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王爷吃醋(上)

    罗扇闻言心里蓦然闪过一阵怒气,想到这古代还真是重男轻女

    她冷静了一会儿,明白这都是时代的错误,并不能怪尉迟衍这才舒了口气,悠悠地说道:“正因为自古以来都是男子主外,女子主内因此女子并无机会证实自己的能力,如果给她们一个机会她们其实做的并不比男子差,甚至还有的做的比男子更优秀完美”

    “这......”尉迟衍惊愕,不敢置信他竟然有如此惊天理论

    这是世世代代传下来的习俗,女子本就该三从四德,在家相夫教子而男子在外赚钱养家,这是天经地义的可为何在他口中说来的另一种独特的理论,似乎却也有道理可循呢?

    罗扇看着尉迟衍明显不敢恭维的眼神,又看了一眼南宫雨寒平淡的笑容,似乎丝毫不惊讶再看罗曜,他虽然不发表语言,但是眼中明显有着支持和鼓励

    “不管你说的再怎么样,女子抛头露面终究是不好的,对她们的声誉有所影响”尉迟衍不赞同道

    “这正是我找青楼女子的原因,我并非说她们没有声誉,也没有侮辱她们的意思只是比起她们在青楼中接客,一双朱唇万人尝,一双玉臂万人枕,出来靠自己的能力赚钱生活,为何不是一个出路?而且她们其中有很多人并不是自愿入青楼的,很多都是为生活所迫或被贫穷家里卖入青楼,表面上强颜欢笑,暗地里独自哭泣何不给她们一个自由选择?如果早就有这样一个机会,可以让女子也出来打工赚钱,我相信她们都宁愿自己打工,也不愿意走到这一步”

    想到青楼女子的悲哀,罗扇眼神一黯这种封建时代,究竟害了多少无辜女子

    她顿了顿,继续说道:“况且,谁说她们如今不是靠自己的能力活下来的呢?她们在青楼,也是打工为生,也是付出劳力的并不是两腿一张,便真的能钱入手里她们需要卖笑,懂得讨好客人,尊敬客人所以如果让她们来当服务人员,其实是再适合不过的,因为没有人会比她们更懂得服务意识的重要性”

    尉迟衍等人都沉默了,诚如她所说,这个世界如果愿意给女子一个机会,她们走的或许就是另外一条道路了

    沦落青楼的女子,其中不乏家道中落的千金小姐,因无法谋生,只能被迫入青楼其中还有好手艺的姑娘,却也因为空有一身才华,无处发挥,只能步入青楼

    如果朝廷愿意给她们一个机会,或许她们也不会活的如此悲哀自古以来,寻死自杀的青楼女子数不胜数,其实,说起来,还真的是被这个制度和风气给害的

    红袂和紫沁也红了眼,如果自己当初不是入了相府,估计也是被迫沦落青楼,成为人人可欺的妓女?同时又很庆幸,幸好自己入了相府,才能遇到小姐,陪在她身边心中又默默后悔,以前不该小看青楼女子,鄙视厌恶她们,其实她们也是迫不得已的只是无能为力之下,也只好以此为生

    南宫雨寒久久不语,为她的独特思想而倾倒,他知道她说的是正确的,也支持她只是这恐怕需要另外一个人的帮助,于是他开口说道:“说是如此说,只是朝廷有制度,女子是不得出来抛头露面工作的”

    罗扇真真是最恨这种制度了,轻看女子,宁愿让她们沦落青楼也不让她们自力更生还说是为了百姓着想,女子难道就不是百姓么?

    她心中冷哼一声,面上却微微一笑道:“这正是我为难的地方,这种制度对女子真是太不公平了所以问问各位可否有办法解决这个事情”

    她今天这许多话其实就是变着法子说给尉迟衍听的,她是李楠,不是罗扇她不能让他发现自己知道他是尉迟衍这个事情,但是又需要他的王爷爵位来帮助她解决这个事情于是只能出此下策,一方面是为了自己的自助酒楼,还有一方面确实是为了那些需要帮助的青楼女子

    据她所知,确实是有一部分女子乐意留在青楼,觉得这样的日子不错,自己享受到了又赚到了钱而有一部分女子则想出而不得出,只能在里面孤苦落泪

    南宫雨寒和罗曜闻言不说话,他们知道此时该让谁来接话

    尉迟衍思索她说的话良久,看向罗曜淡淡开口道:“阿曜是相府之子,应该有认识一些官员?何不请他们上奏求皇上改制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