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女儿身暴露

    罗扇让红缨给他们每样食物都上了一小碟上来,很快整张桌子便摆满了食物随后红缨又上了些甜点和让人搬了几坛陈年老酒上来,便含笑让他们慢用就退下了

    “啧啧,李兄,你这儿的小二调教的实在不错,态度不卑不亢,谦卑有礼最重要的是个个美丽风情,让人心动啊”罗曜忍不住夸赞道,不是他虚伪,而是近段时间他也忙,并没有空来看罗扇的酒楼是个什么样的状况如今看了,他也实在忍不住咬夸好,罗扇确实做的比他想象中还要好不知道多少倍

    “哈哈,谢罗兄夸奖其实今天能有着成果,还真的要多谢你们几位,如果不是你们帮忙请三王爷出面说服皇上取消女子禁令,在下也不能做的这么好”罗扇笑道,她说的是真心话,真的多亏他们

    “不敢当不敢当,来,让我们好好喝一杯,庆祝一下你的酒楼开张”罗曜爽朗一笑,带头举起杯子来

    “来,恭喜恭喜”南宫雨寒附和着,眼神片刻没有离开罗扇总觉得她女装漂亮绝色,男装亦可爱动人,让他心跳不已

    “好好,谢谢大家来,我们干杯!”罗扇当然不会拒绝,看到尉迟衍也默默端起杯子和他们逐一装过,轮到自己时他的手微微顿了下,却仍然面不改色地喝自己的杯子轻轻一撞,然后抬头一饮而尽

    四人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聚集在一起谈天说地,喝酒畅谈了如今难得趁这个机会,他们便好好放肆一下,反正罗扇想着这是自己的地盘,也不怕自己会有什么事儿

    许久,众人喝的一塌糊涂,特别是罗扇,本来就不太会喝酒,如今更是东倒西歪了南宫雨寒因为喝太多酒,此刻却突然有些想上厕所去了

    他此刻微微有些醉意,眼睛雾蒙蒙地看着罗扇,一句“扇儿”差点没喊出口,却生生地扼住自己不让自己喊出来,这是他的本能反应,伤害谁都不能对罗扇产生伤害他生生地把原本的称呼咽了下去,换了一个称呼喊道:“李、李兄......厕、厕所在哪个方向?”

    刚好红缨端着醒酒茶走了进来,看到罗扇都已经趴在桌子上醉的一塌糊涂了,不禁摇头笑笑,对着南宫雨寒微笑道:“南宫公子,请随我来,我带你去”

    南宫雨寒点点头,有些摇晃地跟着她往前走,罗曜此刻却突然叫了起来,“哎、等等我,我好、好像也急了!”

    罗曜脚步不稳地朝南宫雨寒走沟渠,那摇摆的身躯眼看就要扑到他身上,南宫雨寒虽然微醺,却也没忘记自己有洁癖,他一脸嫌弃地看着罗曜说道:“你、别碰我”

    罗曜迷蒙间轻哼一声,以示不屑

    红缨好笑地看着两人醉醺醺的模样,抿抿唇笑道:“罗曜公子,我扶你”她并无存有别的什么心思,只是见他这么东倒西歪也不知道走到什么时候才到厕所

    罗曜心里的意识是清楚的,只是脑袋有些晕,他看了看红缨点点头

    红缨一边扶着罗曜,一边带领南宫雨寒往厕所方向而去只是刚出了厢房,红缨便感受到厅里似乎一股冷意朝自己射来,她迷惑地转头一看,却见是蓝馨姑娘眼神阴冷地盯着自己扶着罗曜的手臂,她不禁后退一步,朝蓝馨善意一笑

    蓝馨看着红缨和罗曜亲密的姿势,不由妒火冲天她承认自己没办法看着罗曜和别的女人亲密,即使自己没有资格嫉妒,她仍然控制不住心里那把火

    红缨见她仍然冷凝地瞪着自己,无奈地叹了口气,便领着两人继续往厕所方向而去

    再说另外一边,罗扇喝的头晕眼花,早已受不住倒在桌上了她是仗着这是自己地盘,又有罗曜和南宫雨寒知道她的真实身份,肯定会帮着她隐瞒的,这才放心地喝醉,却不想意外总有发生的时候,南宫雨寒竟然和罗曜同时去了厕所,把她一个人留在这里

    去一趟如厕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正好足够发生一件可以让罗扇懊悔撞墙的事情

    尉迟衍今天几乎一句话都没说,今天罗曜来拉他参加开业盛典的时候,其实他曾想过拒绝只是当罗曜开口时,他的头脑却想都不想就答应了或许他实在是很想念李楠,或许是他真的没办法抵抗他的魅力,他心底虽然万般说服自己不要来,行动上却无比配合地来了

