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四哥威胁

    罗扇这一个礼拜都没出门,虽然她依旧有让紫沁出去打听尉迟衍的消息

    紫沁带回来的消息是,尉迟衍前三日没有出门,后面几乎日日出游似是在哪都能看到他的身影,但却都是独自一人出外

    此刻罗扇正坐在桌前,吹了吹纸上未干的墨水,终于搞定了她先是满意地笑笑,再长长地吁了口气

    她细心地整理好所有纸张,整齐地铺好放在桌子上走进内室,看到红袂正认真地在绣屏上绣着什么她好奇地走过去仔细看了看,上面绣着一朵绽放的姹紫嫣红的紫薇花,花朵上停留着一只展翅的花蝴蝶,栩栩如生

    她绣的认真,并没有留意到罗扇已经走到身边只是一心一意地盯着绣屏,罗扇在一旁也不打扰,静静地看着她娴熟的动作,她知道红袂已经绣了这东西好几天了

    好一会儿,红袂的动作接近尾声,她迅速且完美地处理好线尾,仔细地把绣针放在一旁,才舒了口气缓了一小会儿,她想起小姐还在写那个美容谱,于是站起来想去给她倒杯茶没想到侧过头就看到一张脸炯炯地盯着自己,她惊吓地叫了一声

    待镇定下来后,才看到是小姐一脸抱歉地看着她她抹了抹虚汗,问道:“小姐,你干嘛悄无声息地站我后面啊?吓死我了!”

    “对不起,我只是看你绣的东西很精致,看的入神了”罗扇抱歉中略带崇拜,她在现代的时候基本上什么技能都学会了,唯独刺绣学不会

    因为刺绣需要极度的耐心和时间练习,而她那段时间正和李祁添热恋中,整日想的都是自己心心念念的爱人,一有时间两人就腻在一起,哪还有时间和心思去学刺绣

    爷爷虽然看在眼里,但是因为疼爱自己,希望他们幸福甜蜜,于是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只是本以为两人会甜蜜一生,没想到结局竟然是这般

    罗扇想到这里,眼睛不受控制弥漫起一阵酸涩,她赶紧努力把泪意吞回去过去的已经过去,她不能再想起也不能再回忆

    她若无其事笑笑,好奇问道:“你绣的什么啊?”

    红袂看着自家小姐强装的笑脸,很是心疼小姐没有告诉她穿越的经过,只简单说明自己发生了意外便穿越到这个时代但她知道那对小姐来说肯定是一个极大的伤害,因为小姐说到这件事的时候,脸上都会不由自主露出哀伤和怀念她隐约猜到,这件事肯定和某个她极度在乎的人有关

    而现在,小姐不经意露出的表情,就如同那晚她说到穿越的时候,一模一样

    红袂压下心头的酸涩,抿唇笑答:“前几日看见小姐停驻在紫薇花面前观赏,便想小姐是喜欢这花儿这几日小姐忙着背写美容谱,奴婢闲来无事便给小姐绣个肚兜儿,想到那紫薇花,于是便给绣上去了”

    说着把那布料从绣屏上取下来,递给罗扇观看

    罗扇这才发现这布是红色的,她接过来好奇地翻开,发现红袂的手艺真的不错,针脚细腻,接缝处不留痕迹紫薇花璀璨地绽放,蝴蝶翩翩欲飞,一切仿佛都是真的一般

    她爱不释手地抚着上面的花纹,心绪翻滚,眼眶微微湿润,感动地看着红袂,“红袂,谢谢你明明知道我不是你的小姐,还对我如此之好”

    “小姐说什么呢?你就是我们的小姐,对你好是应该的”红袂嗔怪地看着罗扇,又道:“小姐看看可还喜欢?”

    “喜欢,很喜欢”罗扇笑弯了眼,看的出来明显心情变好,又好奇地问道:“你的手艺真好,从哪学的啊?”

    “小姐喜欢就好”看到小姐喜欢,红袂心里也高兴又回答道:“这是我还没入府时我娘教我的”

    “你娘?”罗扇好奇地看着她,“那她现在在哪呢?”

