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0.第590章 身世的秘密30

    说完,她扬手对着白加加满是血的脸颊就是正反各一巴掌,“说,你在里面见到了什么?有没有看到我们的新国王?”

    白加加捂着脸哭着,“没有,没有看到!”

    “不可能!”柏大小姐漂亮的脸孔变得狰狞不堪,她一把抓住了白加加的头发,然后开始用力的撕扯起来,“你这个贱人,要是让我发现你骗我,看我怎么对你!”

    “呜呜,姐姐……”白加加不敢反抗,她看着柏大小姐,拳头狠狠的拽着,眼底却充满了恐惧。

    “你瞪什么瞪!”柏大小姐见白加加看着自己,她伸手又是一巴掌,“谁给你的胆子,敢瞪本小姐?你个贱人,你以为你力大如牛了不起啊?你不还是成了杀人犯?你不还是9岁就进了少教所?”

    柏大小姐一味的辱骂着,白加加像个乌龟一样,缩着脑袋,任柏大小姐打骂着。

    终于打骂声结束了。

    “滚哪,你还不进去继续做侍女还呆在这里干什么?”说着,柏大小姐一脚把白加加踹到了车子下。

    白加加痛的不行,她半坐起身体,手上和胳膊上到处都是伤。

    “少给我装可怜,白加加我告诉你,要是斐岸回来了,立刻通知我,还有你要帮我看着斐岸,要是你敢让别的女人靠近他,你和你那个贱妈,都死定了!”

    柏大小姐说完,狠狠的摔上车门,然后车子离开了后花园。

    白加加坐在地上。

    她的模样狼狈不堪。

    坐在地上嘤嘤的哭泣了两人,然后撑起身子往回走去。

    她不想要呆在这里,这里的人好恐怖,可是姐姐却不让自己回去。

    她一路抹着眼泪,一路往回走去。

    刚路过自己应该工作的地方,她远远的就看到斐岸从屋子里出来了,她吓得立刻低下了头。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谁。

    她只知道这个男人好恐怖,他生气了就会拿杯子砸她。

    斐岸一路往王宫门口走去。

    他快步的路过了白加加,见他走过去了,白加加这才抬起头来,松了松气,她迈腿继续往前走去。

    结果她才走了几步,就被斐岸给叫住了。

    “站住!”斐岸喊住她。

    她吓得立刻停住了脚下的步子,身子不停的哆嗦着。

    斐岸一步一步的靠近她。

    感觉到他越来越近的气息,白加加紧张的不能呼吸了。

    斐岸走到她的跟前,见她低低的垂着头,他冷声的命令道,“给我抬起头来!”

    白加加吓得早已经没有了神志。

    她浑身弱弱的颤抖着。

    见她不理会自己,斐岸的火气更大了,慕安安不要自己,现在连个侍女也都不听自己的话了。

    “本王命令你,抬起头来!”

    白加加吓了一跳,她猛地抬起头。

    斐岸惊住了。

    她的皮肤很白,头上的血液还在不停的往下流着。

    看上去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我砸的?”斐岸的语气很是不好。

    刚刚他就感觉到自己好像砸到了人,但是跑出来却什么人都没有。

    而白加加看着他也惊呆了。

    他不就是姐姐给她看的那张照片上的人么?

    想到自己刚刚还为来得及进去,就被人砸了出来,她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如受惊的小鸟一般。

    “自己去宫廷御医那里包扎一下!”斐岸甩下一句话就离开了。

    白加加愣愣的看着他离开的背影。

    他的背影,俊逸潇洒。

    看上去是那么的风度翩翩。

    她弱弱的张了张,却没有出声。

    她习惯了隐忍,习惯了把自己心中所想的事情,隐藏在心里。

    这是除了妈妈以外,第一个让她觉得有些温暖的人。

    虽然他砸了她,可他也对她说,让她去宫廷御医那里包扎一下。

    不像柏丽叶,她除了大骂自己,就是虐待自己。

    斐岸还未出宫门,他的专车已经在等着他了。

    他快速的上了车,“去华夏!”

    司机有些犹豫,“殿下,老国王下了命令,您在未养好伤之前,都不能出这个宫的宫门!”

    从他回来之后,老国王为了让他安心养伤,封锁了所有一切有关慕安安的消息。

    他们这些跟在他身边的人,自然也不能在他的面前提前,甚至连宫都不准出。

    斐岸火了,“不能出门,那里来干什么?”

    司机点头,“我是奉了老国王的命令,来陪着殿下在这王宫内转一圈,散散心的!”

    “谁他么的要散心!”斐岸一把拉开车门,从车子上下去。

    他气愤的伸腿就在车子上踹了一脚,早知道回到宫里父王会封锁他所有的一切活动,他还不如不回来。

    他气呼呼的就回去了。

    白加加回到侍女工作的地方,她将脸洗干净,连止血药都没有,她就用纸贴在了脑门上。

    没一会,她又弄另一张去替换,来来回回的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次,见血越来越少了,她才停了手。

    松了一口气,她趴在桌子上。

    不就之前她遇见的男人是姐姐一心想要嫁的男人吗?

    忽然她的脑袋晕乎乎的,怎么都想不起刚刚撞到那个男人的脸。

    她怕自己看错了,为了能够进一步的确认那个男人,她决定晚上等那个男人睡着之后,就带着照片偷偷的去他的寝宫,然后比对一下是不是。

    如果是的话,她就立刻通知姐姐。

    只要姐姐得偿所愿了,她们应该就不会再为难她和妈妈了。

    这么想着,她更加的确定了自己心底的注意。

    之后,她就开始打扫着卫生。

    傍晚左右,另一批侍女上岗,白加加可以回侍女住的地方休息去了。

    她洗了澡,又弄了一张纸巾贴在了脑门上,然后躺在床上,等着深夜。

    终于,深夜来临了。

    白加加见其他几个侍女睡着了,轻手轻脚的起身。

    因为斐岸脾气怪异,深夜之后,门前从不让人守卫着,所以这才给了白加加偷偷潜入的机会。

    白加加偷偷的走了进去。

    结果一走到斐岸的床前,她就被眼前人头蛇身的怪物,吓得不敢动弹了。

    斐岸感觉到空气中飘来了一阵人味,他猛地睁开眼。

    “啊……”白加加见他睁开眼,吓得惊叫一声,她转身拔腿就跑。

    而斐岸怎么可能会放她离开,他们斐家的家规就是只要是看到他们真身的人,要么死,要么成为他们的人。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只有死路一条!

    PS------

    蜻蜓的特长是听懂蛇语和各种动物之间的语言,剩下的不用说,宝宝们都能猜到了,跟着鱼鱼一起走下去,保证不会让你们失望的,年底了,比较忙,鱼鱼会争取一天八千,就是时间不准时了、宝宝们体谅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