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醒来

    尉迟衍蹲下来快速地帮齐布解除了穴道,齐布迷糊地睁开眼睛,一眼便看到尉迟衍紧紧地盯着他,他忙急切地问道:“主子?主子你没事?”

    他担心地上下看着尉迟衍身上的血迹和伤口,不由心焦

    尉迟衍却置若罔闻,双眼只紧紧盯着他疾声问道:“李楠呢?”

    “李楠?”齐布一愣,突然回想起自己在船上被人击晕的事情,不由恍惚道:“我也不知道李公子去哪了,我只感觉到耳后一疼,瞬间就没知觉了”

    尉迟衍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他默默地站了起来看着河中央那边他知道是李楠不想让他发现她的女儿身,所以才自行先离去了这样也好,至少他放心了,他知道她不是鲁莽的人,肯定不会罔顾自己性命胡来的

    只是,李楠为何不想让他知道她的女儿身呢?难道是因为自己还不能给她一个名分?

    尉迟衍无声地叹了口气,心中有个决定一直在犹疑她,到底值不值得自己那样做......

    齐布看着自家主子一直神思恍惚,又看到他身上的血迹和伤口不由担心地说道:“王爷,我们快回去,您身上的伤口需要处理”

    尉迟衍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喃喃道:“她的伤比本王严重多了,此刻不知道是否安好......”

    齐布迷惑地看着他,不解地问道:“王爷说的是李楠吗?”

    尉迟衍长长地叹了口气,“罢了,先回去”

    再说罗扇这边,她已经昏迷了一夜了,第二天她睁开眼睛时,阳光从窗外射了进来,温暖地照耀在她身上她眨眨眼,不由感到一阵舒服,她伸出自己的手放在阳光下,通过太阳的照射把手指的纹络印的非常清晰,她不由微微笑了起来,看来自己还活着,并没有死去

    “看够了吗?”沙哑的声音响起

    罗扇心下一惊扭头看去,见是南宫雨寒坐在床头脸色疲惫,但是眼神却发光迥异地看着自己罗扇朝他笑了笑,“是你救了我?”

    “不是我还有谁”南宫雨寒嘟囔道,事实上他已经整整一个晚上没有合过眼了,他只是坐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罗扇的脸,舍不得闭上眼睛,深怕自己醒来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罗扇心下一动,感激地笑道:“谢谢你”

    南宫雨寒轻声哼了哼,正要站起来去给她弄药喝,却见罗扇挣扎着要坐起来,结果哀嚎一声又躺了回去他不由扶起她坐了起来,一边怒道:“你这是要做什么?”

    罗扇痛的眉头都皱起来了,感觉背部像被撕裂一样痛,但是比起昨天来,显然好多了她借着南宫雨寒的力量坐了起来,背部小心翼翼地绕开伤口靠在枕头上,苍白地笑了笑:“感觉躺了很久了,想坐一坐”

    “小姐你昏迷了已经整整一夜了,当然躺的够久了”门口突然想起了红袂的声音,语气埋怨中带有微微的哽咽

    罗扇看向门口,见红袂和紫沁两人眼眶微红地站在门口,红袂的手里正端着一盘食物

    罗扇无力地笑笑,眼神渴望地看着她盘里的东西,她肚子里的东西早已被消化掉了,此刻肚子空空如也,看到红袂手中的食盘不禁咽了咽口水

    南宫雨寒注意到她的眼神,不禁轻声一笑,对红袂说道:“她肚子肯定饿了,你们先喂她喝点米粥,我去给她端药来”

    红袂点点头,看着南宫雨寒出了房间门之后便端着食盘放在桌子上,把里面的粥端起来走到床头坐下来,用勺子盛起一勺轻轻吹凉,一边移到罗扇唇边,一边似是漫不经心地说道:“小姐你昏迷过去一了百了,南宫公子可就惨了”

    罗扇一边享受着紫沁为她扇动的凉风一边喝了一口红袂喂的米粥,闻言不由好奇地问道:“他怎么惨了?”受伤的是她,又不是南宫雨寒

    红袂继续喂着米粥,一面不动声色地说道:“小姐昏迷了多久,南宫公子就在这床边守了有多久,并且一直到现在没有合过眼”

    罗扇一愣,心中划过一丝异样的感觉

    她敛眉遮住眼底的思绪,淡淡地说道:“是吗......”