    “我也不知道,她把我卖入相府后就走了,从此杳无音讯”红袂略略伤感,语气之中带着些许怨恨

    但是罗扇明显从她眼中看到一丝想念,心里暗暗叹了口气,知道在古时候家境不好的家庭,父母卖掉子女,是常有的事情她试探着开口:“你还想见到她吗?我可以想办法帮你找到她”

    红袂眼神黯淡看向地面,微微叹了口气说道:“不想了,如今我过的很好小姐待我也不错,何必再怀念过去”她顿了顿,“再说,他们不需要我,只要我弟弟陪在身旁,就够了”

    罗扇理解地笑笑,看来古代重男轻女的思想还真是严重她回忆了一下,似乎紫沁和红袂是一同入府的,只是紫沁并非被卖进府里,而是父母皆亡,被管家收留入府的

    罗扇正想着,紫沁刚好就走进房内看到罗扇手中的肚兜儿,眼里闪过一抹赞赏,先向她问了声好,才开口道:“红袂的手艺越来越好了”

    红袂笑道,“小姐的这个刚完工,过几日我也给你绣一个”

    紫沁面露些许欢喜,言谢之后对罗扇说道:“小姐,四少爷找您”

    “哦?找我?有没有说所为何事?”罗扇微微惊讶

    紫沁微微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不过似是很急,说是在荷花池等你”顿了顿,有些忧心地看着她,“小姐,我感觉发生了什么事,四少爷的眉头皱的很紧,恐怕不妙”

    罗扇闻言低头略略沉思了一会儿,才若有所思地说道:“也罢,反正我也正准备找他”

    随即又叹了口气,把手里的肚兜儿交给红袂,看向窗外摇曳的桃花,眼睛掠过一抹忧伤,轻轻道:“你们放心,再大的事情我都经历过了,任何事情我都能从容面对”

    红袂和紫沁点了点头,她们相信小姐能解决任何事情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对她就是有一种莫名的信任和保护感,就好像生来就是为了保护她一样

    罗扇没有让她们两个跟着来,只身一人带着美容谱往荷花池走去一边走一边想,到底是什么事能让他愁容满面

    不一会儿她就来到荷花池,远远就看到罗曜立于池边,微风掠过,拂动他的墨发,衣袂随着微微摇曳,风景如画,当是如此了

    罗扇走过去,轻轻咳了一声,表示自己的到来

    罗曜却似乎没有听到一般,身影未动,只是清润的声音却响起:“你来了”

    罗扇点点头,又想到他看不见,于是又“嗯”了一声,开口问道:“四哥找我所为何事?”

    罗曜闻言却久久不动,罗扇也不催促,和他一同看着这空落的荷花池,池水很清,清晰地倒映着他们的身影就连罗曜深深蹙起的眉头,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罗扇深深地看着荷花池里倾国倾城的容颜,眼神微微涣散,这张脸,她已经看了二个月有余,却仍然未曾感觉熟悉仿佛仍旧不是自己的,那般陌生

    久久地看着池内,看入了神,忘了所有的事情,她什么都不想过去,现在,未来所有的一切,她都不愿意再去深思回想

    直到她感觉到一束疑虑的目光照到自己身上,她才回过神来侧头看着罗曜打量的眼神,还有似乎略带犹疑的目光

    罗扇一点也不回避,眼光直直地对上他的眼神眼神坦荡,目光流转间,似有流光溢彩,照的罗曜心跳蓦然一快

    见罗曜仍然不说话,只蹙眉看着自己,罗扇叹了口气,主动开口道:“四哥唤我来,可是宫内有什么旨意下来了?”

    除了这个,她想不到还有什么事能让他如此难以开口指婚已经下来二个多月了,算算时间,也该是定婚期了想必太后老人家和皇上应该找爹爹谈过了,爹爹不忍开口,只有让四哥开这个口了

    罗曜眼里闪过一丝晦暗难明的神色,他想不到罗扇如此聪慧,一猜就透

    “太后今早找父亲谈过了,要确定婚期,尽早完婚”罗曜轻声道

    “哦爹爹应了么?婚期是什么时候?”罗扇声音很平静

    “父亲推辞很快便到母亲的忌日,请求推延些许时日太后准了,等过了母亲的忌日,便要确定你的大婚日期”罗曜说道,心里隐隐闪过一些怪异的感觉

    他知道自己对眼前这个女人有了不一样的感觉,那种感觉很奇妙,让一向游戏花丛的他,都想停下脚步为她停留他明明知道这个人已经不是自己的妹妹罗扇了,甚至不知道自己的妹妹到底去了哪,他也不想动心,但是控制不了自己

    听父亲说到这个事情的时候,他第一反应就是心里闪过一丝愤怒和心痛,那时他就突然明白了,自己是喜欢上她了但是他不能有任何行动,因为她是他推心置腹好友的未婚妻,也是因为自己的妹妹很可能在她手里,亦或者,她已经是凶手

    想到这里,他眼里闪过一抹锐光,看到罗扇正欲开口,他声音寒冷地打断道:“今天在此,我必须问个明白,你究竟是谁?你冒充我妹妹有什么目的?我妹妹现在在哪?这一切,你今天不说个清楚,我非但不会帮你,且会去尉迟衍和父亲那揭穿你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据实以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