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第98章 他送的礼物

    如果不是担心自己一个人无法保障她的安全,子航说什么也要把她带出去,他真心不愿意就这样独自离开。

    天知道他要留下她独自离开,需要多大的勇气,需要多大的决心。可,为什么,她就是不愿意跟自己走呢?

    泪水,模糊了少年的双眼,他紧紧咬住自己的唇,不让自己在她面前太软弱,可无论他怎么忍,都忍不住即将分别的心酸,泪水汹涌而出,叭哒哒直往地面掉。

    豆丁被少年的眼泪打败了,她疏离的眼神柔和下来,略显紧张的伸手,想安慰的拍拍他,可手停在半空,终究没有拍下去,她无辜的说:“你怎么啦?怎么哭啦?我能没有骂你,有话你说就是,我都说会好好听着了。”

    子航上前一步,鼓起勇气,突然伸手,把她的小身子紧紧抱进怀里,头埋进她肩窝,呜呜的哭出声来。

    豆丁被他突然抱住,他身上好闻的气息顺势钻进鼻孔里,哪怕只是个轻微的呼吸,就可以嗅到满满的他的气息。

    她的心儿噗通噗通狂乱的跳动着,像是要跳出胸腔来一般,让她一时间不知道应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小手无措的停留在空中,许久都找不到地方可以放,可听到他这令人心酸的哭声,豆丁又心软了,最后小手轻轻轻拍着少年的背,像哄孩子似的,柔声说:“乖啦,不要哭了,有什么事说出来,我会考虑的。”

    “豆丁,子航舍不得你。我想带着你出山,你跟我一起走,好不好?求你了,你不跟我一起,我会想念你的。”子航感受到小丫头对自己的安抚,心中又升起一丝希望,俯在她耳畔,把内心最真实的想法说出来。

    长这么大,子航还是第一次如此舍不得一个人,哪怕是离开家族一年多时间,他都没有特别想念家人。

    可,只要一想到可能会有好长一段时间见不到怀里的小人儿,少年的心,就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紧紧抓住,肆意揉捏摧残似的,让他好难受,好难受,他要做最后的努力,期望她能答应跟自己出山。

    豆丁听到少年的话,心中一滞,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她深吸口气,吸了满满一腔少年的气息,多么想就这么答应他的请求啊,多么想,就这样一直跟他相拥在一起,永远不分开啊。

    可她,不是做好要孤独一生的打算了吗?又怎么可以让自己有任何依赖和牵绊呢?她真的跟着他,会带给他无法想象的危险,她又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为了自己的渴望与需求,就置他的安危不顾?

    不!绝对不可以这样。豆丁在心中这样告诫自己:“豆丁,你不能让敌人发现你有弱点,你,想要赢敌人,就必须让自己无懈可击,只有这样,他才拿你没有办法,你也才不会被他任意掌控。”

    想到这里,她拼命摇头,身子也开始挣扎着,想从少年怀里出来:“不,我不跟你出去,我不认识你。”

    经历了半年多的相处,子航已经知道豆丁可能的反应,因此,这次,他早有防备,在感受到她身体僵硬之前,双臂的力道就加重了几分,才让豆丁无法挣脱自己的怀抱:“豆丁,不要怕,子航会一直陪着你。”

    “不需要,我不需要你陪着。”豆丁感受到身上传来的力道,心中一着急,语气也严厉起来,“放手,你放手,我不要跟你出山,我不认识你,快点放手。我不出山,我不认识你。”

    “豆丁,豆丁,不要这样。”子航被她此时的样子吓倒了,双手握住她瘦弱的肩膀,让她与自己保持一定距离,目光紧紧盯在她脸上,温柔的说,“豆丁,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不要害怕,子航不会勉强你。”

    豆丁双手抱着脑袋,用力摇头,不去看他,也不听他的话,语无伦次的尖叫着:“不要说,不要抓住我,放手,快点放手。我不出山,说什么也不出山,我跟你没有半个红薯的关系,你不要纠缠我。”

    “豆丁!”子航没想到,她竟然说出这么无情的话,竟然说他在纠缠她,可他还是不愿意就这样放手。

    他怕,怕她转身就跑,然后把他忘记得干干净净,再也没有他的影子。

    子航轻声顺着她的意思说:“豆丁,我说过,不会勉强你的。你不愿意出山,就不出去好了。子航不会勉强你,来,安静下来,听子航跟你说,好不好,豆丁,听完子航的话,我说完了,就会离开。”

    说到离开,子航的心情糟糕极了,因为,他没有办法带着她一起离开,他这一走,不知道多久才能再回来看她。

    不过,只要想到,等自己再回来的时候,就可以强行带着她出去,在手下人的帮助下,她再怎么跑,都会在自己的掌控下,从此,两个人再也不分离,将会永远幸福的生活在一起了,内心又好受了些。

    他一边安抚着她:“豆丁,别紧张,子航说过,不会勉强你必须跟我出去,你安静下来,听我跟你说,好不好?”

    或许是他的安抚起到了效果,也许是豆丁经过刚才的一能发泄,已经冷静下来,总之,她现在已经停止了尖叫,停止了挣扎,缓缓抬头,水汪汪的眼睛,深深看着眼前这张好看之极的俊美脸庞。

    “豆丁。”子航用力咽了口唾沫,压下凑上去亲她一口的想法,轻声唤着她的名字,确认她是否真的冷静了。

    “子航。”豆丁咬了咬唇,小脸还带着一丝病态的白,因为,刚才她真的很恐慌,很害怕,害怕他成为自己的弱点,成为敌人打击自己的又一个手段,吓坏了。

    子航的双手轻抚过她的脸蛋,柔声说:“没事了,你不想出山,就不出好了。”

    说着,松开她,重新把手中的两枚吊坠展现出来,郑重且严肃的把其中一枚吊坠挂在她脖子上,轻声说:“豆丁,子航要出山了,特意来跟你告别的。这个吊坠,是子航亲手炼制出来的,我把它送给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