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以身挡箭

    罗扇见他没有再说话,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了

    两人相对无语,尉迟衍又不愿让她先回去,自从见了她的女子面目后,他就产生另一种眷恋感,希望无时无刻见到她

    罗扇有些困窘,如今就坐在这里不言不语也不是个办法呀虽然自己是很想接近他啦,但那都是为了退婚,如今这样不进不退,进退都尴尬的地步算是怎么样啊?

    她正要开口告辞,却突然感觉一丝危险的气息向自己靠近,她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尉迟衍一把抱入怀中她惊愕地抬头看去,却见自己刚才所在的位置飘下一缕青丝,她不由惊悚,那是自己的头发

    难道有人要杀她?

    不对罗扇眼神迸出冷意,在这个世界上她并未得罪任何人,何来的仇人要杀她?

    也就是说,此刻来的刺客并不是针对她的,而是三王爷尉迟衍

    “既然来了,为何不现身?”尉迟衍冷冷地看着周围,浑身戒备着

    看来敌人是对他的行踪把握的很清楚,否则如何知道他在这里,若不是知道他此刻是撇下护卫一个人在这里,他们定然不敢冒然出手

    但似乎,他们太小瞧他了......尉迟衍眼神微眯

    四周仍然寂静无声,似乎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然而这一切却瞒不过尉迟衍,他的眼神瞬间一冷,快速抱住罗扇便用轻功利落轻松地在空中翻转移动,罗扇还未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被转的头晕眼花,待她适应下来之后把头从尉迟衍怀里伸了出去,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四面八方围聚着许多黑衣人,他们手里都拿着弓箭对准尉迟衍和她,箭雨在空中如雨点一般落下

    罗扇不禁愕然,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这些人全都是冲着尉迟衍来的?

    无论如何,此刻她都只能装作不知情,对着尉迟衍惊呼道:“于兄,这些人是谁啊?干嘛要杀我们?”

    尉迟衍无奈地低头看她一眼,都什么时候了,好奇心还如此重

    “咱们先保住命再说其他事情好吗......”尉迟衍啼笑皆非说道

    罗扇撇撇嘴,好实在是因为自己在他怀里躲着无事可干啊,所以才会问他这些问题不过尉迟衍功夫真的不错,难怪能驰骋沙场了

    尉迟衍甚至连剑都没出鞘,只是简简单单挥动着刀鞘阻止箭雨靠近他们他边打边向小船靠近,不一会儿他已经带着罗扇重新站回了小船的地方

    刚才是一时情急,担心伤到罗扇才用轻功带她上去,而在空中的时候箭雨乱飞更是危险,还不如站回到小船更为安全

    他似乎应付这些箭雨游刃有余,黑衣人领首看着眼前这一幕微微皱眉,看来三王爷比他们预期中的更难对付他伸出手打了个手势,很快黑衣人便同时停住攻击,等待领首下一步命令

    黑衣人首领看到尉迟衍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似乎是丝毫无惧他们的暗杀,他脸色一沉,正想着对策之时,看到尉迟衍对怀中抱着的人无比小心照顾,似是非常担心他的安全他心思一动,对手下使了个眼色

    不打了?

    罗扇疑惑地看着黑衣人们全部收起了弓箭,有点糊涂

    很快她便知道答案了,收起弓箭的黑衣人们通通把手伸向怀里,刹那间许许多多白色的粉末朝他们扑来,尉迟衍一惊,迅速抱起罗扇又腾空起来

    粉末全部扑在他们原来站着的小船上,罗扇开始还没在意,当看到小船不一会儿便全部融化成一对粉末之后她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这些人好狠毒,不过他们的用意似乎并不是要尉迟衍的命,否则他们不会又收起了粉末,看来只是想把他们逼离小船,活捉尉迟衍

