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称兄道弟

    风雅轩包房立水阁内,罗扇等人已喝的微醺

    “李兄,那你此次前来京城是想做什么生意呢?”听说李楠这次从江南过来京城想为了做生意,罗曜仰头喝下一口酒,好奇地问道

    如果说一开始他的本意是为了打探这个人故意接近他们是为了什么,那么现在他已经是真的对这个李楠产生好奇了,他说他来自江南,却跟他所熟悉的江南人完全不一样

    无论是性格,说话谈吐,一举一动都有着不同于别人的特别这种特别很奇怪,他好像曾在哪体验到过这种感觉,又说不上来究竟在哪

    “是啊,李兄你说说,没准我们可以帮到你什么对,于岩?”南宫雨寒看着尉迟衍笑眯眯地问道

    短短两个时辰内,他们四人已经称兄道弟,尽情畅饮了罗曜和南宫雨寒也如实相告了自己的身份,而尉迟衍因为身份特殊,因此化名于岩与罗扇交好

    此刻他微微颔首表示认同,眼睛里的疏离已经淡化了不少,看来他也觉得李楠这个人有趣特别

    罗扇抱着酒壶,眼睛已经有些茫茫然意识是清醒的,但是人却感觉晕乎乎的她打了个响亮的饱嗝,眼睛使劲睁大想瞧清楚罗曜一些,八字胡随着呼气一撇一撇的,看起来相当可爱

    不知不觉,他们三个人已经看痴了待李楠反应过来回答的时候,各自都暗自尴尬不已,不明白自己为何会对一个男人看的呆了

    “我啊......我......还没想好.......嗝......等我想好......嗝......想好了......再告诉你们、嗝”罗扇断断续续地打着嗝说道,样子憨憨的让人好想捏上一把

    而南宫雨寒真的就这么做了,他好奇地盯着他醉醺醺的模样,觉得特好玩,心里面痒痒的像有虫子在爬一样在捏上他脸的那一刻,心里有一种奇异的感觉,像是心跳加快了半拍

    “你、你干嘛、”罗扇拍掉南宫雨寒的手,不满他吃她的豆腐,撅着嘴说道:“你别......别乱摸,我、我是有未婚、未婚妻的”她差点脱口而出是未婚夫,幸好关键时刻这大脑没犯浑,及时改成了未婚妻

    听到他说有未婚妻,南宫雨寒莫名地不爽,脸瞬间黑了其他两人也是动作一顿,感觉到心里怪怪的

    “你未婚妻是谁啊?”南宫雨寒语气诡异地问道

    “干、干嘛告诉你?”罗扇虽然有点醉了,说话也不太清楚,但是还不至于糊涂到这她意识还是挺清楚的,没有忘记自己来这的本意

    不告诉就不告诉呗,南宫雨寒不在意地撇嘴,他会自己查又突然想起一件事,风华绝代的脸上蓦然出现了危险的表情,狭长的丹凤眼微微眯起,瞪着罗扇“你喜欢她吗?”

    “我才不喜欢他呢,我要退婚、退婚”罗扇想到那个圣旨,就一肚子气她喃喃地喊着要退婚,一副不爽的样子

    南宫雨寒立马又笑眯眯了起来,掐了掐他的脸,心里感觉异常的舒服没有留意到罗曜和尉迟衍的表情也是黒\黒\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南宫雨寒摸李楠的脸,还有听到李楠说有婚约在身的时候,心里特别扭

    “南宫,李兄有没有婚约干你什么事啊?你干嘛那么高兴?”罗曜阴阳怪气地说道

    南宫雨寒脸一僵,是哦,他李楠有没有未婚妻干他什么事?他干嘛那么紧张那么生气?李兄是男人!自己又没有断袖之癖,南宫雨寒一时也说不清自己心里的感觉,正感觉尴尬恰好蓝馨弹完一曲,楚楚地走了过来,抿嘴笑道:“几位公子在说什么呢?”

    罗曜若无其事地回答:“在说蓝馨姑娘的琴艺又增长了不少”

    蓝馨似是害羞地低下了头,看到罗扇已头晕趴在桌子上了,却似什么也没看见一般然后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倒了一杯酒,含情脉脉地看着罗曜

    “罗公子,蓝馨陪你喝几杯”说罢在罗曜身旁坐下,身子柔柔滑向他

    罗曜似是不经意躲过她的倚靠,不是没有看到她眸里的难堪他一向风流潇洒,若是别的女子他可能也就接受了只是这蓝馨姑娘的琴艺,是世间少有的妙音他不愿意以后伤了她的心,连着这难得的琴音也听不着了

    “好,只是喝酒伤身姑娘家还是少喝点为妙,免得像李兄这般醉醺醺的”罗曜嘴上说这话,眼角却挂着笑看向罗扇,完全不知道自己就是满脸宠溺的样子

    蓝馨脸色复杂,眼神哀戚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如果不是知道李楠是男子,自己一定会吃醋嫉妒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