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我被你吸引了

    “你笑什么?”尉迟衍声音略略有些嘶哑,他内心的挣扎如何有人体会得到!

    他不是想伤害他,他也恨自己为何会喜欢上同样身为男人的他!只是他如此神秘,他无法猜透他的来意,只能出此下策

    罗扇摇摇头,苦笑道:“没笑什么,只是感觉到悲哀而已”

    “何事悲哀?”尉迟衍敛下眼睑

    “为我们的兄弟情谊悲哀!”罗扇一脸不甘和愤怒

    “为何?”尉迟衍依然字字简洁

    “我们认识两月有余,我有做过任何伤害你的事情吗?我接近你能有什么目的?你和我一样,不过是生意人,难道我还能抢了你的生意不成?再者说,就算我有什么目的,这么长的时间以来难道我还不能得逞,还需要长时间地埋伏在你身边吗?”罗扇满脸不可置信的神色,语气悲凉无奈:“原来一直以来我们的兄弟之情都是假的,你一直都在防备着我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以为我们是好兄弟好朋友,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罗扇声泪俱下,一边演着戏,一边暗中观察着尉迟衍的神色见他眼神波澜起伏泛起淡淡的痕迹,脸上却依然面无表情,不禁心下有些慌神

    难道他看出了自己的演戏?

    说到最后她已无话可说,她知道这样下去自己肯定演不下去这场戏了她突然想起尉迟衍还不知道其实她是会骑马的,灵机一动决定咬咬牙拼一次,于是她最后愤怒地看着尉迟衍说道:“既然于兄一直是这样看我的,那么我们也没必要再继续相交下去在下今日就自己先回去了,从此以后大家都不要找彼此,这样于兄可放心了?!”

    说着她把尉迟衍原本圈住她的怀抱一把推开,自己假装生气地跳下马去,结果不小心滚落在地上她捂住脚裸叫了一声,片刻间脸色已惨白,神色似是痛苦不已

    看到她跳下去那一刻尉迟衍的脸色已经刹那间变了,他本想伸手捞住她,可惜她动作太快决心太深,只能眼睁睁看着她摔落在地

    随着罗扇的落地,马儿似是也被她的一系列动作导致受惊了它扬起前蹄嘶吼了几声,激烈地翻动着马背上的尉迟衍尉迟衍此时也顾不上驯服这匹烈马了,急急忙忙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便蹲在罗扇身旁眉头紧蹙伸出手想要搀扶起她,只是刚碰到她的衣角便听到她轻轻呻吟了一声,轻声说道:“别碰我,痛......”他顿时僵住不敢动生怕弄疼了她

    “你哪里伤到了?”他僵着声音问道,心中无比后悔自己刚才说话太重,导致她一气之下跳马下来

    “我......我没事、你不用管我,不关你的事情、你走!”罗扇硬生生忍着疼说道,她脸色已经惨白,冷汗顺着她的额头脖子慢慢蜿蜒而下,她这回儿不是装的,而是真的疼!

    刚才为了让自己的演戏更为逼真让他相信,她一狠心让自己故意摔了下来,还把自己摔成伤了这会儿她的脚裸处似乎感觉是要断了一般疼痛,她好想用自己原本的声音拼命喊痛,但是她没忘记自己是为什么受伤的现在她只能忍,怎么样都要让他相信她导演的这场戏不然她所做的一切功夫都白费了,包括这次故意受伤也变成自作孽了

    尉迟衍皱着眉头,似是没有听到她说的话,只是声音略微带着惊慌和紧张问道:“到底哪里疼?快点说!”

    罗扇偷偷地看了他一眼,见他似乎是没有打算跟自己划清关系的样子,这才痛苦地呻吟道:“脚、脚裸似乎是扭到了”

    说完之后她又马上后悔了,恨不得把自己舌头给咬断了她是女儿身,这里的古代虽然女子不用缠脚,但是是男是女看脚一眼便知女子的脚小巧白皙,跟男子是大大迥异的

    可是她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尉迟衍已经毫不迟疑地把她的鞋袜脱掉了扔在一旁,他的动作小心翼翼且一边照看着罗扇的脸色,深怕动到她的伤口他似乎是没有留意到罗扇的脚有任何怪异的地方,只是仔细地查看了下罗扇的脚裸,然后轻轻吁了口气幸而没有大事,只是扭到脱臼了只是此刻也是非常红肿异常了,难怪她这样疼

    尉迟衍暗暗叹了口气,心中即是心疼又是无奈她是不是演戏他一眼便知了,但是此刻他也不再想拆穿他了只要他能留在他身边,不管他有任何目的,他也甘愿被他利用

    当她从马上滚落那一刻开始,他便知道自己已经沉沦了,他没办法眼睁睁地看着他受伤害,更不可能再去伤害她他甚至后悔自己刚才说话语气太重,导致她此刻受伤痛苦

    “你的腿脱臼了,你忍一下,我帮你接回去”尉迟衍话音刚落,动作便已利落地下去了罗扇还没有反应过来,瞬间被疼痛袭击的惨叫出声

    “嘶~”罗扇倒吸一口冷气,欲哭无泪,“你为什么动手都不说一声就弄了?!痛死我了......”

