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后会无期

    马群在草原上疾速地奔跑,好一会儿便回到了初时尉迟衍坐的马车旁,红袂和紫沁知道尉迟衍他们出事的消息之后已经焦急了很久,终于看到他们回来之后赶紧迎了上去

    “公子!我们公子怎么了?”红袂冲到尉迟衍身前,盯着他怀里的罗扇焦急地问道突然眼神瞥到她的脚裸,不由慌了神叫道:“我们公子的脚怎么受伤了?!公子,公子!你醒醒啊!”

    “他没事,只是脚骨脱臼,已经接上去了”尉迟衍微微蹙眉,淡淡解释道

    “那公子为何昏迷不醒?”紫沁冷冷问道

    尉迟衍总算明白为何李楠跟他的属下如此亲密了,他的下属确实对他忠心不二,且不同于普通下属的关心,而是像亲人一般的担心

    他抱着罗扇从马上一跃而下,淡然回答道:“她只是睡着了”

    紫沁上前一步伸出自己的手臂,“请把公子交还于我们”

    尉迟衍瞳孔流光闪过,幽深漆黑他抿了抿春眼神复杂地说道:“上马车,别吵醒了他她的腿受伤了,如今最要紧的是赶紧回去给他上药”

    他舍不得怀里的温香软玉,只是他知道分别的那一刻迟早会来临,能抱多一刻是一刻......

    紫沁冷凝了脸,正要拔剑而出,红袂却拉住她的手摇了摇头她抿了抿唇,不甘心地收回手

    几人上了马车,随着尉迟衍的命令,刚才为首的黑衣人继续驾车往回走

    因为天色开始昏暗起来,于是马车加快了速度,远远没有刚开始来的那时候的悠然之感罗扇就在这样颠簸的路上醒过来了,她睁开迷蒙的眼,一时半会儿没明白自己的处境

    “公子,你醒了?”红袂看到她睁开眼,欣喜地叫道

    罗扇眨了眨眼,朝红袂看了过去,这才发现自己已经在马车上了甚至还感觉到腰间有一双手正紧紧地抱住自己,她不由扭头看过去,蓦然一愣

    额?这是什么情况?她迷糊了

    她看着尉迟衍干笑一声,又回头问红袂道:“这是在哪?”

    红袂无奈地叹了口气,“公子,我们在马车上,你在草原上睡着了,是于公子把你抱回来的,我们现在正赶往回去的路上”

    罗扇这才想起自己那会儿躺在草坪上休息,可能不知不觉睡着了她打了个哈欠,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尉迟衍怀中,于是尴尬地笑笑,想要从他怀里起来坐到一旁

    “别动”尉迟衍发觉了她的动作,赶紧出声阻止她只是话音刚落,就见她龇牙咧嘴地倒在马车上了

    “嘶......”罗扇倒抽了一口冷气,顾不得从他怀里摔到地上的身体上的痛了,她疼的是脚骨脱臼处刚一时心急忘记自己腿受伤,急急站起来后受不住疼痛倒在地上

    “公子!”红袂和紫沁同时呼出声来,赶紧走过去把她搀扶起来坐在马车上

    “都说了让你别动了,就如此心急脱离我?”尉迟衍冷眼看着她疼痛的脸,声音冷酷

    紫沁和红袂对视一眼,三王爷这话怎听的如此怪异?

    她们不知道之前尉迟衍和罗扇之间发生的事情,当然一头雾水

    罗扇尴尬地笑笑,解释道:“我只是躺太久了,想要站一站,结果忘记自己脚受伤了......”

    尉迟衍冷哼一声,闭上眼不再理她

    马车回到京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漆黑了街上灯火通明,尉迟衍吩咐马车往李宅而去,罗扇听到他的命令之后微微失神,心中有一些东西在慢慢爬上心头

    只是是愧疚还是无奈......她微微低头敛下睫毛遮住自己的神色

    马车到达李府之后,罗扇因为脚伤没办法走路,她本想叫会武功的紫沁把自己抱进宅子里,只是还未张口就被尉迟衍一把抱起跳下马车

    尉迟衍抱着她直直地往李宅里面走去,早已有侍卫敲开了李宅的门,阿生打开门的时候看到主子被尉迟衍抱在怀里也是一阵诧异,又看到他身后的紫沁和红袂一脸沉默,于是也闭了嘴默默地跟在尉迟衍身后走着

    “带我去他房间”尉迟衍面无表情对阿生吩咐道

    额?阿生愣愣地点头

    罗扇却蓦然想到自己房间是女子装饰的,于是急急开口道:“不用了,我去客厅坐一会儿,今天睡太多了,不想那么快休息”

