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赢得胜利

    罗曜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抢了猎物,也不生气他淡定地声东击西,好不容易猎取了几只猎物,心里稍稍有底了

    回头正想嘲笑他们,却惊愕地发现,李楠正拉弓瞄准一只猎物,箭射的又快又准猎物瞬间不动了,在原地挣扎着

    原来他的射箭术怎么厉害,跟尉迟衍也不相上下啊罗曜惊愕地看着这一幕,心里面奇异的感觉再次划过

    原来罗扇的计策是,尉迟衍负责抢罗曜的猎物,不让他过多猎物罗扇则从旁找寻猎物,负责大部分的猎物

    此时他们也发现罗曜看见他们的计策了,罗扇大大方方地笑看他,眼睛冒出挑衅取笑的光芒

    罗曜无语望苍天,只怪自己太自负了没想到李楠还留有后招,他头痛地抚了抚额,这一局,该不会是他输了......

    事实上罗曜没料错,果然是他输了只是赢的却不是罗扇他们,竟然是南宫雨寒他兜着满满的猎物笑吟吟地下马,在看到罗扇的袋子里也有许多猎物的时候,他瞪大漂亮的眼睛,满面不爽

    他也是猜想李楠会输,然后可以趁机享受他的搓背结果......他幽怨地看了一眼罗曜,谁稀罕他的搓背啊

    罗曜也是一副郁闷的样子,原本盘算好了会让李楠输的,这样可以趁机证实一个猜测他越看越觉得李楠像自己的五妹妹罗扇,不止说话行为类似,就连身形都像于是他本想让他输了,如果他是罗扇,堂堂深闺千金肯定不能去给一个男人搓背

    没想到却是自己输了

    罗扇却不知道这个事情,满脸看戏的样子瞅着罗曜,“罗兄准备什么时候南宫兄搓背啊?”

    罗曜要笑不笑地回看她:“我倒是很期待,但是恐怕南宫兄弟不太乐意”

    罗扇这才发现,南宫雨寒似乎不怎么高兴,一点赢的兴奋感都没有相反,听到她说罗曜要给他搓背的时候,他露出恶心的模样

    看到罗扇疑惑的目光,罗曜心情稍微好了点,笑眯眯地说道:“南宫兄有洁癖,不喜欢别人触碰到他的身体”

    何止是身体,简直连衣袖都不能碰到轻则惹他嫌弃暴打,重则被断手断脚都有可能罗曜很庆幸,自己是输给了南宫雨寒否则他堂堂丞相之子去给人搓背,传出去多辱他形象啊......

    罗扇眼神怪异地看着南宫雨寒,得到对方笑意盎然地回视她赶紧瞥开目光,心里暗暗嘀咕,他有洁癖,不喜欢别人碰到他那他干嘛三番四次对她动手动脚?

    尉迟衍看到两人的眼神交汇,突然觉得其极其不顺畅他清了清嗓子,淡淡道:“天色不晚了,快动手烤肉”

    于是这次罗扇压根就没动手,却享用到非常美味的现烤兔子肉

    她吃饱了躺在树底下,撑的动不了了本想叫他们也过来休息一会儿,却奇怪地发现他们在整理猎物,把所有猎物都用袋子装起来绑在马上

    她眼睛闪过一丝光亮,快的看不见如果真是她想那样,或许,他们确实值得她以兄弟之名结交

    众人休息了一会儿,看到天色已经布满红霞,夕阳渐渐西落了于是赶紧上马回城,路上说说笑笑又回到城里

    到达南门后,尉迟衍把李楠放了下来自己仍骑在马上,淡然道:“李兄,我们还有事,你先回”他顿了一下,又加了一句,“改日再约”

    罗扇心里划过一丝异样,脸上却不动声色:“你们可是要去处理这些剩余的猎物?”她目光看向他们每个人马上的一大袋猎物

    尉迟衍、南宫雨寒和罗曜俱都一愣,没想到她竟然猜到了于是也就不瞒他,“是的”

    “可否告诉在下你们的处理方法?”罗扇目光灼灼

    尉迟衍一愣,如实回答道:“现虽然国盛民昌,但贪官污吏每朝每代都存在,他们剥削着百姓的血汗钱许多百姓现如今虽不至于饿死,但吃不上鲜肉的还是有不少”

    “所以你们这是去把猎物送给那些吃不上鲜肉的百姓吗?”

    得到他们的肯定后,罗扇非常感动看他们熟悉的操作,似乎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他们几个都是富贵出身,甚至还有王爷的高贵身份刚开始她看他们逛青楼,整天似乎没有正事还以为他们只是普通的王孙贵族少爷,成天就会吃喝玩乐却没想到他们身上不仅没有纨绔之气,甚至还为百姓着想,尽自己一份绵力

    这几个心地善良,心怀天下的人绝对值得她相交

    想到这里,她突然开口道:“在下有一个请求,还请三位兄弟答应在下”

    说完,她弯腰俯身深深一拜这一拜,是替天下的老百姓谢谢他们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