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倾诉

    罗扇看了他一眼,确定没办法拒绝之后心不甘情不愿地脱下鞋袜,又看了一眼自己房间的方向,担心地问道:“你没吵醒红袂和紫沁?”

    南宫雨寒不语,握起她的脚仔细看了看,见脚裸处并没有继续复发才放下心来,瞪了一眼罗扇说道:“幸好没有复发,我给你的这种药康复的非常快,但是必须要连续用三天,否则有可能会出现后遗症的”

    他一边说一边仔细帮罗扇上着药,可惜罗扇心思却不在这里,万一红袂和紫沁发现南宫雨寒在这里,两人放心不下又忍着困意起床怎么办?

    南宫雨寒自然注意到了她的担心,他没好气地说道:“你放心,我没吵醒她们,我的功夫不至于那么差”

    罗扇撇撇嘴,一脸不相信说道:“还说自己功夫好呢,不一样让紫沁给制服了”

    南宫雨寒翻了个白眼,嘟囔道:“如果她不是你的人,我才不会手下留情呢”

    他说的迷迷糊糊又小声,罗扇没听清楚,疑惑地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南宫雨寒轻声哼了哼,他已经上好了药,帮罗扇穿回了鞋袜再次叮嘱道:“记得明天早晨起床后还有晚上睡觉前再上一次药,知道吗?”

    罗扇敷衍着他,“知道了知道了”

    南宫雨寒一瞧她的样子就知道她还是没上心,不由无奈地叹了口气,故作认命地说道:“算了,既然你不上心,那到时候还是我过来给你上药”

    罗扇突然有不妙的预感,她怀疑地看着南宫雨寒问道:“你怎么帮我上药?”

    南宫雨寒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笑眯眯地说道:“我就每天早上潜进你房间里,趁着你睡觉的时候帮你上好药,然后晚上呢,如果有空的话就提前过来,如果不巧你已经睡了,那我就偷偷帮你上好,绝对不会打扰你睡眠的”

    罗扇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与自己还有没有隐私了,什么都被这贱人看光了

    她一把抢过药瓶子,皮笑肉不笑地说道:“早上起来一次,晚上睡觉前一次,我记住了”

    南宫雨寒满意地看着她点点头,很好,很识相!

    “你还没说你来这儿干嘛呢?”罗扇见他这副得意儿的模样,有些不爽地问道

    南宫雨寒斜睨她一眼,在她身边坐了下来悠哉地回答道:“我来找一个答案”

    “什么答案?”罗扇不解地问道

    “一个需要等你亲自解答的答案,你知道我想要的答案是什么”南宫雨寒若有所指地看着她,眼神深邃清澈

    “我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什么答案,什么要我亲自解答?无聊!”罗扇别开头去,故作不懂地说道

    “别装了,我要你把一切都告诉我”南宫雨寒扶正她的头,眼神紧紧盯着她,脸上有着不容回避的坚定的“你不是真的罗扇,你究竟从哪里来?为何如此神秘?我想要了解这一切”

    罗扇有些慌乱,事情有些出乎她的意料她昨晚一时情绪失控,也没想到自己会把一些信息给吐露了出来事后自己回想起来,竟然也不后悔因为经过昨天,她解开了困扰自己许久的心结而之后自己也曾想过,该如何去跟南宫雨寒解释这一切

    不知道为何,她对南宫雨寒有种莫名的信任感,她潜意识里觉得南宫雨寒不会伤害她,不会去揭穿她而当她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去面对这个问题的解答时,南宫雨寒已经主动找上门来要求自己解答疑惑

    罗扇咬着唇,低下眼睫毛遮住自己的眼睛,此刻自己这么慌乱,根本就想不清楚该怎么样圆这个事情

    或者......把这一切都告诉他?

    罗扇犹豫了,同时为自己冒出来的这个想法心惊,自己发誓过,除了相府之外,她在这个时代绝不随便相信任何一个人相府的人都是自己的家人,所以她可以放心地信任他们,把事情告诉罗曜和紫沁红袂,然而南宫雨寒,他和自己,其实并无多大关系......

    如果非要说起来,可能自己还是他的情敌......那么他究竟为何会帮你自己隐瞒这一切呢?难道是因为......

    罗扇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念头,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男闺蜜?

    罗扇蓦然抬起头来,感动地看着南宫雨寒,没想到自己身为他的情敌,他竟然还对自己如此照顾把自己当做好朋友

    南宫雨寒被她的眼神看的诡异至极,甚至起了一身寒毛他不禁抖了抖身体,怀疑地看着罗扇,她这丫头又在瞎猜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了?

