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巧遇

    罗扇爬的脚都要断了,她扶着紫沁的手气喘吁吁地问道:“还有多远啊?”

    紫沁和红袂对视一眼,两人同时在心里下了一个决定,绝不告诉她这只是走了一半不到而已

    紫沁有些心虚,不敢去看罗扇只好看着前方蜿蜒的路,却突然发现前面好像有个竹林,那里隐约好像有人影,她忙扭头对罗扇说道:“小姐,我们快往前走,前面好像有人”

    罗扇眼睛一亮,有人的话就有可能有水有食物,走了这么久她早就又渴又累了,正好上前去讨口水喝

    可是等三人渐渐往前靠近竹林的时候就发现不对劲了,里面刀光剑影,还有女子的惊呼声,紫沁脸色一变,拉住罗扇阻止道:“小姐别过去!”

    罗扇疑惑地看向她,紫沁解释道:“里面可能有土匪在劫杀来上香的香客,小姐莫进去,免得伤了自己”

    罗扇一愣,自己刚才听到有个女子在惊呼,她的尖叫声就在耳边,挥之不去,她无法当做没有听见她扭头对紫沁说道:“走,我们去看看”

    既然小姐下令了,紫沁无奈只好从了她但是她一直小心翼翼在罗扇旁边注意着情况,无论如何,保护小姐是第一要事

    罗扇走到竹林里面,看到十几个黑衣人包围住几个男子还有一个女子,罗扇没有仔细去看他们的容颜,只留意到这些黑衣人武功高强,似乎比上次刺杀尉迟衍的刺客武功还要高些看来这不是单纯的土匪劫杀,如果真的是土匪,也不会选择在这个荒山野岭来打劫?罗扇暗想,先不管这些黑衣人的目的何在,看来这几个人的身份也不简单,值得别人派这么多武功高强的黑衣人来杀他们

    罗扇把目光看向那几个人,却愕然发现其中一个竟然不会武功,他面色惨白,额上滴着冷汗,双手捂着胸口急急地喘气,几个黑衣人包围着他不断狠厉的攻击,他多次堪堪躲开,却已体力不支而其他人却自顾不暇,其中一个背对着罗扇的男人还抱着一个女人躲在自己怀里,估计是为了保护那个女子,他身上也受了不少伤

    眼看一个黑衣人的刀就要落在他身上,罗扇惊呼:“紫沁,快去保护他!”

    她无法做到别人在自己眼前死去,而自己是有能力帮助却不去帮别人的事情

    紫沁显然也看到了这个险况,匆匆点了下头便飞身跃去,雪刺剑出鞘,轻轻一挥便将黑衣人手上的刀挥了出去她挡在那个男人面前替他阻挡着攻击,一边问道:“没事?”

    纳兰井辰脸色异常苍白,有了紫沁的保护他赶紧从怀里掏出了颗药丸吞了进去,之后平复一会儿才冷静地回答:“没事”

    他的目光看向罗扇所在的方向,只见一个身着白衣的男子远远地看着自己,脸上的担心显而易见纳兰井辰诡异一笑,刚才那个男人失声惊呼说话的时候,明显是个女子的声音,且非常动听,宛若莺啼,犹如天簌

    其实一般人隔了这么远是听不到罗扇当时所发出的声音的,偏偏恰巧纳兰井辰长期服用灵丹妙药,导致他的耳朵和视觉等特别敏感,因此罗扇这一劫,注定没躲开

    纳兰井辰收回目光,看了一眼眼前这个被派来保护自己的男人,估计“他”也是个女子纳兰井辰高深莫测一笑,刚才他之所以脸色发白是因为他临时发病,而此时刚好有刺客攻击,他来不及也没空服用随身所带的药丸此刻他吃过药丸,身体已经慢慢恢复过来了

    他不动声色地从怀里掏出药粉,轻轻朝空中一撒,这些黑衣人便全部倒下了因为他在撒药粉的时候已经扬声通知大家捂住口鼻了,因此尉迟衍紫沁他们并未中招

    罗扇见刺客全部倒下了,便走了过来和紫沁回合,待走到跟前才发现,原来刚才背对着她抱着一位女子小心翼翼地呵护着的男人,竟然就是尉迟衍

    罗扇脸色有些发白,此刻他还依然拥抱着那位女子不放,眼中的关心显而易见

    “你没事?金陵公主?”尉迟衍墨黑的眼睛看着她,手中双臂仍然抱紧她

    他怀中的金陵害羞地摇了摇头,“我没事,谢谢你,三王爷”

    “是我又让你受惊了,对不起”尉迟衍摇摇头,有些愧疚,让喜欢的女人一而再再而三地面对遇刺的危险,是他保护不力

    “又?”金陵公主疑惑地看着他

    尉迟衍以为她还在装,正想告诉她他早已经发现她的真面目了,却听见纳兰井辰优雅妖孽的声音

    “多谢这位公子拔刀相助”纳兰井辰眼角勾起,一双魅惑的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着罗扇,嘴角的笑容愈发浓烈这女人真有趣,胡子是假的,脸皮是假的,喉结也是假的,她全身上下不知道究竟有什么是真的