    对于这点,罗曜也相当奇怪,这事儿竟然会办的这么轻松比预期中的简直要顺畅许多,估计说给罗扇听她都不相信

    尉迟衍今天其实没醉,只是见其他人都醉了,而他有点不想面对罗扇,于是也干脆装醉了等南宫雨寒和罗曜出去如厕后,他抬起头来,眼神无比清明幽深

    他看着趴在桌子上的罗扇,她此刻似乎已经睡着了,八字胡下面的嫣红小嘴一动一动的,甚是可爱诱人

    他紧紧地看着罗扇的嘴唇,感觉到下腹一热他不禁苦笑,任何女人在自己面前脱光衣服不余遗力勾引自己,自己都无动于衷,而对于李楠这个男儿身,他却丝毫没办法抵抗

    尉迟衍终究是没控制住走到罗扇面前,仔细地打量着她的一眉一目,甚至忍不住伸出手触碰她紧紧闭着的眼睛

    罗扇不由嘤咛一声,眼睫毛动了动,又继续沉睡下去

    尉迟衍不禁露齿一笑,他的手心慢慢往下移,从眉毛到睫毛,从鼻梁到鼻翼,从额头到下巴,从下巴又回到嘴唇他呵呵地低笑着,手移到她的八字胡上面

    恶作剧心起,他坏心思地扯动了一下她的八字胡,想看到她睁开眼的迷蒙憨样却并未想到八字胡竟然被他这一扯,竟然移位了,他暗暗一惊,心中突然有股怀疑冒上心头

    他镇定了下情绪,轻轻地把八字胡扯了下来,看着罗扇干净爽朗的面皮,他依然觉得还有什么是自己遗漏的他看着罗扇的脸色,突然脑海中灵光一闪,他轻轻地在罗扇脸上摸索着,待摸到脖子边缘的那个痕迹时,不由心中一喜,果然如此

    他毫不迟疑地把她脸上的人皮面具撕了下来,露出了罗扇本来的真面目尉迟衍不禁惊叹了,惊为天人,这是他的第一感觉没想到李楠竟然是位如此如此绝色倾城的男子,其容颜如若说是京城第一美人,也丝毫不会有人敢质疑

    不,不是男子,或许说......应该是女子?

    尉迟衍眼睛如夜,幽深不可测,他不相信有着这样绝色容颜的人会是一个男子,她......应该是位女子

    尉迟衍为了证实自己心中所想,慢慢伸出手去触碰着罗扇的喉结,他心中期待又紧张,又担心自己会失望,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下手,只愣愣地伸出半只手瞧着沉睡的罗扇

    尉迟衍看着她倾国倾城的容颜微微失神,突然下定决心朝她的喉结摸了过去,为了自己可以光明正大地把她留在身边,他必须解开这个谜

    当他看到手中这个假喉结时,他再也忍不住笑容,喉间溢出一抹轻笑他整个人似乎都轻松了,自己没有断袖之癖,自己喜欢的人是个女子纵然不知道她为何乔装为男子,但是既然是女子,那么他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把她带入府中纳为侧福晋了

    他嘴角带笑地看着罗扇美丽的容颜,看来自己今天真是来对了,没想到今日还有意外之喜

    连日来的郁闷烦躁一散而去,尉迟衍伸手摸了摸她的唇瓣,突然低头在她唇上轻轻一吻这是个标志,标志着她一定会成为自己的女人,长伴自己身旁,尉迟衍自信一笑

    门外远远传来罗曜和南宫雨寒的脚步声伴随着红缨的惊呼声,尉迟衍脸上笑容一收,微微蹙眉思索,想到南宫雨寒和罗曜平时似乎对李楠都有特别的感情,他毫不犹豫地把罗扇的人皮面具、假喉结、八字胡一一小心帮她贴回去,然后回到座位上继续假装酒醉,只是再也掩不住嘴唇边的那一抹笑意

    南宫雨寒一进厢房的门便看到尉迟衍的神色有些不对劲,似乎和刚来的时候的情绪远远不同,他微微眯眼看向在一旁沉睡的罗扇,见她脸上的易容还在,才放下心来

    红缨带着南宫雨寒和罗曜回来之后,见自家公子已经倒在桌子上醉倒了,不由担心地走过去,捧起一碗自己刚端进来的醒酒汤,小心翼翼地摇醒罗扇,细心地端到她嘴边,轻声说道:“公子,快把这醒酒汤喝下去”

    听到有人在喊她,罗扇咕哝了一声睁开眼,见是红颜不由对她露齿一笑,“啊,是你啊,红缨、你、你叫我干嘛?我、我头好痛”

    她酒醉的时候迷蒙茫然,看起来非常娇憨可爱

    红缨无奈地说道:“公子,你快把这醒酒汤喝了,喝了就不痛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