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622.第622章 樵夫九方皋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秦公突然问岐山大夫道:“寡人记得当年你们这里曾经有一位特别会相马的人,名叫什么来着?人们似乎叫他伯乐什么的,具体叫什么名字寡人也记不得了。”

    时间有些久远,秦公一时间想不起来当时的相马人叫什么名字了。

    见国君一时间想不起来,岐山大夫赶紧说道:“君上所说的这个人名叫孙阳,以相马著称。就是他当年给君上相马的。”

    “对对对,你说的很对,就是叫做孙阳。寡人曾任命他为岐山马场的相马师,不知道此人还活着没有?”这么多年过去,至于伯乐是不是还活在人世上,秦公也不敢确定,于是问道。

    岐山大夫一听高兴的说道:“君上,孙阳还活着,而且还在为我岐山马场鉴定马匹。”

    “哦?孙阳还活着?”一听到孙阳好活在人世上,秦公兴奋不已,“立即请他来这里,寡人要见他。跟他好好叙叙旧,那可是个不错的人啊!”秦公扭过头对百里奚等人说道。

    “诺---”

    不一会儿,相马师孙阳在岐山大夫的带领下,来到了宴会大厅。

    见到秦公,孙阳赶紧拜道:“相马师孙阳拜见君上。”

    秦公起身双手扶起孙阳道:“孙先生乃是中原名士,能来我秦国,为我秦国效命,寡人感激的很啦!来来来,快请坐在寡人身边,我们一起用膳。”

    于是侍卫们赶紧搬来案几请孙阳坐在秦公的身边。

    待孙阳坐下后,秦公这才望着已经白发苍苍的相马师道:“一晃几十年过去,先生也老了。想当初,你来秦国的时候,还是满头乌发,不想今天一见,我们都垂垂老矣。”秦公感叹道。

    虽然秦公很是感慨,孙阳倒是罢了,“君上,世事沧桑,万物轮回,我们是到了该老的时候了。我们不老,年轻人还怎么在这世上驰骋呢?”

    秦公一听孙阳这样说,倒也释然了,“寡人老就老了,还有太子可以继承秦国的基业,先生老了,谁来继承你的相马基业呢?”

    我老了也就老了,太子将来还可以继承秦国的君位,可是孙阳就不一样了,一旦去世,试问天下还有谁能有你那么高超的相马技术呢?

    孙阳听罢也笑了,“君上是不是担心,老臣死后,没有人给秦国相马吗?”

    秦公一听不觉着也笑了,“寡人是担心的你的本领失传啊!”

    孙阳摆摆手,“不担心,不担心,臣早就给自己选好继承人了。”

    “哦?先生已经选好继承人了,是否可以请来寡人一见?”一听到孙阳已经选好了继承人,秦公高兴的问道。

    孙阳转过脸对岐山大夫道:“派人去把九方皋给君上请来。”

    九方皋?

    岐山大夫一听当下就懵了,对于九方皋这个名字,他实在是太陌生了,这么多年过去,他从来没有听说过在岐山马场里还有一位名叫九方皋的相马师,“先生,在我们岐山马场里,我从来没有听说过一个名叫九方皋的相马师啊,先生是不是记错了?”

    在岐山的官员看来伯乐是不是老糊涂了,竟然连自己手下的相马师的名字都给记错了。

    孙阳摆摆手,笑道:“九方皋不是我们的相马师,他是一个打柴的樵夫。就住在距离岐山马场不远的山洼里。”

    啊?

    孙阳此言一出,在座的人更加吃惊了,堂堂的岐山马场那么多的相马师你不选,偏偏要选择一个打柴的樵夫作为自己的继承人,这不是摆明了在戏耍那么多的相马师吗?

    “先生,我岐山马场那么多的相马师,您为何偏偏要选一个樵夫作为继承人呢?”岐山大夫不解的问道。

    “相马不单纯要有资历,更需要有天分,九方皋天分甚高,乃是不可多得的相马奇才。不必多问了,君上正等着见人,快去请他吧!再晚点,人家可要休息了。”孙阳说道。

    岐山大夫赶紧派人去请九方皋了。

    诚如孙阳所说,山村本来就没有多少娱乐生活,等岐山的使者前往山洼里请九方皋的时候,他已经睡下来了,一听说是国君请他,九方皋不敢怠慢,赶紧穿好衣裳,跟随使者来到了岐山城里。

    第一次面见国君,九方皋紧张极了,哆哆嗦嗦的来到大殿中央,见到国君赶紧跪倒在地,“草民,草民,九,九,九方皋拜见君上。”

    秦公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衣衫破烂,浑身哆嗦,说话结结巴巴的山里人。心中满是疑惑,这分明就是一个没见过世面的樵夫吗?为何孙阳先生非要说他是不可多得的相马师呢?

    “你就是九方皋?”秦公问道。

    “是,是,小民就是九方皋。”面对国君的问话,九方皋结结巴巴的说道。

    眼看着这个山民在自己面前紧张的样子,秦公语气和缓的说道,“你莫要紧张,寡人就问你几句话而已。”

    “不紧张,我不紧张,君上请问。”虽然九方皋一再说自己不紧张,但还是说的结结巴巴。

    “孙阳先生说你是难得的相马师,不知道你的相马的水平如何?能否达到孙阳先生的水平。”

    “这个?”九方皋迟疑了一下,“我其实没有什么相马的本领,只是每天打柴的时候路过岐山马场,我都要把见到的小马观察一番,再在自己的心中对看中的马匹衡量一番,随着时间的推移,等到那些小马长大之后,再看它是否真是一匹良马。久而久之,就积累了一点点相马的经验。”

    听完九方皋的话,秦公笑着对身边的大臣道:“人常言处处留心皆学问,我们这么的多的相马师都没有从中总结出经验来,却偏偏让一个樵夫发现了相马的技巧,看来你是一个有心人啊!”

    “谢谢君上。”九方皋赶紧说道。

    随后秦公对九方皋道:“寡人打算测试一下你的相马水平,你有没有信心?”

    “这个?”九方皋愣住了,他转过脸望着孙阳。

    孙阳对他微微点点头。

    于是九方皋对秦公道:“嗯,我愿意接受君上的考验。不过,不过。”

    “不过什么?直接说来。”秦公看出了九方皋的难处,于是说道。

    “不过,要是我我没通过测试,君上不会杀掉我吧?”毕竟九方皋只是一个山民,从小到大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国君,很是担心万一自己没有完成测试,国君会杀了他。

    “哈哈哈,哈哈哈”

    “哈哈哈,哈哈哈”

    面对九方皋的回答,在场的人都笑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