    “好,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一定要替我保密”罗扇认真地看着他,等待着他的承诺

    微风徐徐吹来,晃动了蜡烛上的火焰,烛光轻轻地在罗扇脸上摇曳着,映着罗扇的脸庞更加娇俏动人南宫雨寒不由一时看的痴了,待看到罗扇迷茫不解的眼神时,轻轻地咳嗽了一声,不自在地看向别的地方,微微撇嘴说道:“你说,我要是想揭发你早就去尉迟衍那告状去了”

    罗扇知道他说的是实话,不由朝他笑了笑,然后看向夜幕中的前方,轻声地叹了口气,才徐徐开口说道:“我来自另外一个世界,那个世界比这里要发达先进很多,说是这个世界的未来也可以”

    罗扇说着一边看了一眼南宫雨寒的神色,见他脸上没有荒唐之色并且很认真地在听,才缓缓地继续说下去:“我们那个年代,自由恋爱,自由结婚,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妻子一个女人可以先跟一个男人在一起相处试试,嗯,叫做谈恋爱如果到时候感觉不合适,她可以选择分手再去找另外一个男人恋爱当她觉得可以了,便可以选择和男人结婚感情不合了,也可以提出离婚在我们那个时代是很正常的事情”

    南宫雨寒静静地看着罗扇,看着她恍惚回忆的神色,带着怀念和伤感

    罗扇想起现代的种种,发现自己虽然还有怀念,但是感觉那已经是离自己非常遥远的事情了她微微有些伤感,人,果然是离了谁都可以活的,再大的痛苦,都经不起时间的磨炼

    她抬头看着天上那轮明月,继续说道:“我在那个世界也叫罗扇,我从小也是生活在一个富有的家庭里自幼父母双亡,全靠爷爷一手把我带大爷爷教给我一切技能,希望以后能继续接管他的宏大家业然而我却没有如他所愿”

    “为什么?”南宫雨寒问道

    罗扇突然回头对他魅惑一笑,回忆起李祁添,她的笑容勾人又无奈,“因为我爱上了一个男人,他让我觉得我们是相爱的他教会了我爱人,给予了我从来没有得到的宠溺和关心,我以为他就是我这辈子的良人我们订婚了”

    罗扇回想起自己当初的甜蜜,那时候的她把笑容从早上挂到晚上,眼神儿全是桃花盛开,脸上永远红光满面,那时候的自己总以为,以后将会是她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光

    “可惜感情的事情永远出乎人的意料,婚礼前夕,我去我们未来的家找他,发现他正在和我最好的朋友**纠缠着,这一切让我无法接受于是我做了一个冲动的决定,我控制不住自己邪恶的心思和他们同归于尽了”

    “然后呢?”南宫雨寒的呼吸有些困难,他虽然从昨天的只言片语中得到了一些猜想,可是如今清楚有条理地从她口中得知这一切,知道她所受到的伤害,这些都让他为她心疼

    “然后?”罗扇有些啼笑皆非,“然后我没有死,醒过来之后便发现我穿越了,我穿越到古代躺在床上变成了相府之女罗扇”

    “他们都知道你的身份吗?”南宫雨寒深深地看着她,为她的状况而担心

    罗扇摇摇头,“只有四哥和我的两个贴身丫鬟红袂和紫沁知道,他们不会出卖我”

    南宫雨寒久久不语,只是紧紧地盯着她,罗扇被他看的有些不舒服,她怪异地看了他一眼问道:“你看着我干嘛?”

    南宫雨寒似是思索了很久,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你还爱他吗?”

    罗扇一愣,“爱谁?”

    “那个男人”南宫雨寒紧紧地盯住她的表情,不愿意错过一丝一毫

    罗扇认真地想了想,再次回忆起从前李祁添和闺蜜在一起缠绵的画面,她发现原来自己心里已经不再痛了

    她捂着嘴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她含泪看了一眼南宫雨寒,笑中带泪:“不爱了”

    南宫雨寒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的表情

    罗扇抿嘴笑了笑,眼眶还有未擦干净的泪珠儿,她看一眼南宫雨寒怀疑的表情,叹了口气说道:“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当时爱的要生要死,甚至就这么不顾一切地去做了之后,最后你会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可以过去的,所有的东西都不值得一提,曾经拥有那些不过如昙花一现,匆匆而去时间可以帮你抹去伤痛,你也可以放弃从前,放下那份怨恨和爱到头来,只剩下那些恍惚的记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