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一章 伤重

    黑衣人脸色一变,怒声喝道:“全部给我上,不管伤的有多重,留有一条性命即可,至于他怀里抱着的那个人,能杀就杀!”

    黑衣人领命一冲而上,眼神阴狠,刀剑毫不留情地朝尉迟衍和罗扇招呼而去

    尉迟衍脸色未变,只是急速迎身上去,宝剑过处,都有黑衣人倒下他的剑法利索干净,行云流水,似有王者霸气般霸道狠绝,带着不顾一切地狠劲

    刀光剑影之间,一道身着蓝衣的男子抱着一位受伤的白衣男子,从容应对四面八方的攻势,手中的剑丝毫未停,快速地主动迎击着所有攻击

    罗扇微微睁眼,看到尉迟衍浑身散发出来的满身戾气,不由心惊,人家都说三王爷尉迟衍是用兵高手,带起士兵打起仗来,从来都是首冲其位,从不退缩,勇猛如神今日看来,传说中的战神果然不容小觑

    很快,一通乱战便结束了虽然尉迟衍身上也有几处被剑划到受伤的痕迹,但是除了黑衣人首领,其他的黑衣人都已经死绝了

    尉迟衍喘了口气,冷冷地盯着黑衣人首领,他的体力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但是此刻再应付一个黑衣人首领,那还是绰绰有余的

    黑衣人却似毫不惧怕,眼中泛起诡异的笑容,他森森地笑出声来,笑声沙哑难听至极,他笑完之后用沙哑阴森的声音说道:“你以为就这样结束了?不不不,我们主公说了,你有着强大的爆发力,靠这一拨人肯定无法捉到你的所以......我们还留有后招”

    黑衣人森然一笑,轻轻拍了拍手掌,登时四面八方又出现了许许多多的黑衣人,甚至比上一拨的人的还要多,看起来大概有五十多个的样子

    尉迟衍脸色微变,如果此时是自己一个人,肯定能安全脱身但是此刻自己带着李楠,并且他重伤急需医治,如若此刻再拖下去恐怕真的会无力回天了

    关键时刻,远处传来一声惊呼

    尉迟衍扭头看去见是齐布和李楠身边的两个下人回来了,他心下一松,快速飞移到他们的船上,小心翼翼地把罗扇交给红袂和紫沁,让她们扶好

    红袂和紫沁迷惑地接过自家小姐,待摸到手上的湿润之后,她们伸出手掌一看,顿时心下一惊,赶紧看了一眼罗扇背部,见横着一支利箭,红袂不由愤怒地对尉迟衍喊道:“我们公子怎么受伤了?!你是如何保护她的?!”

    尉迟衍愧疚地看着她们,匆匆说道:“对不起,她是为了我挡箭受伤的,是我保护不力”

    齐布看到自家主子浑身是血,她们两个还怪他,不由为主子反驳怒道:“你没看到我们主子也是一身血啊,如果不是我们主子,你们公子早就被杀死了”

    “如果不是你们主子,我们公子也不会受伤!”紫沁冷冷地看着他“如果不是你们主子叫我们公子来这里又把我们赶走,公子也不会受伤再说,我们主子和别人无冤无仇,这些黑衣人明显都是朝你们主子来的,我们公子只是替罪羔羊!”

    “你......你......”齐布无语,却知道她们说的都是事实

    尉迟衍见到黑衣人又要攻来了,赶紧出声制止道:“好了,这些话先别多说了,你们两个扶好你们公子,齐布,你保护她们”

    说完快速的迎上黑衣人,决定速战速决,没有了罗扇在身边的负担,他的动作更加快速利落了,黑衣人一个一个接着倒下掉进水里

    齐布也是挡在紫沁和红袂面前,以防黑衣人来攻击他们,但事实上他多虑了,黑衣人的目标是尉迟衍,之前攻击罗扇也是因为罗扇可以威胁到尉迟衍如今尉迟衍独自上去战斗,他们早就把重心放在尉迟衍身上,根本没空管他们几个多余的人

    罗扇嘤咛了一声,红袂和紫沁赶紧低头小心担忧地看着她,“公子?公子?你没事?”

