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第196章 你敢打我

    开什么玩笑,不要说Mini不是自己喜欢的女孩,就单单自己对豆丁的心意,也不可能让Mini跟自己牵扯上多大关系,万一要是这事让豆丁知道了,不知道她会多么难过呢。

    虽然豆丁经常会忘记他,但万一哪天她就把一切都记起来了呢,到时叫他怎么向她解释,又如何开口解释?

    他可不想现在一个错误的决定,在将来跟豆丁之间产生任何误会和隔阂,更不想看到她因此难过的样子。

    “你不晓得不要紧,我已经决定了,明天就去和你李叔商量你们之间的婚事,最好可以把婚期定下来,最迟在年初你们俩就结婚,相信结婚之后,Mini会收敛一点。”陈文军平常虽然宠着这个义子,但此刻却突然霸道地说。

    “老爸,你要弄清楚,现在都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哪还有你这种逼婚的人?”子航被义父的自作主张气得差点跳起来,“何况,你也没资格决定我的结婚对象,要结你自己去结,我是不可能和Mini走到一起的……”

    “啪——!”还没等子航的话说完,陈文军一掌掴在他脸上,夹带着他的咆哮:“你这混账在说什么?什么是要结我结?你晓不晓得,我为了你这桩婚事,费了多少心思?伤了多少脑筋,啊?你竟然说这种混账话。”

    陈文军是真的被气疯了,从小把他当成亲生儿子疼爱的义子,会这样跟自己说话,一个没忍住,就打了过去。

    “哎呀?陈文军,你这是干什么?”刘凤兰看到宝贝儿子被打,立即从座位上跳起来,快速来到子航身边,挡在他面前,如一只护犊子的老母鸡,张开翅膀,把自己的宝贝守护起来。

    子航捂着被义父打得火辣辣的脸,他没想到义父会打他,从小到大,无论是在自己成长的家族,还是在这个“收养”他的新家,从来没有人敢动他一指头,今天,陈文军竟然动了,而且还是这么狠狠地一巴掌。

    也正是因为陈文军无论多么生气,都没有动过他,子航才从来没有防备过这个义父,才会让他搧了个正着。

    他伸手把挡在面前的刘凤兰拉开,看向陈文军的眼神,瞬间变得冷冽起来,身上的气息也随着这个变化而发生了变化,变得前所未有的可怕,餐厅的气氛仿佛凝固了一般,他冷冷盯着发呆的陈文军,淡漠的说:“你敢打我?”

    他这声音,像是从万年寒冰里冒出来的一般,冷得可以凝固人的血液,让陈文军和刘凤兰都被吓了一跳。

    其实,陈文军也没想到自己会动手打这个孩子,毕竟这些年,他们夫妻把这孩子当宝一样宠着,连重话都没有说过他,今天他不但骂了这个孩子,还出手打了他,而且还是直接打了他的脸。

    当听到那个手掌接触他脸颊时发出那道声响,陈文军就后悔了,怔怔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

    此时,子航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直接把呆怔的陈文军给惊醒过来,不安的看着这个叫了自己十几年老爸的孩子,嘴唇牵动了几下,想要解释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就听到他吐出那么四个字。

    刘凤兰还没来得及真切表达出自己对孩子的关怀,就感受到一道柔和的力量把自己拉开。

    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子航身上突然散发的这股可怕气息吓得身子不稳,“噔噔噔”连续趔趄了好几步,伸手抓住一旁的椅子,才勉强稳住身形,怔怔的看着这个一向都温文尔雅的义子。声音颤抖的叫:“子航,你这是……”

    要知道,这孩子,自从被自己带回家来那天开始,在他们家学习生活了十二年之久,一直都表现得乖巧懂事,贴心细致,温文尔雅,这还是他第一次在他们面前再现出这么恐怖的一面来。

    看到孩子露出这种淡漠得不带丝毫感情的表情,刘凤兰突然恐惧起来,她担心从今往后,他跟自己夫妻再没关系,担心自己想念孩子的时候,连个可以寄托的人都没有。

    此时的子航,连他自己都觉得可怕,他没有回答义母的问题,只是这么冷冷的看着陈文军。

    想他身为超级大家族子弟,即便曾经跟家族之间没有过任何联系,他也从来没有怕过谁?更不可能让自己被打。

    不要说现在的他,已经被族兄找到,虽然族兄看在大家都是年轻人的份上,没有勉强他必须立即回家,但还是在暗中调集了不少族中高手在身边,只要他随便一句话,甚至只需一个字,就可以毁灭一个世俗界的家族。

    却不曾想,在自己最放心的人面前,被重重煽了一巴掌,这种打脸的滋味,让他如何能忍受?

    自从认识豆丁以来,他就一直保持着低调,从来不屑像Mini那种人一样,走到哪里都觉得自己高高在上。

    如果他愿意把自己的出身说出来,就算是天国核心的那几个人物,都会对他以礼相待,让他无论走到哪里,都会被人当神一样恭维着,哪个有陈文军这样的胆,竟然有胆对他动手,还直接煽他耳光。

    陈文军被子航这眼神看得一滞,短暂的愣神之后,努力替自己打气,大声回应着:“我为什么不敢,你再怎么能耐,再怎么有成就,也是我陈文军的义子,身为你的义父,为了让你少走弯路,打你,又如何?”

    他越说越有底气,也不再忌惮子航那冷漠的眼神,恨铁不成钢的说:“我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让你小子可以在将来少受些苦,少奋斗几十年?我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还有多久可活,争这些不就是为了你?你个不争气的东西。”

    子航的手缓缓抬起,轻轻抹过嘴角渗出血丝,拿到眼前看了看,目光锁定在此时的陈文军身上,忍不住嘲讽的冷笑,无情的说:“呵呵,我的路怎么走,你还真管不着,你也不配管。”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