    “我说过了”尉迟衍镇定地回答,随即从自己衣服上撕下一条条布帛裹住她的脚裸,防止她再次错位

    “你说了还不到一秒钟便动手了!我还没反应过来做好心理准备!”罗扇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若说了,你定会怕痛拖延时间为了避免有后遗症,倒不如一狠心弄好了省的以后更心疼”尉迟衍好整以暇地回答他宁愿自己狠心一下也不愿意让她的脚产生什么后遗症

    罗扇撇撇嘴,勉强接受了他的谬论她看着被包的肿大的脚,苦着脸自我安慰,至少这样看不出她的脚有什么异样

    “诶?马儿跑了,现在怎么办?”罗扇才发现那匹马儿早已不见踪影

    “别管它了,它刚被带回来不久,还未完全驯服到时候自然会有人去把它找回来调教好,现在最重要的是你的伤,看样子你是走不动了”尉迟衍紧紧皱着眉,担忧地看着她的伤处

    罗扇看着自己的脚裸,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今马跑了,她又走不动,那些侍卫相信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发现他们出事了

    她看了看周围苍茫的大草原,夕阳已经开始渐渐西下她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我们只能在这里等了,等你的侍卫他们发现我们的踪迹”

    尉迟衍沉默地点点头,却丝毫不觉得烦躁想到能和他多待一点时间,他心中便悄然滑过一丝欣喜他在罗扇身边坐了下来,看着远处苍茫的草原,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只好静默无语

    罗扇侧头看了看他平静无波的脸色,扭回头去长叹一声然后顺势往地上的草原躺了下去

    看着无边无际的天蓝色天空,罗扇不禁有些恍惚,会不会有一天她从梦中醒来,发现其实这一切都是假的?没有背叛,没有穿越,没有订婚......这一切都是梦一场......

    如果可以让自己重新选择,当看到那一幕时,她还会不会如此有决心和勇气和他们同归于尽?罗扇问自己答案是不会,如果可以重新选择,她不会离开疼爱自己的爷爷她宁愿忍受这种屈辱也不愿意在那场车祸中损失了自己性命,并且不用日日夜夜想到那些事情......

    “你在想什么?”尉迟衍俯视着躺在草原上的罗扇,看到她飘忽茫然的神色,并且眼神中略带痛苦思念,不由开口问道

    罗扇回过神来,涩涩一笑,若无其事道:“没什么”

    尉迟衍沉默了不再追问,既然她不想说,他就不问他看了看身后,也在罗扇旁边躺了下来,一起看着这蓝天白云只是他的心思并不在于欣赏这美丽的景色,而是在思索着他该如何面对自己对李楠这份感觉

    “你既然怀疑我别有用心,为何刚才还要留下来帮我包扎伤口?”罗扇突然开口问道

    尉迟衍侧过头,对上她认真的眼神,久久不语

    罗扇也不躲避,直直地看着他等待答案她知道自己很无耻,愧对他,但是为了退婚她必须这么做而她也知道,以尉迟衍的聪明才智,既然坦言说出对她的怀疑,那肯定是心中已经明确了才会提出来说

    只是既然他已经知道自己接近他是有目的而为,为何刚才还出手相救?她想不通,于是干脆便直言相问了

    良久,尉迟衍的声音淡漠地传来

    “你真的想知道么?”他的声音似带有诱惑一般,魅惑撩人

    罗扇肯定地点点头,眼神清澈,“是的”对于她想不通的事情,而轻松一问便能得到答案的事情,她通常都选择豪不吝啬地问出口

    尉迟衍眼神闪过一丝诡谲的光芒,嘴角微微一勾,那表情要多魅惑有多魅惑,要多危险有多危险“因为,你能扰乱我的心绪,我身不由己控制不住自己”

    罗扇懵懂地看着他,这是啥意思?

    她干干一笑,说道:“你能说人话不?我听不懂”

    “意思就是,”尉迟衍紧紧地盯着她,一字一句吐出清晰的语句:“你成功地让我注意到你了,我确实被你吸引了,变成了一个有断袖之癖的男人对于这个答案,不知道你满意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