    罗扇被他这一声给惊醒,她回过神来,扭头朝向她道谢的纳兰井辰看去,笑容有些牵强,“不用谢,你们没事就好”

    听到这个声音,尉迟衍全身不由一震,他惊愕地转身看向罗扇,此刻他怀里仍然贴心地抱着金陵公主,眼神却愣愣地看着罗扇

    罗扇对上他的眼神,又看向他怀里蒙着面纱眼神柔弱的女子,不由苦笑一声,又对上尉迟衍的眼睛,故作轻松地打招呼道:“于兄,好巧啊”

    尉迟衍抿紧双唇不说话,他看着罗扇好一会儿,发现她眼神看向他怀里的金陵公主,这才想起自己仍然抱着别的女子,于是赶紧把她放了下来,对着罗扇迟疑地不知该说什么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他看看脸色难看的李楠,再看看一脸迷惑的金陵公主,有些头痛,没想到金陵公主竟然不是李楠,他这回该如何向李楠交待,又如何该向皇上交待他要再次退婚?

    蓝逸凌看着眼前突然冒出来的男子,再看看尉迟衍和他的脸色,心中暗暗觉得有些不对劲,却说不出个所以然

    纳兰井辰自然也看出了两人的不自然,他是发现了罗扇的女儿身的,因此他也不难猜出,这两人肯定有些什么感情纠葛而尉迟衍明显是紧张眼前这个女扮男装的女子的,既然如此,他又为何要和亲于金陵公主呢?

    他诡异一笑,不管如何,如今他对这个女扮男装的女子产生了些兴趣,这样甚好,尉迟衍身上有婚约,他便可趁虚而入拿下佳人既然如此,那何不先断了她的希望?

    纳兰井辰眼神魅惑,笑的跟妖孽一般看着罗扇说道:“不知这位公子为何叫三王爷为于兄呢?”

    尉迟衍闻言一震,微微恼怒地看着纳兰井辰,暗怪他多言

    罗扇闻言看了一眼尉迟衍,漠然地低下头,掩住眼中那抹心痛,“原来你是三王爷”

    尉迟衍抿了抿唇,有些困难地点了点头,又想起她此刻低着头看不见,于是声音微哑地说道:“是”

    罗扇不再说话,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

    “原来这位公子是不知道三王爷身份的?”纳兰井辰故作抱歉地看着尉迟衍,“真是不好意思了,三王爷,是本王多嘴了”

    尉迟衍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这个六王爷,明显是看出了什么故意捣乱的

    罗扇听到他自称本王倒愣了愣,疑惑地看向他,“你也是王爷?”

    纳兰井辰妖孽一笑,“哦,本王还没有自我介绍呢本王是纳兰皇朝的六王爷纳兰井辰,三王爷你已经认识了,这位公子是蓝逸凌,蓝雪国的太子另外这位女子是蓝雪国的金陵公主,也是三王爷即将过门的未婚妻,如此和亲良缘,我们可要恭喜他们了”

    尉迟衍浑身一震,眼眸顿起寒意,看着纳兰井辰妖孽的笑容,眼中几乎已然酿起杀意

    罗扇却淡然一笑,忽然觉得自己真是荒唐,还以为他真的是为了自己退婚呢原来不过是为了娶他国公主,这才向皇上提出退婚那当日他究竟为何还要来找她,难道也是想要一脚踏两船么?没想到他竟然是这样的人,枉费自己动心一场,如今还为了他颠颠地跑了出来,只为了与他有个相遇

    好傻,真的好傻,明明说过不再动心的,这样便不会情动,如今倒好,落成了这样一个结局,罗扇怅然叹了口气

    她强装起笑容,看向尉迟衍笑道:“如此,恭喜三王爷觅得绝色公主为妻”

    “你......”尉迟衍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想叫她别误会,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子,他一时之间也无法解释清楚,何况旁边还有旁人在侧,他也不方便解释,于是想了想,待会儿再寻找机会和她解释

    “对了,还不知道这位公子高姓大名?”蓝逸凌见气氛有些微妙,于是主动开口问道

    罗扇抿了抿唇,“在下李楠,来自江南,这两位是我的随从阿庆和阿魅”

    “李兄你好,刚才多谢你出手相救想必你也是来普济寺上香的?既然你和三王爷是认识的,不如我们一同上路游玩”蓝逸凌开口相邀道

    罗扇看了一眼面色羞怯的金陵公主,又看了一眼表情僵硬的尉迟衍,摇了摇头回拒道:“不了,在下今日有些累了,还是改日再来爬这普济寺”

    如此尴尬的情景,还有幕幕让自己心痛的情景,她如何和他们游玩的下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