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8.第758章 我们好好的8

    “你受伤了?”百加加眉心拧的紧紧的。

    斐岸这才发现,自己左胸的伤口裂开了,本想说自己没事,转念又一想,不如自己趁机博得百加加的同情,好让她原谅他。

    ‘嘶……疼……”他轻声的低吟着。

    “你等等,我给你去找医生!”百加加转身就准备出去。

    一出门,就看到秦苏站在门外。

    秦苏一脸的苍白,“百小姐,刚刚发生了什么?”

    她没空回答秦苏的话,一把拉住秦苏,紧张的不行,“秦苏,你们家殿下伤口又裂开了,你快让他的医生过来!”

    “哦哦!”秦苏见状,赶紧转身对身后的手下说道,“还愣着干什么,还快点进来发给殿下包扎伤口!”

    “是是是!”身后的一个男人,手中提着一个箱子,他快速的跑进了屋子内。

    百加加皱了皱眉,他们怎么好像就是在等着她叫的一样?

    她一惊,刚刚那一幕,不会是斐岸使的苦肉计吧?

    越想越有可能。

    她望着秦苏,冷着脸,“平常你们都一直在守着,刚刚去哪里了?”

    “哦,我去找医生了呀,百小姐,你不知道这几天,我们家殿下的伤口好像加重了,这两天很都有些低烧……”

    “真是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不在,不需要的时候,成天守着!”百加加瞪了秦苏一眼,转过身看向屋里。

    他这些天都在低烧吗?

    愣了好一会,她才转身进了屋。

    斐岸的左胸上原本已经结痂的地方,此刻血粼粼的。

    百加加不敢去看,低着头站在一旁。

    医生为斐岸清洗掉伤口上的血,斐岸就不让他碰了,“你出去吧!”

    “殿下,您的伤口……”

    斐岸的一计眼神,医生的话全部吞了回去,他乖乖的收拾好东西出去了。

    门被秦苏关上了。

    斐岸看向一直不说话的百加加,伸手朝她招了招,“过来!”

    百加加抬头,“干嘛?”

    “给我包扎伤口!”斐岸指了指自己左胸的地方。

    “不是有医生么,为什么要我?”百加加一脸的不愿意。

    “真是没有良心,我是为你才变成这样的!”斐岸哀怨的望着百加加道。

    百加加吧唧了一下嘴巴,算了,他是真为自己才会伤口裂开的,她就给他包扎这一会吧。

    慢吞吞的走了过去。

    才刚靠近斐岸,斐岸就伸手揽住她的腰,将她带向了他,他坐在那里,仰头望着她,“打算怎么报答我?”

    “我能给你包扎伤口,就已经很不错的了!”百加加白了他一眼,“你若是不想要我包扎,那我就走好了!”

    趁火打劫的混蛋。

    “那你包扎吧!”

    “你不松开我,我怎么包扎啊?”百加加瞪了瞪他那只拖着她腰肢的手。

    斐岸将她的身子放开,但是手掌并没有离开她的腰,只是力度放轻了,“你就这样包扎吧!”

    百加加拗不过他,只好拿过纱布,替他包扎。

    以前他也总受伤,她为他包扎,都已经锻炼出来了。

    没一会的功夫,她就将他的左胸上打了一个漂亮的蝴蝶结。

    她替他把衣服穿好,“好了,你可以回去了!”

    “喂,我是为你……”

    “我送你回去,行了吧?”百加加打断他的话,她将他从沙发上扶了起来。

    斐岸不想走,身子贴上她的,“那我要洗澡怎么办啊?”

    “让秦苏给你洗!”百加加想都不想的回道。

    斐岸的脸贴近她的耳根,“可我只想让你跟我洗!”

    百加加的脸颊迅速的燥热起来,为了掩饰自己的慌乱,她低着头,“你要是不回去,我可就要生气了!”

    “我回去也可以!”斐岸一把拖住她的腰,迅速的附身擒住她的双唇。

    百加加没想到他会突然袭击,惊愕的瞪大了双眼。

    斐岸没有太过深入,他只是轻轻的碰了两下就离开了,他笑着,“这就当做我听话,你给的奖励!”

    说完,松开她,自己往外面走去。

    今晚他们会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回到自己住的地方,秦苏和一干手下都跪在斐岸的跟前,“殿下,请您惩罚我们吧!”

    斐岸不但不生气,还开心的让他们都起来。

    没错!

    今晚的这一出,都是他和秦苏自导自演的。

    为的就是让百加加原谅他,然后让她爱上他。

    相比心情大好的斐岸,百加加已经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百加加对斐岸的态度果然有所改善,虽然也是不冷不热的,可比之前好多了。

    夜晚————-

    刚到晚上的时候,百加加就觉得自己胃疼的厉害,不想让斐岸知道,她就一直强撑着。

    待斐岸回去后,她找了一些胃药,吃了就上了床。

    半夜的时候,一阵阵尖锐的痛从胃部翻滚上来,一波接着一波,痛的她从梦里醒了过来。

    想要起身下床在吃些胃药,才走了一步,发现胃疼的不行。

    捂着腹部,难受的倒回了床上。

    她的胃就好像生生被撕裂似的。

    汗水不住地往下直流,沾湿了秀发。

    她在心里想,斐岸每次疼的时候,也都像这样吗?

    这时,窗户上响起了“扣扣的”几声响声。

    她知道是斐岸!

    这两天,每天晚上他都会来到她的窗脚下,给她说一些话。

    百加加艰难地蠕动着,想去过去开窗,但是剧烈的疼痛让她不能移动一下,只有微弱的喊声不断溢出:“斐……斐岸……斐岸……”

    在淡淡的月色心爱,斐岸敲了好些声,都不见百加加的屋子里有动静。

    虽然他还是不能太靠近她,可已经进不小了。

    他晚上在外面说话的时候,她偶尔也会应答他的。

    昨晚还开窗让他回去。

    怎么今晚一点动静都没有?

    难道她又生气了?

    想着,斐岸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给百加加打了过去!

    电话响了,百加加伸手去够手机,却不想一下子将床头柜上她吃药的水杯给打翻了。

    杯子摔在了地上,发出了清脆的声响。

    斐岸心中一惊,不好,加加出事了。

    他趴在窗户上,心都搅成一团,着急地喊道:“加加,你怎么样了……你别怕,我马上就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