    “给我上”黑衣人领首一声怒喝

    其他黑衣人重重一点头,势如破竹一般全部用轻功腾空跃起,手拿利剑朝尉迟衍飞去

    尉迟衍脸色突寒,宝剑出鞘,对付着四面八方的黑衣人攻击,突然,黑衣人们的攻击一转,竟然把罗扇当做是攻击目标了

    尉迟衍脸色一变,看来他们发现自己的弱点了

    黑衣人一半用来攻击者罗扇,一半趁机攻击尉迟衍,希望趁他应接不暇的时候能伤到他

    可尉迟衍刚开始虽然有些慌乱,但是后来却仍然找回了步骤,临危不乱,出手错综有序

    黑衣人似乎也不急,只是不痛不痒地攻击着两人,开始慢慢打长久战

    尉迟衍为了避免罗扇出事,当然是想快速结束战斗的,但是黑衣人太多了,并且又带着罗扇这个拖油瓶,一时半会儿也只能陪着他们消磨时间

    正当他们打的热火朝天时,罗扇又从尉迟衍的怀里探出头来,见他们还没有打出个胜负,并且尉迟衍体力开始有所不支,她四处张望着,希望能找到过脱身的办法

    突然,她脸色一变,看到黑衣人首领张着弓对准了尉迟衍,寒光一闪,箭便飞速朝尉迟衍飞去

    罗扇着急地看了一眼尉迟衍,本想告诉他,不过似乎来不及了她狠狠心,眼睛一闭突然挡在他身前,利剑瞬间没入她的身体,罗扇闷哼一声,心里在哀嚎,真疼啊

    尉迟衍看着眼前这一幕,瞳孔瞬间张大,“李楠!!”

    他奋力把周围的黑衣人攻击开,留下一个不大不小的圈,黑衣人围城一个圈包围住他们,却并未再动手

    黑衣人首领飞身过来,看到受伤的罗扇不由冷笑一声,自作孽,他的本意是想射伤尉迟衍,未想这男人竟然会发现并且替他以身挡剑

    黑衣人阴森一笑,如此也好,这样的话,不怕没有筹码威胁尉迟衍了

    “李楠,你没事?疼吗?”尉迟衍抱着罗扇焦急地问道,他感到罗扇的背部一片湿润,不用想也知道是血了,他脸色有点白,却不忍让罗扇看到她的血

    “我、我没事......咳咳......”罗扇苍白一笑,感到背部锥心的疼

    “你怎么那么傻?我都看见那支箭了,就算你不替我挡我也能避开的”尉迟衍心疼地说道,同时又为她的所作所为感觉到温暖,一股柔情和甜蜜钻入他的心底这样一个弱小的女子,竟然愿意为她以身挡箭这一辈子如果有这样一位倾心以对自己的佳人,放弃三妻四妾又如何?

    尉迟衍痴痴地摸了一把罗扇的脸,语气极轻地说道:“你放心,我会退婚,我这辈子不会再有第二个妻子,除了你”

    罗扇一愣,这是什么意思?她疑惑地看向尉迟衍,一边咳嗽一边断断续续地问道:“你的意思是......咳咳,你不介意我是男子之身......咳咳......你要娶我......?”

    尉迟衍郑重地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抱紧她,语气温柔:“我会想一个退婚的理由,尽快把这事儿解决了给你一个交代”

    罗扇心中一喜,没想到自己的目的这么轻易就达到了,原来只要替他挡一箭就行其实她当时挡箭纯粹是因为担心尉迟衍受伤了,担心他们把她当同伙,自己也会逃脱不过被抓的命运

    “啪啪啪”

    三声响亮的的拍掌声清脆地响起,黑衣人领首用暗沉沙哑的声音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两位竟然还有心思在这亲亲我我?”

    “而且......这位小公子是个男子?”黑衣人嘴角一勾,“想不到堂堂的、”

    黑衣人话还未全部说出来,便被尉迟衍用一个随身暗器射了过去,黑衣人迅速躲开之后,冷笑了一声,也没再接下去,尉迟衍的行为其实是担心黑衣人爆出他的身份,他不想李楠误会他,这个事实,应该由他亲自跟她解释清楚

    黑衣人却并非这样想,他误以为尉迟衍是不想听到别人说堂堂的三王爷竟然是个有断袖之癖的同性恋,他的目的也并非是为了嘲笑他,于是也干脆闭嘴不说了

    “你们没有多长时间了,如果不想这位小公子受伤流血而死,还是劝你们赶紧乖乖投降,这样我还可以大发慈悲给他上点药如若不然,我的黑衣人部队会一直缠着你,拖延时间,直到你们精疲力尽举手投降,而到时候,这位小公子估计已经重伤身亡了你们好生考虑,这样硬耗下去,对这位小公子可没有什么好处”黑衣人阴森地笑着威胁道

    尉迟衍淡淡地瞥了他一眼,又低头对怀里苍白的罗扇轻声道:“再支持一会儿,我很快便解决他们带你去看大夫”

    黑衣人听到这句话,脸色瞬间难看了,但是他不相信尉迟衍会有这么强大,这里至少有二三十个黑衣人,尉迟衍不可能这么迅速把他们全部杀光,等他杀完的时候,估计他怀里的人已经死却了

    罗扇身上密密麻麻地出了许多冷汗,她已经开始头晕眼花了,背部的疼痛却让她无法晕厥过去迷迷糊糊间听到尉迟衍的话,她只能点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见罗扇点头,尉迟衍紧紧抱住她然后抬头冷然地看向黑衣人,嘴唇轻轻吐出一句话:“如此,开战”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