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走火

    再说罗扇当时眸带怒色回到寺庙,没见到纳兰井辰也并未多想她简洁地对蓝逸凌说了有事先走一部便带着红袂和紫沁匆匆下山,蓝逸凌见她脸色不好自然没有多挽留红袂和紫沁当然也注意到了自家小姐脸色不对,只以为她身子不舒服也并未多想

    但是走在路上的时候她们才发觉不对劲,小姐一言不发,面带怒气看到她这个样子,红袂和紫沁不难猜出小姐肯定和三王爷发生了什么,但是小姐不说,她们不会追问

    罗扇回到相府之后一言不发,只是把男装快速地换了下来,然后吩咐红袂把所有有关李楠的东西拿过来,又让紫沁去端了个火盘过来待她们全部拿齐之后她抿紧双唇,把所有东西统统都丢了进去,然后冷眼看着火焰旺盛地燃烧

    “小姐......”红袂看着她欲言又止

    “什么都别说了,从此以后没有李楠了,我不会再男装出去了”罗扇敛下眉毛,脸上面无表情

    红袂和紫沁两人对望了一眼,看着脸上不悲不喜完全没表情的小姐心里有些担心,于是红袂对紫沁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去端了杯茶过来

    见紫沁端着茶过来了,红袂才小心翼翼地说道:“小姐,我们不说什么,你喝口茶,消消气”

    “我气什么?我才没有气呢”罗扇嘴硬地说道,见到紫沁递过来的茶终究还是接过来一口喝了下去,却被水呛到,不断地咳嗽

    “小姐,你没事?慢点喝啊”红袂着急地拍了拍她的背部,急忙问道

    “咳咳、咳咳”罗扇咳了好一会儿才停下来,半响才恢复过来说道:“我没事”

    “还说没事呢,都气的呛到了”红袂责怪地眼神看着她,心中暗怨小姐不小心,万一伤到喉咙怎么办?

    “我真的没事,不小心呛到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罗扇倔强地说道

    红袂静默地看了她良久,看着她倔强中又带着略微受伤的眼神,不由叹了口气说道:“小姐,你是为了三王爷和亲之事生气吗?”

    罗扇闻言沉默了,许久没有回答

    “小姐,像三王爷那样的人是不可能没有三妻四妾的,这个你是早知道的,所以才接近他要退婚如今婚事退了,你却似乎对他有情了还因为他要和金陵公主和亲而吃醋生气,你难道喜欢上他了吗?”红袂看着罗扇,轻声说着

    真的喜欢上他了吗?

    罗扇也在问自己,她不知道答案良久,她抬起头来看着红袂喃喃说道:“我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喜欢上他了,还是只是因为他曾经是我的未婚夫,因此心中那股他是我的所有物在作祟......”

    “小姐,假如你真的喜欢他,那么你能接受他三妻四妾吗?”红袂问道,她是知道小姐有多反感厌恶这个事情的,因此这个事情不难解决,只要小姐接受不了,那么一切都不用再想,想了也白想,像三王爷这种人,必然不会只爱一个人

    罗扇顿了顿,坚定地回答道:“不可能,我这辈子绝不会和他人共侍一夫”

    “那就是了,金陵公主此番前来,既然已经和三王爷定下和亲婚事,那么这桩婚事估计不会改变了何况如果三王爷当时自己同意的,谁又能逼的了堂堂战神呢?在他眼里,小姐你是一个男子,他根本没有想过和小姐天长地久一世一双人”红袂循循诱导,事实上她也并没有谈过恋爱,所以也并不知道爱情究竟是个什么感觉,更不知道尉迟衍其实早已得知罗扇是女儿身这一番话,只是她从理性上判断出来的

    罗扇闻言更是沉默,尉迟衍虽然不知道她是女儿身,但是他一直以来就表示过喜欢他,即使是男儿身的他在她为他中箭受伤的时候,她能感觉到他的在乎和心痛只是为何他却要和金陵公主和亲?红袂说的对,只要他不答应,其实没有人能逼的了他的她又想到此前半山腰的情景,尉迟衍小心翼翼地护着怀里的刺客,甘愿自己被剑划伤原来,他竟是对谁都这样的么?

    不,他并不是对谁都这样他怀疑她,他从未相信过她

    罗扇苦笑,罢了罢了,从前的一切不管如何,都过去了她不是早就看开了吗?男人都是三心二意的动物,没有男人值得她喜欢

    罗扇动了动睫毛,抬起头来看着一脸紧张的红袂和担心的紫沁,朝她们暖暖一笑道:“好了,你们两个别瞎担心了我真的没事,以后莫要再提他了,过去就过去了”其实他们今天本就不该再相逢,是自己太过执着,非要以男装出去,如果今日以罗扇之身出现,估计他看都不会看自己一眼

    “小姐没事就好”红袂和紫沁见她想通,自然也高兴了起来

    罗扇弹了弹她们的鼻子,取笑道:“你们两个比我还着急哦”

