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6.第386章 我想一个人

    看着男人柔和的目光,听着他轻柔的声音,还有他绝美的容颜,豆丁的心像被春风吹拂的寒冰,慢慢融化着。

    她目光微微闪烁着,后退的速度慢下来,最终让子航成功握住她的手,男人的手很大,可以把她的小手全部包在其中,手上传来暖暖的温度,通过皮肤暖进身体,暖着她冰冷的血液,暖着她僵化的心。

    四目相对,男人的目光像一道深邃而神秘的深渊,让豆丁奋不顾身的想跳下下去。

    可她还没忘记自己内心的执念,口中喃喃的重复着那句话:“我要回家。”

    “好,我们回家。”子航顺着她的意思,把她整个拥进怀里,看了家人们一眼,与豆丁一起离开这个房间。

    目送两人离开这里,进入电梯,大家一时间都没有说话,纷纷把目光看向岳飞扬,希望他给好好解释下。

    岳飞扬苦笑道:“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只能说凭我的感觉,豆丁的问题十分严重,她根本没有勇气揭开伤疤,挖掉里面化脓的烂肉,我们只希望子航能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帮助豆丁勇敢面对内心的伤。”

    听到这个回答,所有人都沉默下来,谁也没说话,纷纷默默回到厅里,各自找地方坐下来。

    不知过了多久,岳朦胧还是没忍住问道:“哥,你刚刚说豆丁心理上有问题?我怎么看不出来,她明明好好的。”

    岳飞扬看向自己这个妹妹,苦笑道:“你不觉得,豆丁太过自我了吗?如果她正常的话,刚刚怎么会突然什么话都不说,就往门外跑,我们又不会把她怎样?不就是想了解下她在每个雷雨天会有怎样的感受吗?”

    “或许,这是她心里的隐私,不想拿出来说呢。”岳朦胧不安的辩解着,她实在不敢相信,那个让全球粉丝们疯狂追逐且崇拜的圣尊,会是心里上有什么问题的女孩。

    欧阳迎风看着怀里不安的老婆,轻声问:“老婆,你好像无法接受这个事实,你跟豆丁之间究竟有什么故事?”

    他这样一问,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岳朦胧,小雅更是激动的问:“是啊,姐,你跟我嫂子是怎样认识的?”

    岳朦胧看看大家期待的目光,苦笑摇头:“我不能告诉你们太多,我只能告诉你们,豆丁是个非常优秀的女孩。”

    身为比较了解豆丁性格的岳朦胧,当然不敢把豆丁就是圣尊的信息随便说出来,哪怕,面前的都是自己家人。

    在豆丁或者子航没有说出这个秘密之前,岳朦胧坚决不允许这个秘密从自己口中说出去,否则,豆丁这样一个国宝级的人物万一出点什么意外,受到什么伤害,她真的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我们知道她非常优秀,否则,子航也不会爱到这么不能自拔了。”岳飞扬看着妹妹的样子,内心隐隐有某些猜测,但她没说出口,他也不准备说出来,他以另一个角度来证明自己关注的不是这件事,“我只想知道她在每年夏天的雷雨季节里是什么感觉,至于她其他方面的情况,我没有太大兴趣了解。”

    听兄长这样问,岳朦胧才想起,自己第一次遇到豆丁,就是这样一个雷雨天,当时的豆丁还只是个十二三岁的小女孩,当所有人面对这种天气都在努力找地方避雨的时候,她却反常的冲向雨水中,对着天空疯狂咆哮。

    而那时的岳朦胧,正巧放学回出租屋时路过,看到她这样,感觉实在太危险,于是出于好心,强行把她带回自己几个同学合租的出租屋,替她准备了热水,让她泡了个热水澡,用自己的衣服替她换上,直到雷雨结束。

    豆丁才从一种很奇妙状态中清醒过来,看着帮过自己的岳朦胧,她没有说谢谢,也没有说要报答的话,她只是淡漠的留下一只奇怪手机,说了那些当时对于岳朦胧来说,十分奇怪的话,然后转身离开了。

    后来,经过一些事之后,岳朦胧才清楚,原来当初自己帮助的女孩,就是时下最受观众喜爱的圣尊。

    似是看出妹妹知道些什么,岳飞扬轻声问:“怎么,不想说说你了解的豆丁吗?不用触及她的隐私,哥不想去扒别人的隐私,只想多了解些豆丁面临雷雨时的一些情况,或许,哥真的可以帮她走出阴影呢?”

    “老婆,你就跟哥说说呗,你也不希望子航兄弟娶回家的老婆有任何危险吧?”欧阳迎风在一旁鼓励着。

    岳朦胧看看大家期待的目光,只得把当年自己与豆丁初次相遇时的情景说了一遍,最后解释道:“我就只知道这些,其他的,真不清楚了,能不能帮到忙,我也无能为力。”

    岳飞扬道:“可以了,有这些已经可以了。这跟昨晚的情形几乎一样,看来,豆丁是真的很不喜欢雷雨天呢。”

    身后家人们会有什么反应,子航根本没有心情理会,此时的他,全部心思都在豆丁身上,带着她到地下车库的时候,豆丁还是忍不住拉开了与子航之间的距离,并从车上拿出自己的旱冰鞋,快速穿上。

    子航守在她身边,默默等着她,直到她穿好鞋站直身子,他才宠溺的笑道:“看来,我家宝贝又要调皮了。”

    豆丁抿了抿唇,强压下心中的痛,轻声说:“子航,谢谢你肯接受一无所有的我,也谢谢你把我以女朋友的身份介绍给你家人,不过,请你给我点私人空间,我需要冷静的思考一些事,让我一个人回家。好吗?”

    子航深深看着她,知道她说的是发自内心的话,他心里闪过强烈的疼痛,但却微笑道:“可以,不过,豆丁,请你记住,无论什么时候,子航都会等着你回来,子航不能没有你,知道吗?亲爱的!”

    豆丁紧抿着唇,用力点点头,在失去理智之前,又拉开了些距离,郑重的回答:“我知道。”

    “豆丁,路上注意安全。”看到她这样,子航没有责怪她的举动,虽然明明在她眼里看到了期待和渴望,他也没有轻举妄动,他担心自己再次破坏她的心情,只留下一句发自内心的叮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