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男装识破

    看到罗扇突然行此大礼,几个人都愕然了

    尉迟衍蹙起好看的眉毛,声音略带不悦:“李兄有话放心说,不必行此大礼”

    罗扇淡淡一笑,认真道:“我求各位,今日之事带上我以后这样的类似事情,都请捎上我一份只要有关于百姓的一切事情有需要帮忙的,只要我能帮上忙,还请各位不要忘记我”

    一时间大家的神色都复杂难辨,静默地看着眼前这个人眼睛里的认真和承诺

    最后罗扇肯定得到的大家的认可,于是一行人转去城西里有许多胡同和小院,里面住着许多生活困难的人家

    他们把猎物挨家挨户分给大家,百姓们只是微笑着接过,也不推辞许多人家倒是留他们吃饭,都被一一推辞掉了

    只有甘婆这家无法推辞,因为整个家只有她和孙女甘晓甘晓爹娘自小因病离世,只剩下婆孙俩相依为命

    甘婆说,成天只有她们两人吃饭,日子过的孤单希望他们能留下来陪婆孙俩吃个饭,增添个人气

    罗扇一行人实在推辞不过,加上婆孙俩孤苦无依也确实可怜,便答应留下

    因为新面孔,甘婆和她正聊的起热没想到罗曜却突然开口:“既有各位陪甘婆和晓晓吃饭,我有事就先告退了李兄要可要陪甘婆婆多聊聊,千万别急着走啊”

    “对对,晓晓性格内向,不怎么爱说话好久没有人陪我这老婆子聊天了,今天可真是多谢你们了......”甘婆握着罗扇的手说着,一脸的高兴激动,暗地里却若有所思地打量着罗扇

    她活了几十年,都快入土的年纪了怎么可能还分辨不出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的区别呢?这李楠的手白嫩细滑,一摸就知道是女子的手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才能发现这个事实啊,甘婆婆慈祥地笑着她不揭穿罗扇是因为她看着不像坏人,而且这几个人之间仿佛天生就有一种联系,必定是有一段故事要在他们身上发生的

    听到罗曜说要先走,罗扇也没多想嘴上应着没问题,只是在看到罗曜转过身的方向时,突然脑海闪过一丝灵光,不禁失声道:“你去哪?”

    罗曜的脚步一顿,脸上露出意味不明的笑容他转过身时,脸上已和刚才无异“我去哪,李兄很关心吗?”

    罗扇这才惊觉自己不该这么慌乱,她定了定心神,勉强笑道:“罗兄突然要走,在下只是好奇,别无他意”

    罗曜垂下眼睑,里面是了然于心的笑意再抬眼时,却一副原来如此的神色:“在下只是去风雅轩找蓝馨姑娘谈谈心,李兄莫担心”

    他意有所指,罗扇此时却并未听出只听他说要去风雅轩,心里暗暗骂了一句“**”,脸上却明显舒了口气只要不是回相府就好,万一发现她不在,那事情就有可能穿帮了

    这一幕却让一直注意着罗扇的南宫雨寒发现了,他眼神突然闪过一丝寒光,快的看不见看两人的言语表情明显不对劲,却又看不出来什么,这让他心里极其不舒服,略微嫉妒

    罗曜心情很好地离开,罗扇心里隐隐不安趁人不注意,暗暗给了紫沁一个眼神紫沁点头回应,表示明了待到开饭的时候,紫沁已不见人影

    木制的简易饭桌上,尉迟衍等人因为已经吃过了,所以并未动什么筷子罗扇用她的诡异思维和各种笑话把甘婆逗的喜笑颜开,一桌子充满着欢声笑语

    罗扇也见到了甘婆的孙女甘晓,很害羞很内向的一个小姑娘,对尉迟衍和罗扇简单地行了个礼,却唯独羞怯地叫了一声“南宫大哥”罗扇暗笑,这甘晓明显是对南宫雨寒有意

    但可惜落花有情流水无意,南宫雨寒微不可见地皱了下眉头,轻轻地‘嗯’了一声,便转头不去看小姑娘黯然的眼神

    一顿饭下来,除了南宫雨寒的话,她会时不时应一两句其他时候,罗扇以李楠的身份故意去调戏她把她羞的眸中带怒,却碍于南宫雨寒和尉迟衍的面子上,垂头不语

    这当然只是其中一方面,另外一方面,她暗暗希翼南宫雨寒会站出来阻止李楠

    然而南宫雨寒眼光却未曾注视过自己半分,他视线里似乎都是那个频频挑逗自己的**李楠

    从第一次见到这个如谪仙般的男子时,他风华绝代的身姿自此入住她心里,无人能比,无人能及即使他明显对她无意,她也自知自己这样低微的身份不该抱有这样的幻想不仅奶奶阻止不了她,她自己都阻止不了自己的情愫蔓延

    甘晓黯然地看着南宫雨寒,就这样就算此生无望,她只希望能偶尔见上他一面,便足矣

    罗扇看着南宫雨寒毫不在意的脸孔,又瞥到甘晓黯淡的小脸,不由替她叹了口气眼角又看到紫沁的衣角在门口若隐若现,心中一动便找了个借口出去

    她以为这一切都做的神不知不觉,丝毫不知道南宫雨寒将这一切看在眼里

    “怎么样?”

