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604.第604章 朐衍戎(一)

    公元前623年秋八月。

    沉寂了一段时间的秦国再次发兵,开始向北方的戎狄部落正式发动进攻。为了能够一举消灭西北的戎狄,这一次秦公任好亲自领兵,以上卿由余为军师,依然用孟明视为先锋将军,白乙丙、西乞术为副将,发兵五万向西北挺近。

    虽然秦军在不久前战胜了一直以来强大的晋国,但是这一次秦国突然向北进军却让秦国的将士们吃惊不已,“君上为何要向北进军呢?难道我们这一次不打晋国了吗?”

    “好好走你的路,不要问太多的话,少不了你打的仗。”孟明视驾车正好路过,听到了将士们的议论,便随口说道。

    “好嘞---”只要有仗打,管他对方是谁呢?说话的士兵答应了一声,和兄弟们继续向北挺近。

    从关中一直往北,越过千河、黑水、环水、白于山之后,秦国的五万大军突然出现在了盐池边上的朐衍戎身边。

    朐衍。

    西戎之一,生活在六盘山以东,白于山以北的盐池一带,人数和地盘上远不及北边的义渠和南边的绵诸。虽然人数和地盘不多,但是多年来,朐衍戎一直都保持着自己做人做事的原则,不轻易侵犯别人的地盘,当然了也不允许别人来侵犯自己的地盘。

    所以在秦国向北推进的过程中,虽然多次打败了翟戎和镕戎,却并没有继续再向北来打击朐衍。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就是朐衍一直以来没有同中原的秦国发生过冲突。

    你种你的地,我放我的牧,几百年来秦国与朐衍之间并没有多少的矛盾。

    可是后来随着情况的变化朐衍的局势也发生了变化,由于秦国的不断北进,原来生活在关中北部的翟戎和镕戎没有了生存的空间,便只好继续向北推进,跨过白于山来到了朐衍的生活的盐池一带,于是一直生活在这里的朐衍开始杂居。

    为何秦国要把打击的第一个对象锁定在朐衍身上呢?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朐衍收留了当年秦国的死敌镕戎王。

    白于山北端的朐衍部落大帐,朐衍王正凝视着南方,已经是秋天了,北风一天紧过一天,再有一个多月朐衍部落就要带着所有的人马回到白于山以南去躲避北风了。

    但是今年以来,朐衍王的心中却一直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这种不安让他时常感到莫名的烦躁。

    “大王,你在看什么?”这时朐衍右谷蠡王走上前来问道。

    “我在看我们朐衍的命运。”朐衍王已经老了,花白的胡须在秋风中来回摆动。

    朐衍的命运?

    朐衍王这话说的右谷蠡王一愣一愣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命运?大王这话微臣听不明白。”

    朐衍王转过身望着右谷蠡王正色说道:“你说说这镕戎王已经在我们这儿呆了这么多年,他到底什么时候离开呢?若再不让他离开,我看迟早我这个朐衍王就要被他取代了。”

    一提到镕戎王,朐衍王的心中就来气。

    镕戎王已经来这里有些时候了,整天就知道喝酒聊天玩女人,这些朐衍王都能够忍受,毕竟哪一个当王不喜欢这些事情呢?最令朐衍王不能忍受的是镕戎王在喝酒的同时还在悄无声息的联合朐衍的贵族,时间长了,朐衍内部许多的官员都与镕戎王建立了良好的关系。

    这种良好的关系掣肘了朐衍王的政令执行,已经引起了朐衍王和一些大臣的不满。

    “大王,镕戎王待在我们朐衍已经有十来年了,而且现在他的人马也在慢慢的向我朐衍迁徙,随着人数的变化,迟早有一天我们朐衍真的就要被他蚕食光了;这确实需要我们好好思考一下这个问题。”

    朐衍王望着远处的白于山,“或许今年的南迁就是一个机会。”

    机会?

    “借着今年南迁的机会,让镕戎王带着他的人马回到自己的地盘上去。从此与我们朐衍彻底分开。”朐衍王心善,不想跟镕戎闹到兵戎相见的那一刻,想借着今年冬季来临,百姓牛羊南迁的机会把镕戎人从自己的部落里分割出去。

    但这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能不能成功可就要看事态的发展了。

    已经是中午了,朐衍王还在出神地望着远处的白于山,再过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们就要越过白于山向南边去了,哪里向阳,冬天也没有这儿寒冷,是很不错的过冬之地。

    突然远处的山峦中一个刺眼的光芒刺了一下他的眼睛,别看朐衍王已经老了,但是生活在草原上的人常年看惯了绿色的植被,一般情况下视力都特别的好。

    “那是什么东西?”朐衍王指着远处的山峦中间问右谷蠡王道。

    右谷蠡王左看右看,什么也没有看到,“没有什么啊,大王你到底看见了什么?”

    “不对,一定有东西。刚才有一种非常刺眼光芒让本王睁不开眼睛。”朐衍王坚定的说道。

    既然大王一口咬定有一种非常刺眼的光芒,那就一定会有。于是右谷蠡王和手下的将士们都不约而同睁大了眼睛望着南边的山峦。

    不大一会,耀眼的光芒再次刺了一下众人的眼睛,这一次右谷蠡王等人都清楚的意识到对面的山峦之间绝对有东西,“那会是什么呢?”右谷蠡王不解的问道,随后对身边的侍卫道:“都睁大眼睛看看,对面的山上到底有什么东西?”

    众人都疑惑的望着远处的山峦。

    “大王,这绝对是敌人武器发出的光芒。”突然朐衍王身边的侍卫惊呼道。

    听到侍卫的呼声,朐衍王和右谷蠡王都吃惊的望着对方,“你说是武器发出的光芒?”

    “对,绝对是武器发出的光芒,不然还会有什么东西发出如此刺眼的光呢?”侍卫肯定的说道。

    武器?

    无非是中原人的长戈或者是戎狄人的刀。

    朐衍王心中的不安终于落地了,一直以来,他的心中始终有一种莫名的担心,那就是已经平静了许久的漠北似乎该发生点什么了。

    现在他的担心终于变成了现实,敌人来了。

    不过这敌人是来自南边的秦国还是周边的乌氏戎或者是义渠、绵诸,他就不得而知了。

    总之有一点他完全可以肯定,那就是敌人真的来了,朐衍又不太平了。

    “大王,既然敌人已经来了,我们赶紧组织抵抗吧。”右谷蠡王见状建议道。

    朐衍王望着远处的山峦,轻轻地摇摇头,“不急,他们现在还在山峦之上,至少在天黑之前敌人是不会来进攻我们的。”

    “可是依照敌人的进军速度,或许过不了多久就会来到我们的身边,到那时我们想跑可就来不及了。”右谷蠡王愈发的焦急。

    朐衍王指着身边的侍卫,“你悄悄地骑马过去看看,到底是哪儿来的敌人。”

    “诺---”侍卫应允了一声,骑上战马向南边奔去。

    一个多时辰之后,出去打探的侍卫回来了,“启禀大王,过来的队伍穿着黑色的军服,手持长戈,人数多的数都数不过来,蔓延有好几十里地。”

    黑色的军服,手持长戈?

    朐衍王听罢长长的出了一口气:“秦国人来了,是秦过的军队过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