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第199章 不愿过别扭生活

    陈文军看着妻子和义子之间亲密的互动,心中隐隐涌出一丝不安。这些年来,他的确把子航当自己亲生的孩子,甚至好多事都替他着想,虽然他创办星娱乐之初,自己没有第一时间帮忙,并不看好他能在这一行走下去。

    但后来,星娱乐的发展上,身为一个父亲,陈文军还是在暗中推了一把,希望他的心血不会白费。

    不过,这些事,子航似乎都不是特别清楚,陈文军也不介意。但,想替他跟Mini联姻,陈文军虽然有看重李家财富的方面,更主要的还是看在Mini对子航一片痴心的份上,才会做出这个决定的。

    只是,经过刚刚子航的一番话,让陈文军现在想来,这其中还有李绍白在无形中的推动,才会让自己最终下了让两家联姻的决定,从而一再的不顾子航的感受,霸道的替他做出决定。

    虽然子航一再强调,他有心爱的女孩,但这么多年来,陈文军看到子航身边,除了Mini以外,就没有看到任何一个女孩可以靠近他的,真的没有想过子航从来没把Mini当回事。

    刚刚,子航突然说起他的身份,说起李绍白对他的态度,陈文军心中隐隐的觉得自己对义子的了解,太少了。

    他看了看妻子小心翼翼捧着子航送的礼物,陈文军没有第一时间去拿另一颗,而是认真的看着子航郑重说:

    “子航,你今天不说,我还真的从来没有考虑过你的来历,但,不管怎么说,我现在还是你义父。”

    “嗯?”子航本来正在跟刘凤兰说话,突然听到陈文军这话,他倏地把目光转过来,一道寒光从眼里射出。

    准备送出去的夜明珠,被他重重拍在桌面上,珠子被深深嵌进桌面上,语气中不带任何感情的问:“怎么?”

    陈文军看到这目光,心神一凛,忙解释着:“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想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想过害你,哪怕自作主张想跟你找个联姻对象,我的目的也不是为了我和你妈妈。”

    子航内心稍有松动,但目光依旧淡然的看着他,没准备去打断陈文军的话,他到是很想听听,他还会说出什么。

    陈文军顿了顿,整理了下思绪继续说:“你跟我们生活这些年,应该了解,我们两个都已经年纪这么大了,膝下无子,今生想要有个自己的骨肉,已经不可能了,即便我们那被人抱走的孩子,也不知道有没有找到的可能。”

    “在我们心目中,只有你是我们唯一的盼头,无论你信还是不信,我拼命争那么多,全部都是为了你。”陈文军说到这里,明显有些激动,“如果你觉得自己出身高贵,我没有资格做你的父亲,我无话可说,这礼物,我不要。”

    说着,他起身,神态落寞的往餐厅外走去。

    看到那已经不再笔直的脊梁,子航突然感觉喉头似乎有什么堵住了,眼看义父就要走出餐厅,他终于开口:“我的目的,只是不希望你掺和我的个人感情,无论在你眼里Mini是个多好的女孩,但在我心里,只有豆丁。”

    虽然没有明确道歉,语气也如之前一样平淡无波,但能够让他说出这番话,已经是难能可贵的了。

    想他子航从出生到长这么大,除了在心爱的豆丁面前以外,还真没有跟谁服过软。他从来不认为,自己的前程,需要跟什么人联姻去赚取,或者更准确的说,Mini还没有资格让他联姻。

    刘凤兰看看儿子,再看看丈夫,快步跑过去拉着陈文军的手说:“哎呀,你个老不死的,跟儿子计较什么?回来吃饭,好好的一顿饭,还没吃到一半,就被你闹得这样不欢而散,真的好吗?回来。”

    陈文军被妻子拉着手,顺着台阶转身回来,看了子航一眼,发现年轻人眼里那种不容违逆的意志,不由一愣。

    他活了半辈子,事业虽然不算特别大,但在云海这座城市,他见识过的大人物还真不少。

    却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人的眼里,看到义子子航这样强大的意志,这哪里是普通年轻人应该拥有的意志,简直就是一个真正上位者,一种拥有天生优越感的人,才能散发出来的,令人无法违抗的气息。

    他终于明白,当年妻子从大街上带回来的这个孩子,真的不是简单人物。

    只是不知,像他这样来历不凡的人,为什么会在那样幼小的年龄,就独自在云海这片土地上打拼?难道他家的长辈就不担心他被人坑了吗?还是说,他们对自家出来的子弟,有着绝对的自信?

    陈文军又哪里会知道,子航之所以会独自在云海市落脚,身边没有任何亲人在,全都是为了他心爱的豆丁。

    要知道,在他们那样的家族,年轻人婚姻几本都没有爱情可言,有的全部是利益联姻,甚至娶回家的女人,也根本无法融入这个家,那些女人嫁进来的时候,就带着各自家族的使命,担负着监视夫家的责任。

    子航从小就有非常独立的个性,对那种连身边人都无法信任的别扭生活,早就觉得可怕了,他暗暗发誓,自己的人生要自己掌握,绝对不跟别扭的人一起过别扭的生活。

    自从知道家族有个亲大伯曾经为了追求自己的幸福,逃出了家族,不知所踪,子航就开始替自己将来打算。

    才有了他当年趁长辈不注意,偷偷跑出来,经历着如今这样精彩丰富的全新人生。

    相比起陈文军这个义父的强势霸道,他家的长辈们,就更加不可理喻,自由恋爱,在他的家族,就是一种奢侈,他又怎么可能让家族的人找到自己,给自己的爱情和婚姻生活添堵?

    为了不让家里长辈干涉自己的爱情,他甚至连自己的姓氏都不用,为的就是避免被家族派出来的人找到自己。

    也因为这个,他才会独自留在外面,十几年都低调的生活工作着,从来没想过回去,更没想过拿强大家族来说事儿。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