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野心

    罗扇这两天白天陪二哥罗武到处走走逛逛,晚上赶工她要画的图,第三天很快就到了,今天是罗武重返边关的日子

    “五妹,我走了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切莫任性让父亲生气”罗武坐在马上整装待发,低头看着罗扇爽朗地笑道

    “二哥,我会的,你也一定要注意安全!”罗扇重重地点点头,眼中竟有了一丝泪意,声音也有了一丝哽咽她和这个二哥虽然并没有相处多少天,但是她就是格外喜欢这个哥哥,想到他这一去,出生入死,在危险的边缘中游走,她就担心的想拦住他不让他回去

    罗武展开微笑点头,他也舍不得这个妹妹,这次回家,虽然五妹像变了个人似的,但是他却更是喜欢她了

    罗扇突然想起要送给他的礼物,忙示意红袂把东西给她红袂会意从怀中掏出一些图纸递给她,罗扇接过来走到罗武马旁,把东西递给他一边说道:“二哥,五妹说过要送你礼物的,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

    “哦?这是什么?”罗武很是惊异,接过来就要打开

    罗扇忙拦住他,笑道:“二哥现在莫看,时间就要来不及了,等回到边关再看”其实纸张画的都是现代的一些先进武器制作方法,一旦罗武打开了必然会激动和她探讨各个细节,还会追问她是如何设计出来这些武器这样一来,肯定会误了行军时间她虽然舍不得他走,但是她知道最终结果是如何,也不想因此导致他耽误行程

    罗武闻言点点头,把东西收进怀里看了看天色说道:“五妹,二哥真的要走了”又把头扭向一旁一直沉默的罗庸、罗瑜和罗曜说道:“父亲,三弟、四弟保重”

    罗庸等人点点头,男人之间不需要这么多繁多絮语,只要一个保重的眼神,足矣

    罗武又看了一眼罗扇,为了不让离别的情绪更上心头,他忍住心中的不舍爽朗一笑,策马扬鞭离去

    罗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怅然地叹了口气

    随即几人回到相府中,罗瑜却匆匆告别,说是朝中有事,而罗庸自回来之后便待在书房当中

    罗扇见三哥离开,和罗曜对视了一眼,两人默契地往书房而去

    罗庸此刻正在书房拆开一封飞鸽传书,突然听到敲门声还有罗扇的声音,“爹爹,你在吗?”

    他赶紧把东西收了起来,随便拿起桌子上的一本书盖住纸条,然后才扬声说道:“进来”

    门推开,罗曜和罗扇走了进来

    罗扇边往罗庸方向走去边打量着书房笑道:“这书房究竟有什么好?让爹爹整天待在书房里,都不陪扇儿了”

    罗庸宠爱地笑道:“爹爹有事要忙,你平时乖一点,让你四哥多陪陪你就是了”

    “四哥整天就知道寻花问柳,哪有空陪我啊”罗扇看了一眼罗曜,取笑道

    “五妹你得了,一天不埋汰心里不舒服啊”罗曜瞅了一眼罗扇,翻了个白眼说道眼神扫到罗庸面前放着的书,又抬起头来笑道:“父亲最近在看兵法大全么?”

    罗庸顺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书,这是他刚才拿来压住纸条的书,他笑了笑回答道:“闲来无事,随便看看”

    罗曜沉默了一下,正在思索该怎么开口和父亲谈

    罗庸却先开口了,眼神打量着他们两个问道:“你们两个今日找我有什么事吗?”

    平时只要知道他在书房,他们几个是绝对不会来打扰他的

    罗扇见罗曜不知道该如何开口,想也明白古代的人当习惯了孝子,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想了想先去把书房的门关起来,再干脆直接了当地开口问道:“爹爹,你可是有了谋反之心?”

    罗庸脸色一变,心中瞬间闪过几道心思,语气却沉了下来:“扇儿你在说什么?你可知道说这话要是让人听见了,我们相府可是要遭灭顶之灾的!”

    “父亲,有些事情就算你不说,他不说,可是很多事情大家都是看在眼底的不仅是我们感觉到了,你以为皇上没有察觉吗?”罗曜开口道

    “你说什么?皇上怀疑我?”罗庸突然站了起来,神色惊惧

    罗曜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一向风流的脸色隐约露出担忧,看着罗曜说道:“父亲,你已经是一人之上万人之下了,千万莫要糊涂,为了那所谓的龙椅而毁了我们这个家啊”

    “逆子!你在说什么?我没有谋反之心,这些话你们休要再胡说!”罗曜生气地瞪了一眼罗曜,语气斥责地说道

    “爹爹,不管你有没有谋反之心,扇儿只想说,我们都很知足,不愁吃穿,有疼爱我们的爹爹,一家人和睦幸福,我们不想失去这个美好的家扇儿希望爹爹好好珍惜这个家,莫要为了那所谓的九五之尊位置而毁了这个家再说那位置究竟有什么好?值得爹爹冒这么大的险去尝试?”罗扇看着罗庸插嘴说道,神色皆是真诚