    “公子,四少爷确实进了风雅轩”紫沁小声回答,一边留意有没有人偷听

    罗扇这才放下心来,但是心中仍然有些许不安于是她回位子跟大家聊了一会后,便说天色太晚,先行告辞了

    回去的时候仍然是紫沁用轻功带上两人翻墙回去,罗扇看到这轻功如此好用心里暗暗嘀咕,自己也必须学回来

    三人偷偷回到房间,趁着没人赶紧关上门罗扇感觉到有些热,一边往内室走去,一边扯着身上男装的腰带喊道:“红袂,待会帮我准备一下热......”

    水......

    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罗扇瞪大眼看着坐在她床头的罗曜,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听见脑中“轰隆”一声,霎时间脑海里闪过各种想法但也只是瞬间,她就反应过来了看到罗曜好整以暇地看着自己褪到一半的衣裳,她一边大大方方地穿好衣裳一边镇定地说道:“四哥不觉得这样盯着一个女人衣衫半褪不好吗?何况这个女人还是自己的亲妹妹”

    罗曜冷笑一声,“一个堂堂的千金小姐女扮男装去逛青楼,私自结识男子你还在乎这些所谓的名誉贞洁吗?况且,你是不是我妹妹罗扇还未必!”

    罗扇动作一顿,眼睛危险地眯了起来:“哥哥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妹妹还是假的不成?”她来到古代穿越到这具身体这么久,早已把自己当成真正的罗扇了反正这具身体是他亲妹妹不假,灵魂是真是假,谁又能检查出来?

    “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你的性格和以前的五妹完全不一样,你可以蒙骗所有人,却骗不过我”罗曜冷然盯着她,眼神略带阴狠:“说,你把我的妹妹弄到哪去了?你冒充她,究竟有何目的?”

    罗扇妖娆一笑,丝毫不惧怕

    “四哥这话说的可严重了,我就是罗扇,罗扇就是我何来蒙骗和冒充?再说,哥哥又有何证据证明我不是你亲爱的妹妹罗扇?”

    “那你又有何证据证明自己是五妹?”罗曜慢条斯理道,他已经非常确定眼前这个女人不是自己原来的五妹了,原本的罗扇哪会这样和自己说话,她总是抿唇微笑,温柔可人却从来不会像现在的罗扇一样气质高贵,从容面对所有事情

    虽然两人的容颜是一模一样的漂亮精致,但原来的五妹一向是害羞木讷,安静如百合般的小家碧玉而眼前这个女人高贵聪明,时而妖娆,时而俏皮,性格张扬地似精灵一般,惹人注目,不舍伤害

    罗扇微微勾唇,走到窗户前,伸手撩起探进窗内的桃枝,微微俯身在桃花上轻轻一嗅眼睛微微眯起,似是感叹这迷人的芬芳随即眼角微挑,侧头对罗曜嫣然一笑,缓缓道来

    “六岁时妹妹跟着哥哥去沅水河玩耍不小心溺水,你拼命救回我性命却被爹爹罚禁闭;八岁时哥哥又调皮捣蛋被爹爹罚闭门思过,妹妹却嚷着让你给我出去买冰糖葫芦,你虽为难却仍然偷偷溜出去满足我的愿望,爹爹发现之后罚你晚上不许用膳;去年这颗桃树成熟的时候,哥哥拿风雅轩的姑娘调笑妹妹,把我惹哭了你又爬上这棵树摘下许多桃子哄妹妹开心,结果不小心失足摔下,至今右手臂上还有一道伤疤哥哥还要听吗?”

    粉白的桃花映着她的笑容,格外别致动人

    罗曜的呼吸微微一窘,不是为她所说的话均为事实,而是为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绝色风情而迷惑如果她是假罗扇,那么真罗扇自然在她手里,要套出这些个话来并不是什么难事

    罗曜回过神来,淡淡一笑:“这些事情作为证据太过牵强”

    罗扇不动声色地看着她,站直了身子走到桌前坐下,缓缓倒了两杯茶水一杯推向对面的位子上,并对罗曜做了个请的姿势一杯轻轻端起吹开水面浮着的茶叶,微微眯眼浅尝一口才袅袅问道:“那哥哥以为如何?”

    罗曜按照她指示的位子上坐下,端起杯子却不喝,只缓慢地转动着茶杯,勾起邪笑:“五妹自小跟红袂紫沁一块长大,是不是本尊我想她们俩最清楚了”

    罗扇漂亮的眼睛染开笑意,轻轻拍手笑道:“哥哥说的极是,那我便让红袂紫沁进来问个清楚今日若是弄清楚后,哥哥以后莫要再疑神疑鬼了”

    罗曜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随即罗扇扬声喊道,“红袂,紫沁,你们进来一下,四少爷有事要问你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