可要露宿山野了

    罗扇看了眼下着大雨的天,只能先找个地方避雨了

    再说到红袂那边,她追上去之后只发现倒在地上的紫沁,赶紧把她扶到南宫雨寒之前带她们去的医馆那里老者看到她们赶紧迎了上来,他知道她们的主人对于主子来说有着重大的意义,所以并未轻怠,什么也没说直接先帮紫沁处理了暗器所伤的伤口,然后又用了药让她醒过来

    紫沁醒过来第一反应就是站了起来,神色焦急,“小姐、我要去救小姐!”

    “紫沁,你受伤了,此刻先不要乱动,小姐呢?她被人掳到哪里去了?”红袂先让她坐了下来,再问道

    “什么?你家小姐出事了?”老者闻言瞪大双眼,此刻也有些乱了

    “我家小姐被人掳走了,我追了很久,却只看到马车往无名崖方向而去,然后便晕倒了”紫沁脸色有些白,满脸焦急却无可奈何

    “糟了!主子昨天深夜派人在各商铺传达了去向,他有事先离开尉迟几天,让我们好好照顾罗姑娘,这回糟糕了,主子这回可真要生气了”

    “如今不是该担心生气不生气的问题,大夫你能不能先让人帮忙先去无名崖找一下我们小姐?我们马上回去通知相爷和四公子”红袂焦急地说道

    老者快速地点了点头说道:“主子下了命令,罗姑娘有事我们一定会倾力相助,我先通知其他人去帮忙找一下罗姑娘,再通知主子尽快赶回来至于你们就先别动了,在这歇着,这位姑娘受了伤,不能乱跑,相府那边我会派人去通知,你们不用担心”

    红袂看了一眼紫沁的脸色,无奈点了点头,紫沁受了伤中了迷药此刻刚醒过来,全身无力,今天又强忍着追了许久,早已筋疲力尽了

    老者马上去通知了其他人去找罗扇,又让人去通知了相府的其他人,最后马上写了封信让人快马加鞭送到南宫雨寒手上

    三王爷府上

    “你说什么?她被掳走了?”三王爷尉迟衍重重拍了一下桌子,有些不可置信

    “是的,王爷您让属下派人看着罗姑娘,但是今日她去了木子自助酒楼出来之后,却被人敲晕带上马车掳走了”齐铅低着头,汇报道

    “往哪去了?”尉迟衍脸色阴沉的可怕

    “回王爷,往无名崖方向去了,派去盯着罗姑娘的人没有骑马,只见到她随身的侍女追到远处受伤昏迷了,马车是往无名崖方向驰去的”齐铅回答

    尉迟衍闻言马上站起身往门口走去,声音冷淡中隐含一丝焦急,“备马!”

    齐铅准备好马匹,尉迟衍却径自牵过来一跃而上,瞬间奔腾远去

    “王爷!”齐铅焦急地看着他,此刻正下着大雨,而且天色这么晚了,王爷怎么能一个人前去呢?敢掳走罗姑娘的肯定不是什么善类,王爷此次独自前往,可千万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想到这里,齐铅更是担心了,正巧齐布从外面走进来疑惑地问道:“王爷这是往哪去?”

    齐铅把事情经过都说了一遍,齐布听完脸色都变了,他赶紧说道:“我们快去备马,带多些人去找王爷和罗姑娘”

    齐铅点点头,快速准备好一切一行人从王府出发往无名崖而去了

    再看相府这边,相爷罗庸和罗曜听说罗扇被掳走,脸色瞬间都变了

    “扇儿被掳走了?快让人去找啊!”罗庸脸色难看,对着下人吼道

    下人赶紧都下去准备去了,罗曜却喊住那个前来通风报信的人,“请等一下,今天多谢你了,还想请问下我的妹妹罗扇被掳走往哪个方向去了,你可知道?”

    “无名崖方向”来人有礼地回答,“话已带到,在下要先回去了”

    “哎,等等,还没请教你是哪位?请告知在下你住何方,改日再登门致谢”罗曜喊住他

    “不用谢,我们主子吩咐了要照顾好罗姑娘的,今日让她被掳走,也是我们失职”来人一脸歉意,见罗曜面色不解,赶紧解释道:“我们公子是南宫世家的南宫雨寒,南宫公子”

    “原来是他,如此先谢过你了”罗曜心中泛起淡淡的异样感觉,五妹和南宫雨寒......

    看到来人离去之后,罗曜对面色凝重的罗庸说道:“父亲,我去寻五妹回来”

    “不行,如今下着大雨,天色又暗了,还是无名崖那种地方,你怎能去冒险?”罗庸不悦地阻止道,见他还要坚持又继续说道:“多派些下人去找便是了”

    罗曜摇摇头,“父亲,以往你最疼五妹了,此刻怎么她出事了你反倒不是那么焦急了?我一定要去救五妹!”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