    “那是,小姐要是伤心了,迁怒到我们怎么办?”红袂俏皮地朝她眨眨眼,故意说道

    “哼,我不伤心也可以罚你们”罗扇翻了个白眼,又想起一事,思索了半会儿说道,“为了不引起怀疑暴露了身份,李宅那院子就给阿生,他也是个可怜人,一会儿紫沁你帮忙把地契给他送过去,让他卖了也好自己住也行,另外给他带足银子,让他不要愁吃穿”

    她知道以尉迟衍的身份,她若是再踏进那个院子半步,自然都会有人给他通风报信的

    紫沁点了点头,“是,小姐,我这就去办”

    罗扇点点头,又嘱咐道:“你问问他,若是他想去木子餐厅做小二,也可以去找张掌柜,他知道是我的人定不会拒绝的”

    紫沁点头表示明白,便站了起来要出去,她打开门刚好看到远处罗武和罗曜两人说说笑笑朝这边走来,赶紧关上门对红袂急道:“快把东西收起来,二少爷和四少爷朝小姐闺房来了”

    红袂和罗扇一听,两人赶紧七手八脚地火灭了塞进床底下然后拍了拍身上的灰尘,若无其事地走回厅里坐下她们刚坐定身子就听到罗武的声音在门外响起,“五妹,你在否?”

    罗扇赶紧走过去开门,满脸惊讶地说道:“是二哥和四哥啊?来找小妹有事吗?”

    她侧开身体让他们两个进门来,罗武倒没什么,自然地走进去坐了下来,倒是罗曜,似笑非笑地朝她瞥了一眼

    他刚才远远就看到紫沁打开门见到他们来了又赶紧关了门没了人影,便想到肯定是给罗扇通风报信去了他也不由觉得好笑,这红袂和紫沁和她相处久了,怎么人都变的精灵古怪的了

    “没事就不可以找你吗?”罗曜坐了下来,好整以暇地问道

    “当然可以,随时欢迎”罗扇干笑着回答,也坐了下来

    红袂和紫沁在他们进来的时候便早就沏茶去了,一会儿便端了茶上来,恭敬地说道:“二少爷请用茶,四少爷请用茶”

    两人端起茶喝了一口,罗武才开口奇怪地问道:“五妹,为何你屋里有一股烧焦的味道?”

    “有吗?”罗扇也很是奇怪,到处闻了闻,好像确实是有一股烧焦的味道啊

    糟了!

    红袂和紫沁的脸色同时一变,暗中拼命地朝罗扇使眼色

    罗扇看到她们使的眼色愣了愣,突然脸色也一变,该不会......她的头马上朝房间里看去,果然,里面已经冒出浓烟和红色的火光了她咽了咽口水,困难地看了一眼面带疑惑的罗武

    “二哥......四哥......”罗扇干笑着,瞅了一眼越来越旺盛的火光,困难地挤出话:“好像着火了......”

    罗曜和罗武面面相觑,两人不由同时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火光映入两人的瞳孔,顿时他们的目光变的极其古怪,转过头来无语地看着罗扇

    罗扇看着他们的脸色,不由苦了脸说道:“二哥,四哥,咱们现在是不是该逃出去再说?”

    罗武和罗曜淡定地站了起来走了出去,看也不看一眼跟在后面的罗扇还有红袂紫沁,出了房门只对守在门口的两个家丁说道:“别愣着,赶紧去找人灭火”

    家丁反应过来,赶紧奔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喊道:“走水了,大家快拿水桶灭火”

    “走水啦~”

    罗扇等人站在门口,看着家丁很快就把火给扑灭了,火势不大,没有烧到外厅,只是罗扇今晚肯定是不能睡这了

    “五妹,你现在是否可以跟我们解释下你刚才做了什么了......”罗武啼笑皆非地看着她

    罗扇眼珠子上下乱转,满脸心虚愧疚,半响才回答道:“我就是烧了点东西......”

    “烧东西?”罗武疑惑地看着她,“烧东西为何不到厨房去烧,而且你要烧什么啊?”

    “没什么......”罗扇打着哈哈,见罗武还有追问的趋势赶紧讨饶道:“哎呀,二哥你别再追问啦,你看四哥都不问”

    “不是我不问,而是我要问的和二哥要问的事情是一样的”罗曜闲闲地说道

    “五妹......”罗武又不赞同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解释

    罗扇一时之间又不好回答,总不能说自己因为今天溜出去想见见某人,结果吃醋回来又把东西全给烧了......

    罗曜见到她可怜兮兮的样子,又见她哀求的眼神,这才不紧不慢地替她打圆场说道:“二哥,看样子五妹也不是故意的,就算了再说咱们今天来找五妹是有正经事要说的,耽误不得”

    经他提醒,罗武这才想起来自己今天来找她的用意,只好无奈中带着宠溺地看了一眼罗扇,又吩咐下人好生收拾一下她的屋子,再命人尽快把这里重建好,才提议改为去他房中说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