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617.第617章 雪夜追杀

    听完白乙丙的建议,秦公打消了回国的想法。左思右想之后,秦公决定先派人把由余送回秦国,自己继续留在绵诸指挥秦军继续向西推进。

    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现在已经到了彻底打败戎狄的时候,秦国决不能半途而废。

    越往西走,天气愈发的寒冷。

    更何况这个时候已经是十二月,乃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北风卷着雪花“呼呼”地吹在每一位秦军将士的脸上,生疼,生疼。幸好秦军也是在西北生活惯了的人,虽然寒冷,但还能够经受的了。

    “君上,怪不得每到冬天,戎狄人都要回到陇山以南来过冬,这里实在是太冷了,风吹过跟刀割一样难受。”一路向西,孟明视对身边的秦公道。为了能够让国君抗过着寒冷的北方严冬,孟明视专门命人给国君准备了带有火盆的马车。

    风呼呼的吹过,瞬间淹没了他的声音。

    嗯?

    车上的秦公没有回答,孟明视于是提高声音对车里说道,“君上,这么冷的天,你就不要跟着我们前行了,要不先回绵诸城吧。”君上毕竟是六十岁的人,对于年龄都不大的秦国国君来说,他早已经是高寿了。

    国君还是没有声音。

    这下孟明视觉着有些不正常了,立即命令车夫停下马车,孟明视上到车里,揭开帘子。

    不知什么时候车内的火盆都熄灭了,只见秦公脸色煞白的靠在车厢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孟明视上前一摸,我的妈呀!国君的额头火一般的烫。

    “停下,快停下。”孟明视跳下马车,对队伍喊道。

    很快秦国大军停止了前进,西乞术、白乙丙等将领以及随军的郎中都赶了过来。

    “君上病的很厉害,这可怎么办啊?”见到国君脸色煞白,呼吸急促,西乞术当下就惊得长大嘴巴向孟明视问道。

    孟明视没有回答他的问话,转过脸问郎中道:“君上的病情如何?”

    郎中也是跟着秦军行军多年的老人手了,给秦公把了把脉,又摸了摸秦公的额头对孟明视道:“君上年事已高,加之长期行军,多有劳累;再说了这天寒地冻的,君上的身体怎么能够撑得住呢?受了些风寒,这才导致的发热。”

    “那这病情严重不严重?”一听到君上受了风寒,又引起了发热,孟明视当下就着急了。

    “严重。当然严重了,若是放着年轻人或许能够支撑的住,但是君上已经上了年纪,耽搁不起啊!再说了,这行军途中有没有药物,如何给君上救治呢?”郎中说道。

    君上的病情耽搁不起,难道这次行军要半途而废吗?

    眼看着就要打到狄道了,若此时放弃行军就意味着秦国要就此收手了。作为军中主将,孟明视有些舍不得啊!

    此时,昏迷许久的秦公醒过来了,虚弱的对孟明视道:“行军不能停下来,你和白乙丙继续带兵向西北追击,直到彻底消灭戎狄在陇西的残余势力。”随后秦公扭过头对西乞术道:“你护送寡人先回绵诸城。”

    “诺---”

    毕竟此时的陇西还没有完全安定下来,周边的被赶走的戎狄勇士还时不时的骚扰着秦国的大军,于是在西乞术的护送下,秦公回到了绵诸城中。

    这里的医药条件很显然也不如秦国关中,但是比起行军路上来说,不知道要好到了那里。在郎中的照料下,没过几天秦公的发烧状态有所好转。温度降下去了,人也慢慢的清醒过来。

    “西乞术,我军现在什么地方?”醒过来之后,秦公首先想到了现在还在行军打仗的军队到了什么地方。

    “启禀君上,我军现在已经完全占领了狄道以东的所有地方,现在孟明视将军正带着大军继续追击绵诸王的叔叔赤烈的队伍。”西乞术禀报道。

    听完西乞术的禀报,秦公轻轻的“哦”的一声,随后道:“绵诸的主力已经被消灭,现在绵诸所剩的力量也就是赤烈的队伍了。不过现在已经是深冬,我们的队伍恐怕难以在这冰天雪地跟赤烈的队伍作战。”

    虽然病情已经有所好转,但是秦公还是很担心远在狄道跟戎狄残余队伍作战的秦军将士们。如此寒冷的冬天,远在陇西的将士们还要跟戎狄人作战,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啊!

    狄道。

    此时的秦军在主将孟明视的带领下,经过几次小规模的作战,已经将残余的戎狄部落赶到了西部高原的边缘。

    “将军,据探马来报,赤烈带领的残余队伍逃到了狼洼沟一带,躲藏在山谷之中。”探马前来向孟明视禀报道。

    赤烈的队伍躲藏在狼洼沟里?

    听到探马的禀报后,孟明视高兴的对白乙丙道:“将军,我们立功的时候到了,命令军队火速向狼洼沟前进。”

    “诺---”

    狼洼沟是西部高原边缘一个不出名的小地方,经过几天几夜的追击,绵诸王叔叔赤烈带领的三千多残余队伍终于逃到了这里。

    此时的赤烈已经六七十岁了,原本还想着在有生之年能够当上绵诸王,但是随着秦军横扫西戎开始后,赤烈就不这样想了。

    现在他的想法愈发的单纯了,只要能够活着回去就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就算这样简单的想法,秦国也未必会给他了。

    经过几天的奔袭,此时赤烈带领的队伍终于在狼洼沟藏住了身子。这里是一处背风的地方,正好用来驻扎营地。

    “哎呀---,我这把老骨头实在是跑不动了。”回到营帐,赤烈一头栽倒在床上,长吁短叹的说道。虽说他也曾经是绵诸王的最佳人选之一,但是逃跑到这里,各种条件都简单的没法说了,帐篷内连个火盆都没有,又冷又冻。赤烈叹息完毕,就困得实在是不行了,呼呼大睡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睡梦中的赤烈被一阵急促的叫喊声给惊醒了。吃惊的站起身,只听到帐外一阵阵的喊杀之声。

    莫不是又被秦军给发现了?

    赤烈大惊,穿好衣裳向帐外走去。刚一出大帐门,呼呼作响的北风差点没有把他给吹得趴下。

    帐外,北风卷着雪花扑簌簌的吹落在大地上,大帐外早就被铺天盖地的大雪给掩埋了。

    “****的秦人,这么冷的天都不让人好好歇歇脚。”赤烈眯着眼,踩着半人多深的雪花向自己的马厩走去。此时秦军将士已经从四周向这边杀了过来,由于雪太厚了,秦军的进攻速度并不快,艰难的向这边奔袭着。

    赤烈来到马厩解下自己的坐骑,带着十多个亲兵,沿着高原的上早就模糊的小路向更高、更远的地方奔走了。

    此一去,永远也回不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