    罗扇咳嗽了两声,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看到红袂和紫沁扶着自己,又见到齐布背对着自己,而尉迟衍在上面和黑衣人打的火热

    “咳咳”

    罗扇又咳嗽两声,她虽然痛的钻心,但是意识已经恢复了一些,她想了想,如果待会战斗结束,尉迟衍肯定会带自己去疗伤的,到时候她的身份就会曝光了

    她蹙了蹙眉,忍着疼在紫沁耳边低声吩咐了一些话

    紫沁领悟地点点头,示意红袂紧紧扶住小姐,然后她则悄无声息地移动到齐布身后,伸出手快速地发出一记攻击当齐布感觉到背后有不对时,他已经瞬间昏迷倒下了

    紫沁迅速回来看着罗扇,焦急道:“小姐,我们快走”

    再这样下去,小姐就要流血身亡了

    罗扇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她抬头看了一眼背对着她们正在努力杀敌的尉迟衍,默默低下头,突然背部一阵撕裂般的疼痛,她急急地喘着气,额头上是密密麻麻的冷汗

    “小姐,你没事?”红袂忧心地看着她

    罗扇喘了口气,最后看一眼尉迟衍,按下自己心底莫名的情绪,低声说道:“没事,快走”

    紫沁点点头,快速的划起小船,甚至用内力加快船的行动速度等到达岸边之后,紫沁赶紧抱起罗扇上岸,按照罗扇的吩咐往南宫雨寒的酒楼里用轻功快速飞去

    红袂看了一眼在小船上晕倒的齐布,恨恨地啐了一口,说道:“谁让你们主子害我们小姐受伤了,活该你在这晕着”说完也朝紫沁离去的方向奔去

    罗扇之所以让紫沁带她去找南宫雨寒,缘自于心中对他的那一抹信任她不能回相府,那样会引起相府轩辕大波的,不仅让爹爹和哥哥们担心,会让自己的计划被识破,她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大半了,决不能在此刻多出事端

    相府不能去,李宅更不能去,尉迟衍回头找不到人,肯定会去李宅找她,她不能留在那里坐以待毙,为了掩埋身份,她只能让紫沁带她去找南宫雨寒南宫雨寒知道她的真实身份,又让她莫名地相信,去那里,是最好的选择

    当紫沁抱着衣衫浸血的罗扇冲到流云酒楼时,掌柜的脸色都变了,整个人马上紧张起来,让下人赶紧去通知南宫雨寒

    下人跑的很快,他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大老板曾经说过,这个人对他非常重要,任何有关她安全的事情都要第一时间用最快的速度传达给他

    南宫雨寒很快便到了流云酒楼,他脸色阴寒地冲进去从紫沁怀里接过罗扇,丢下一句“跟我走”便抱着罗扇匆匆出门

    紫沁脸色不变跟了上去,小姐相信他,她自然也可以相信他

    紫沁急急跑出门,然后看到南宫雨寒抱着小姐上了一辆马车,她不由诧异,看来这南宫雨寒挺细心的,知道此时小姐不能颠簸正需要这样的马车她正要上马车,却见红袂远远跑来一边喊道:“等等我!”

    待她跑过来,两人急忙上了车,就听南宫雨寒一声令下:“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流云医馆!”

    知道事情紧急,驾车的人也不再lang费时间,直接一拉缰绳喝道:“驾!”

    马车瞬间奔跑起来,南宫雨寒让罗扇伏在自己身上,他低头看了一眼她苍白无色的容颜,心中硬生生地裂疼,与此同时却伴有一丝甜蜜欣喜为她有事的时候,第一个找的是自己,这代表,她信任自己

    红袂看着南宫雨寒担忧的眼神,又看到自己小姐背上不断涌出的鲜血,不由心焦难耐

    南宫雨寒感觉到她们两个气息浮躁,抬头瞅了她们一眼,心中暗道这两个丫头确实忠心不二,于是淡淡开口安慰了一句:“她会没事的”

    紫沁和红袂对视一眼,竟然奇迹般都相信了眼前这个白衣如雪的男子,不知道为何,她们也相信他是可靠的,觉得他不会欺骗自家小姐

    马车很快便停了下来,南宫雨寒率先抱着罗扇跃下马车,迅速抱她进了流云医馆,医馆的老头见到了他还未开声打招呼,他便匆匆抱着罗扇进了医馆内阁,一边丢下一句:“是箭伤,血流不止,快点!”

    医馆的老者闻言也不再废话,迅速分拣出需要的工具和药材,匆匆跟着进了医馆内阁

    红袂和紫沁两人也紧跟着他们,经过内阁之后竟然发现里面别有洞天原来这医馆里面的内阁还有一个后门,出了后门便到了一个宽敞的小院子里面

    南宫雨寒抱着罗扇一路走进院子里面的一间厢房,细心地把放到床上趴着,腾出地方让老者过来,一面焦急地对身后的老者说道:“快看看她的伤势如何”

    老者点点头不说话,提着药箱走过去用剪刀剪开罗扇箭伤附近的那一片衣料,仔细看了看周围的情况,镇定地说道:“幸好送来及时,再晚点她就要流血身亡了主子,请马上帮她把箭头拔出来,我这边马上帮她清洗血污,然后尽快上药止血”

    南宫雨寒马上点点头,把手握住利箭,微微用力正要拔出,却听见罗扇一声痛吟,他赶紧侧头一看,见到罗扇眉头紧蹙,脸上全是痛苦的表情

    她这样痛苦,他如何下得了手?南宫雨寒一时之间犹豫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