    尉迟衍皱眉看着她,“我马上走了,一会儿你自己回不了房”

    “没事,阿庆会武功,她抱得动我......”罗扇干笑道,不明白他的神色为何一下子变冷了

    她自然不知道,在尉迟衍看来,紫沁是男子想到她被别的男人抱在怀中,他就一阵不爽

    但是此时此刻,他也只能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若无其事地点头同意

    “那你好好休息,我走了”尉迟衍淡漠地说道,“后会无期”

    “后会无期”这四个字说的有多不情愿,只有他自己知道

    罗扇点点头,按下心中弥漫起的不知名的酸涩感

    “再见”她平静地说道,“阿生,你去送送于兄”

    阿生点头,恭敬地对着尉迟衍说道:“于公子请随我来”

    尉迟衍脸色平静无波,看了一眼某人之后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去,罗扇低着头不去看他的背影

    红袂和紫沁对视一眼,两人一头雾水,丝毫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只觉得三王爷和小姐之间好像怪怪的

    “小姐,为什么三王爷刚才说后会无期啊?”红袂不解

    罗扇沉默了下,还是把事情的起因结果告诉了她们

    听完罗扇的话,红袂和紫沁都沉默了,事情发展成这样,真的是出乎她们所有人的意料

    “那,退婚之事怎么办?不见面就没有办法有进展”红袂愁云满面地说

    罗扇看向庭院,目光深长而悠远,“很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的,不是他不想见到我,就能真的不见到我的”

    红袂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忽然叹了口气,坐在凳子上撑着下巴看着罗扇说道:“其实小姐,既然三王爷对你有意,你为何不干脆揭穿自己的身份嫁给他算了呢?”

    罗扇摇摇头,“世间的事情都可以这么简单就好了,我揭穿了自己的身份,先不说藐视皇族这一罪名,我又怎知他会不会原谅我呢?再者说,他身为王爷,以后三妻四妾是少不了的,我从小生活在现代,没办法接受三妻四妾这样的事情”

    红袂听了这话,突然脑海里闪过一道光,她惊异地看着罗扇:“小姐,我说让你嫁给三王爷,你说的理由都是其他原因......难道你......”

    罗扇一顿,才发现了自己刚才的语病暴露了,她无奈一笑,低声说道:“或许我的确对于嫁给他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反感,但是也仅仅于不讨厌,并没有喜欢上他”

    她故意忽略自己心中的那抹萌动,口不对心地说着这些话爱情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可以触碰的东西,一旦沾惹上了,下场可能就如她的前世,撕心裂肺的痛......

    红袂看见罗扇此刻的脸色,知道不好再提这个事情,又看了看天色,忧心地说道:“小姐,我们今晚还回相府吗?天色这么晚了,你的腿又受伤了”

    “回,必须回”罗扇坚定地说道,“万一爹爹找我没找着就完蛋了,再者说,这段时间这么忙碌,实在想好好休息一下,明天睡个懒觉”

    “要是相爷问起你的脚伤来怎么办?”红袂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这还不简单?你就说我去屋顶不小心摔下来了,不行不行,万一爹爹听我这样说以后不让我上屋顶了怎么办......哎呀,你就干脆说我不小心摔倒了就好了!”罗扇想的心烦,干脆破罐子破摔,随便扯个理由了事

    “好,那我们回去”红袂提议

    罗扇点点头,正要站起身来又突然想到自己的腿受伤了,只好可怜兮兮地看着紫沁

    紫沁心领神会地走上前去,不费吹灰之力便抱起了她罗扇往她怀里靠了靠,舒服地叹了口气说道:“还是咱家紫沁的怀抱安全舒服”

    红袂含笑摇摇头,刚好阿生走了进来,她便吩咐阿生去准备马车让她们回相府

    马车很快就准备好了,紫沁把罗扇抱进马车里坐好,又让红袂坐进去扶着她免得摔倒然后独自出来驾驭马车,往相府而去

    马车以平稳的速度在路上奔腾着,罗扇正坐在车上看着自己被包扎好的腿欲哭无泪,脑海中突然闪过在草原上的情景,尉迟衍的眼神和他所说的话......她正恍神,马车却蓦然停了下来

    紫沁挑开马车的窗帘,低声说道:“小姐,我们到了”

    罗扇点点头,被紫沁抱下了马车快速地翻墙过来,紫沁小心翼翼地放下她,让她扶着树站好之后又翻墙过去用轻功把红袂也带进来

    只是她刚刚放下红袂,便听到了一声极轻微的声音她不禁低声怒喝:“是谁?出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