    罗庸沉默了一下,突然开口说道:“你们难道不希望我登上皇位吗?这样你们便都是皇子公主了,将来我老了,我的儿子还可以继承我的皇位”

    他说这话就等于承认了,罗曜和罗扇同时吁了口气,只要他承认了,代表他愿意敞开心扉和他们谈,只要能坦诚交心,一切都可以挽回

    “爹爹,你还不明白吗?时间最残忍的就是手足相残,你若是登上皇位,将来你的儿子你的孙子为了皇位争斗不休,自相残杀,你看到那一切就会感觉到快乐么?自古皇子最不幸福,从小生长在斗争坏境里,每天你争我斗,活的心惊胆颤,生怕一不小心就丢了性命,天底下有多少人惧怕生长在皇族之中啊!再说我们也不稀罕什么皇子公主的虚名,只要能和爹爹平安到老我们就心满意足了”罗扇说着,心中想到那种画面,眼中已泛起泪花如今她最怕的,竟是怕失去这个家

    “阿曜,你也是这么想的吗?”罗庸的目光锐利地看着罗曜,他不相信生为男子,他的儿子竟然如此没有志气,竟然屈服于眼前这一切,同样是人,凭什么尉迟默他能当皇上,而他和他的儿子,只能甘心屈居于他

    “是的,父亲我不想有多大富大贵,只想父亲平平安安娘已经没了,我们不能失去你!”提起死去的娘,罗曜眼眸中的哀伤一闪而过

    罗庸猛然重重地拍了一下桌子,语气低沉怒道:“你们怎么可以这么不争气?父亲做了那么多事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你们的将来?相爷之位算什么?我不稀罕,我要的是我的儿子能登上九五之尊,我的女儿能当上公主,没有人再能左右我们的生命难道你们忘了,你们的娘是怎么死的了吗?!”

    娘是怎么死的?罗扇惊疑地看着罗曜,她的记忆力只知道她出生不久,娘就去世了,并不知道具体是怎么死的,难道这死跟皇上有关?

    “父亲,我没有忘记但是事已至此,过去的事情就算了,娘在天之灵,肯定也希望我们能好好生活,不要卷入皇位之争的!”罗曜坚定地说道

    “你......你真是不争气”罗庸气急,噎了半响只能幽幽地吐了口气

    “爹爹,你放弃现在回头还来得及,皇上已经怀疑到你了,你莫要再执迷不悟了,这样下去我们都人头不保”罗扇满目忧伤,看着罗庸无奈说道

    “父亲,请你收手!”罗曜突然跪下,磕了个头继续说道:“从小我就崇拜爹爹,爹爹为人厚道对皇上忠诚,黎明百姓都说相爷罗庸是个好官,我竟未想过,有一天竟然您会变成这个样子,你的野心将来会害苦所有夸赞你的百姓,会连累这个家破裂的儿子如今能自由散漫,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也是因为有您支持我,我心里自是念恩,将来也一定会好好报答您的但是请你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不要毁了这个家,不要毁了百姓对你的佩服,不要毁了您在儿子心中的形象!”

    “爹爹......”罗扇也是看着罗庸,心中焦急,生怕他就此做错了决定

    罗庸久久无语,他突然定定地看着罗扇问道:“你为何会说皇上怀疑到我了?”

    罗扇顿了顿,总不能说从前的罗扇就是被皇上叫来做卧底了......

    “今日寿宴结束时,我因迷了路,却意外听见皇上和太后的对话,大意就是指您有叛逆之心,要让人盯着你拿到证据”罗扇小心翼翼地编纂了个谎言说道,撒谎确实不对,但是如今除了这样说她一时也想不到其他方法她却不知,因为她这一个随口编造的谎言却让一些无辜的人丢了性命

    罗庸的眼眸快速地闪过一丝异光,他久久不语,最终叹了口气说道:“罢了罢了,既然你们都对这些无意,那我也不用那么辛苦为你们争夺这一切了”

    “父亲!”罗曜脸上一喜,不敢置信

    罗扇也是心中落下了一块石头,露出了笑容

    “起来”罗庸走到他们面前,伸手扶起了罗曜,笑容慈爱:“你们啊,真是让我没法子”

    罗曜起身,眼神里有着释然,“父亲想通了就好,这样我和五妹也不用再担心了”

    “嗯......这件事除了你们,可还有别人知道?”罗庸似是不经意地问道

    “没有,除了我和五妹,我们没有跟二哥三哥说”罗曜说道

    “嗯,做的好这件事千万不能让别人知道,以免惹来杀身之祸”罗庸神色凝重地说道,又叹了口气,“如今我也想开了,一家人在一起便好,那些权势名利,都让它过去”

    罗扇和罗曜对视了一眼,眼眸中都有着释然和放松,却没留意到罗庸一闪而过的异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