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第193章 请立即消失(二更

    “谢谢妈,儿子知道了。”子航同样替义母夹了她喜欢吃的菜,送到她面前,“妈,您也多吃点,将来好抱孙子。”

    说到老婆孩子,子航脑海中自然而然的又想起豆丁那个小丫头,不知道现在的她是不是已经忙完回家了,是不是也正在吃晚饭?身边又有谁在陪着她?那个已经消失的人会不会趁我不在她边,趁机靠近她?

    想到这里的时候,一道令人厌恶的身影又出现在脑海里,想到前天跟着他们一起进“随意楼”的禹殇,当时的他虽然中途离开,但以男人的直觉,子航能感受到,那个男人根本没有对豆丁死心。

    还别说,男人就是最了解男人的,此时的豆丁虽然没有在吃晚餐,但身边真的跟着一个男人,此人身材高大威武,跟豆丁走在一起,哪怕豆丁骑在独轮车上,也会给人一种坏叔叔拐了小萝莉的错觉。

    深冬的夜晚,豆丁穿着一套紫色连帽羽绒服,帽子被她拉起来,戴在头上,戴着口罩,还戴着一幅有夜视效果的防风镜,整个人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在禹殇的陪同下,从一间西餐厅里出来。

    禹殇看看身边这个,第一次把自己包裹得如此严实的小丫头,忍不住好奇的问:“豆丁,殇哥哥记得,你从来就不喜欢让自己穿得这么臃肿的吧,今天是怎么啦?身体不舒服还是怎么回事?”

    因为怕她包裹得太严实,听不清自己的话,因此在说话的同时,禹殇就灌注了一丝丝内力,让自己的声音可以直达那些厚实的衣物里面,让她听得清楚自己的每个字,每句话。

    豆丁驾驭着座下的独轮车,轻松迈出西餐厅的门,微微侧头瞄了身边的男人一眼,清甜的嗓音从口罩里传出:

    “是呀,不过,最近几天总感觉有点奇怪,仿佛忽然之间,认识我的人变得多了起来,让我烦不胜烦,我想尝试着这种装束,会不会给自己减少点麻烦。”说到这里,她却忍不住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可惜……唉——”

    她后面的话没有说出口,但那眼神却明确的告诉禹殇,你这样跟着我,我很烦恼。

    虽然她戴着眼镜,但禹殇还是感受到她不满的目光,还有那语气中的不厌烦。

    这几天,禹殇一直在尝试着让自己变成子航,甚至为此还特意在淘宝上提供了一张照片,让人帮忙制作这么一张********截图上,并努力让自己身上的气质跟子航的那种气质融合,然后以子航的身份出现在豆丁面前。

    可惜,不知道她是怎么分辨的,他只要出现在她面前,她就可以叫出他的真实名字,还好奇的问他弄这么一张好看的人皮面具,是不是很好玩,不如给她也弄一张来玩玩云云,这让禹殇充满挫败感。

    尝试过几次并变换了几个人的形象之后,禹殇终于放弃了走捷径的想法,彻底恢复了本来面目,赖在她身边。

    他知道,因为自己的赖皮,豆丁已经对自己产生了一些不好的印象,但他不敢再等待了。

    如果过去禹殇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人能跟自己抢豆丁的话,那么自从见识过子航的神奇手段,还有豆丁对他的那种冥冥中本能的依赖之后,他着急了,不敢再放任她不管,让一切变成事实之后再来后悔。

    他要采取主动进攻,不再以消极的被动模式与豆丁相处,要在豆丁与子航之间确立关系之前,把她的心给抢回来,让他名正言顺的守护在她身边,赶走那些恶心的苍蝇,免得让他看着不爽。

    禹殇故意不懂她话中的意思,看她登着独轮融入都市的夜色中,忙小跑着追上去,与她并肩前行,讨好的笑道:“有谁敢惹你厌烦,快告诉殇哥哥,殇哥哥帮你收拾他。”

    豆丁倏地停下独轮,如雕塑般站在原地,看着他,口罩****角微微上扬:“你要怎样收拾他呢?”

    “当然是把他赶得远远的,免得我的小丫头看着他心烦啊。”禹殇没有听出她话里的陷阱,立即回答。

    豆丁咯咯笑了,她的笑声让禹殇隐隐感到不安。果然,还不等他问点什么,就听到她清脆爽朗的声音传来:“那好,现在你就帮我把自己消失了吧,我累了,要赶着回去休息。不客气,挥挥。”

    说完,脚下生风,那只独轮像有超强动力似的,瞬间飙了出去,把自己融入云海的人流中,很快消失在夜色下。

    禹殇看着豆丁消失的方向,有心想追过去,但他知道,前方大约三百米左右,有一个十字路口,就算现在追上去,他也不知道她具体走了哪一条,她会往哪个方向走,他还真心不清楚。

    因为,他知道豆丁有一种非常神奇的能力,一旦她让自己融入某个环境中,就连他奇葩师尊都找不到她的气息。

    而且,豆丁在云海有好几个可供她居住的住房,分布在云海市几大区域,如果她高兴,甚至很可能趁他不注意,从街道另一边倒回来,也不是不可能的,因此,即便是现在追上去,也根本追踪不到她。

    禹殇无奈苦笑,心中默默呢喃:“你这丫头,就这样对待你的殇哥哥吗?让你叫我殇,你非要在后面加上哥哥两个字,我还一直奇怪,原来,你一直就没有把我当成哥哥以外的人看待?”

    子航当然不知道他随便这么一想,就把事实想了个八九不离十,在她想到豆丁的时刻,那个叫禹殇的,还真的跟豆丁在一起,只是情节发展的结果有些出人意料,是他想象不到的。

    一旁刘凤兰看他正跟自己说话间,突然就不说了,这才用心看过去,这才发现,这小子似是有心事,刘凤兰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又轻轻碰了下他,然后才小心翼翼的叫:“子航,子航,你在想什么呢?”

    “啊,没……没什么。”子航的思绪被义母唤回来,忙笑着替义母夹了菜说,“妈,多吃点,将来陪你孙子玩。”

    刘凤兰听他一再提到孙子,眼睛不由得一亮:“子航,你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准备跟谁结婚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