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9.第759章 我们好好的9

    “砰”的一声,玻璃碎了一地,斐岸不顾一切地破窗而入。

    他的身体好些地方都被玻璃割伤了,流出了不少血,他却浑然不在意,只是小心翼翼地把脸色苍白,唇角发青的百加加抱起,心疼地开口:“别怕,我带你去看医生,马上就没事了”

    百加加已经痛的没有知觉了,只隐隐约约感觉到自己靠在一个宽阔的胸膛里,一双温暖的大手轻轻地,温柔地在自己的腹部,后背来回抚摸。

    渐渐地,她感觉那种剧烈的疼痛慢慢减缓了。

    身上的男人的气息很熟悉,很温暖,她虚弱地呻吟道:“斐岸……我好痛。”

    我真的好痛……

    缠绵温柔的吻轻轻地落在了她的额头上,脸颊上,一个很温柔很温暖的声音萦绕耳旁:“乖……我不会让你有事的,很快就不会痛了……”

    斐岸抱着她跑了出去,秦苏立刻上车,将车子开了过来。

    把怀里的人放到后座,斐岸的指腹在百加加苍白的脸上抚摸着,如果可能,他宁愿躺在这里的是他,也不愿意她再受一点苦。

    秦苏发动车,车子以一种快速却又平稳的速度在路上奔驰着,他不时透过后视镜观察着百加加的状况。

    她的每一次蹙眉,每一声低吟,都让此时一旁的斐岸,眉头皱的更深。

    秦苏在心里叹气道,他这是走出了慕安安的网又掉进了百加加的坑里吧?

    果然和老国王一样,都是个情种。

    到医院,斐岸以往的冷静深沉彻底奔溃,他焦虑嘶哑地大喊:“医生!!!”

    很快,医院的担架来了,众医护人员紧急地把百加加送往急诊室,他一直紧紧地握着百加加的手,护着她到了急诊室的门前。

    护士阻止了有些癫狂的斐岸:“先生,这里是急诊室,你不能进去。”

    斐岸有些失神的放开了百加加的手,随后急诊室的门关上了,他喃喃地喊了句:“加加…”

    急诊室的红灯一直亮着,空气里都是消毒水的气味,走廊的灯明晃晃的,斐岸直觉的耀眼的很。

    他倚在冰凉的墙壁上,俊挺的身子始终似乎一动不动。

    只有右手不断地燃起一根根烟,而后又一根根地掐灭,一团团的白雾随意的萦绕着。

    来来往往的护士人员看到这一幕,想去提醒他不能在医院吸烟,但是都被他阴鸷冷漠的表情吓得不敢上来。

    秦苏看到,斐岸撑在白色墙壁上的手已经布满青筋,另一只拿着烟的手也微微颤着。

    不时掉落的星火烫在他的手上,他也浑然不知,只是死死的盯着急诊室的红灯。

    他在害怕。

    他在害怕百加加出事!

    秦苏从没有见过他这般模样,在人前,他是光鲜亮丽的国王,在人后,他是被情伤的遍体鳞伤的可怜男人。

    他连最基本的普通人都不如。

    小时候,母亲因自己而死,父亲怪罪于他,将他送走。

    长大后,好不容易有了可心的女孩,最后却也因为种种原因,失去了。

    好不容易,他成为万人敬仰的国王了,没有人在敢逼迫他了。

    他唯一的女人,宁肯死,也不要跟他在一起。

    现在,他终于找到了她,还为她放弃了身段,放弃自尊,结果这女人又躺在了手术室里。

    突然,他觉得身为国王又怎样?

    斐岸都不如自己来的快乐?

    过了很久,急诊室的灯才灭了,医生从急诊室出来。

    斐岸拖着僵硬冰冷的身子,担忧地问道:“医生,她怎么样了…”

    医生看出他的着急,不禁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开口:“病人是急性胃炎,现在稳定下来了,这些天要好好养着,也不知道你这个老公是怎么当的,病人的身子本来就弱,还不爱惜身子,吃些没有营养的食物……”

    斐岸听了医生的话,心里的懊恼更深了。

    这些天,百加加为了躲避他,连门都不出,一直吃的外卖,是他把她的身子掏空了,才惹出这次的意外。

    他又一次伤害了她。

    百加加安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美丽精致的脸上没有刚刚的痛苦和苍白,只是看着还有些虚弱。

    斐岸慢慢地蹲下,轻轻地抚摸那张令他发狂的脸,他细细地描绘她的面容,内心越来越柔软:“再给我一次机会,我发誓绝对不会再伤害你,加加?”

    刺眼的阳光透过窗子张扬地舞动着,为一片白色的病房添加了暖意和光亮。

    百加加缓缓地睁开眼睛,入目的便是一片白,有些迷糊,待过了一会,脑子才渐渐清晰地回放着昨晚的情景。

    她还记得自己痛的死去活来的时候,斐岸破窗而入。

    她在他的怀里痛苦地挣扎呻吟,斐岸抱着她,让她不要怕。

    之后的记忆倒是不怎么清晰了,但是那温暖有力的胸膛,却一直在她的内心轻轻骚动着。

    细细地打量了一下病房的环境,没有看到那熟悉的身影,她的心里说不上是失落还是什么,反正就是不舒服。

    她低垂着眼眸,他走了吗?

    在沉浸在她感伤时,斐岸手上提着一只保温瓶,从外面走了进来。

    “醒了?”他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百加加猛地抬头,对上他那双漆黑如墨的眸子。

    斐岸朝了笑了笑,然后迈步走过来,放下了手中的保温瓶,关切地问道:“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百加加没有理会斐岸的担忧,而是直勾勾的看着他。

    斐岸见她看着自己,以为她又要赶自己走,扬了扬手中的保温瓶,“我给你做了稀饭,趁热吃一点吧!”

    百加加还是看着他,没有说话。

    斐岸坐下身子,打开保温瓶,入目的是一点点葱花点缀的细滑的粥,他柔声的说道:“医生说这几天你的肠胃不好,要吃些流食,等以后你好了,我再带你去吃你最喜欢的娄江蟹黄!”

    “我不想吃娄江蟹黄,我想吃你做的藕饼!”百加加温柔的出声。

    没经过这件事,她没有发现,原来自己依旧那么喜欢他。

    喜欢到,看见他就有些不由自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