    红袂但笑不语,该说的话已经说了,对于南宫公子对小姐的救命之恩,她仅仅能把他这个默默为罗扇所做的事情告诉小姐,以略作感谢

    “尉迟衍呢?他没事?”罗扇突然问道,心里闪过他挡在她面前抵御刺杀攻击的身影

    红袂顿了一顿,摇摇头说道:“我不清楚,但是今天紫沁出去打听过了,我还没来得及听结果便听说小姐醒了,于是匆匆忙忙又赶来这里,不如问问紫沁”

    罗扇把目光移向紫沁,等待着她的回答

    紫沁凝神回想了下自己听来的消息,说道:“据说三王爷在河中赏景遭遇刺杀,不过幸而平安返回,只是受了点轻伤不过没有再听到其他消息,三王爷也并未派人来寻过小姐,也并未去李宅或者酒楼打探小姐的行踪”

    罗扇微微一笑,尉迟衍果然是战场上的英雄战神,这么多黑衣人竟然只仅仅让他受了点轻伤但是又想到他并未去寻过自己,她不禁心下有些黯然,随即又迷惑起来,这难道不是自己想要的吗?她不正是希望尉迟衍不要来找她,以免她身份暴露了,为何听到他真的没找她的消息之后反而有点不开心的感觉?

    她心中暗自叹息一声,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么了突然又想起一件事,急忙问道:“那相府呢?爹爹和哥哥们发现我没有回去,可有说什么?”

    “小姐放心,我和紫沁知道小姐不想让相爷和少爷担心,于是对四少爷说小姐你在李宅中过夜,请他帮你对相爷遮掩着点,四少爷没有怀疑爽快地应承了”红袂含笑说道

    罗扇放下一颗心来,她食不知味地喝着米粥,看样子自己伤的这么重,一时半会儿是好不了了,这可怎么办......

    正当罗扇为难的时候,南宫雨寒端着一碗药走了进来红袂和紫沁识相地站开一旁,给他让出位置来

    “喝药”南宫雨寒把药端到罗扇唇边,声音平淡地说道

    罗扇看了一眼这黑漆漆的药水,不由蹙眉把头撇向一旁,皱着鼻子说道:“这药看起来好苦”

    南宫雨寒脸色不变,伸出另外一只手,上面是一只小碗,小碗里面盛着许多蜜饯,看来他早有准备

    “快喝,一口气喝完就不苦,再吃个蜜饯就完事儿了”南宫雨寒哄道

    罗扇撇了撇嘴轻蔑地看了他一眼,自己又不是小孩子,才不会上当呢

    南宫雨寒眯了眯眼,危险地说道:“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给你三个选择,一是自己乖乖喝下去;二是我帮你灌下去;三是我不介意以口渡药”

    罗扇听完这三个选择,不禁苦了脸朝他伸出手,她不傻,当然知道自己应该选择第一种

    南宫雨寒满意地看着她,识时务者为俊杰,不错

    他一边把药递给罗扇一边说道:“这就对了,乖乖喝药才能快点康复,你也想快点回相府不想让你父亲和哥哥发现你受伤了”

    罗扇闭着眼捏着鼻子,“咕噜咕噜”一阵把药全吞下去了,然后把碗丢回给南宫雨寒,一边快速接过他给的蜜饯丢进嘴里,当蜜饯的甜蜜融化了嘴里的苦涩之味后,她才吁了口气说道:“但是我这伤一时半会儿也好了不了,看样子至少得半个月呢,到时候恐怕爹爹他们已经发现了”

    南宫雨寒慢吞吞地看着她,从怀里掏出药瓶子说道:“没有它,你半个月是肯定好不了的,至少一个月有了它,保你三天之内必然痊愈”

    “这么神奇?”罗扇惊异地看着那个外貌平凡的绿色小瓶子,有些不可置信

    南宫雨寒淡淡一笑,从药瓶子里倒出一颗药丸递到罗扇唇边,“张口吞下去”

    想不到里面的药丸竟然也是绿色的,罗扇怪异地看着它,感觉它不像疗伤药更像毒药但是既然南宫雨寒说它行,她也只好闭上眼往下一吞了

    这药丸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味道,反而吞下去之后嘴里留有有一股清香,她得出总结

    罗扇含住南宫雨寒手指上的药丸时,不小心微微含到了他的手指,南宫雨寒感觉到指尖的那抹湿润,不禁心跳微快

    “这药真的有用吗?”罗扇疑惑地看着南宫雨寒问道

    “它的作用其实很简单,就是加快你身体的运作,帮助你的伤口快速结痂愈合吃下去第一天晚上伤口便开始结痂,第二天晚上便开始脱落结痂,第三天晚上便康复如原来的模样,连疤痕都不会残留”南宫雨寒解释完,眸光一转,诡异地盯着罗扇说道:“轮到你解释了”

    “轮到我解释什么?”罗扇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南宫雨寒眼神阴郁,语气极冷地说道:“轮到你解释你赴约所为何事,是如何受的伤,为何尉迟衍没事,你却中了箭伤”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