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601.第601章 一夜之间的变化

    “什么?你说什么?”一听公子挚的话,由余吃惊的问道:“你怎么就知道我的孩子们回不来呢?”从公子挚的话里,由余能够听得出公子挚似乎是知道自己的孩子去了什么地方。

    既然由余已经猜出了苗头,公子挚也不隐瞒什么了,“实话告诉你,你的孩子和我的副使这个时候已经在秦国的地界上了。说不定这个时候他们早就在秦国的犬丘和我的兄长一起喝酒了。”

    由余总算是明白了,原来公子挚提出要让他的孩子跟着秦国副使出去游玩,本就是他们一手策划好的阴谋。目的就是要把自己的孩子骗到秦国去。

    一天不见,他的孩子已经跑到秦国的西犬丘了?由余的头嗡的一下就大了,“你,你,你竟然敢绑架我的孩子?我非宰了你不可。”说罢,愤怒的由余从案几上拿起公子挚的佩剑,冲着公子挚就刺了过去。

    “你冷静一下。我这样做也是为了你和孩子们着想而已。”公子挚一边躲闪一边对由余说道。

    “为我着想?哼---,我岂能不知你的野心,你们的心目中只有秦国,哪里还有我等这些人存在的空间。”由余怒吼着对公子挚喊道。

    “你冷静一下好不?不管怎么说你也是中原人,这就等于给把你与人家戎狄人完全隔离了开来。今后不管你怎样努力始终都融入不到人家戎狄的生活中去。为了你的将来着想,最终还是要回到中原生活。而且当下绵诸王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奋发有为,他现在只知道贪图享乐,哪里还能想到绵诸的未来和你的处境呢?照这样下去,你将会完全失去应有的价值,失去价值的你还能继续在绵诸待下去吗?”

    公子挚这句话说到了由余的心里去了。的确如此,现在绵诸王金刀已经不像以前那样奋发有为了。从金刀的言谈中,由余能够感觉到现在的金刀已经有些自满,认为自己是功成名就,是该到了享乐的时候了。既然一个国君只想着一心享乐,那么自己还有继续存在下去的价值呢?

    这个?

    由余停下了手中的武器,他愣住了,气喘吁吁的对公子挚道:“你把我的孩子藏在哪里了?”

    见由余放下剑,公子挚也放心的来到他的跟前,“你尽管放心,你的孩子们现在很安全。在过一两天他们就会赶到雍城,而且我家君上已经在雍城给你们准备好了府邸,绝对要比这里好的多。”公子挚继续说道,“反正人家已经不再信任你,下一步绵诸王与太子花智之间的斗争谁胜谁负尚在两可之间;如果是金刀胜了,或许还会继续用你;但如果是赤烈和花智胜了,那你就是他们的敌人,必死无疑。”

    听着公子挚的话,由余的心里越来越害怕,真的是啊!内战才刚刚开始,这万一赤烈胜利了,他由余可是帮过金刀打败赤烈的人,那他还能在绵诸待下去吗?

    听着听着由余慢慢的在公子挚帐中的席子上坐下来。莫要说将来,就是当下他也没法过得去,毕竟自己的三个孩子跟着秦国的副使一起不见了。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让他如何向临时负责绵诸事务的左贤王交代呢?

    就算是将来绵诸王金刀回来了,他也不好交代啊!人家会不会说他跟秦国私通呢?

    由余只觉着后背发凉。

    “由余先生,现在我已经把你的孩子转移到了秦国,剩下的就是你和家人了。若你愿意离开,我会负责将他们全部送出绵诸的。”公子挚上前对由余说道。

    如果说在会绵诸之前,由余还对绵诸存有一丝希望的话,那么当他听到自己的孩子已经被送往秦国之后,便基本上是希望全无了。

    之所以希望全无是有原因的,其一就是这次回来,他的第一个感觉就是绵诸王金刀变了,整个绵诸也变了,已经没有了以前的锐气,变得喜欢享乐了;

    第二个感觉就是绵诸已经出现了内乱的迹象,其中花智逃亡赤烈的队伍中只是其中一个导火索而已。由余清醒的感觉到,即便是这一次金刀镇压了花智的叛乱,以后还会有更多的叛乱出来。

    更让他感到担心的是,他隐隐有一种感觉,那就是当下的绵诸上层贵族似乎都有一种对他的防范意识,对于由余的这种防范意识,让他感到深深的恐惧。

    毕竟自己一个人在秦国呆了一年的时间,也难怪人家防范着他。

    “由余先生,你清醒清醒吧,就算是你渡过了当下的难关,难道人家今后还会继续像以前那样信任你吗?不会了,金刀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金刀了,绵诸也不是以前的那个绵诸了;你若迟迟不走,迟早有一天你会身死他乡的。”

    由余抬起头,惊异的望着公子挚。

    公子挚继续说道,“先生,下狠心吧;当初你在秦国的时候担心自己家人的安危,现在我已经把你的孩子送到了秦国,至于其他家人我也答应把他们一起带到秦国去。你若再不走,可就没有机会了。”

    机会?

    由余知道公子挚所说的确实是一个机会,因为一旦左贤王知道自己的三个孩子都跟着秦国副使去了秦国,肯定会派人来包围他的府邸,到那时他还能跑的了吗?

    夜已经很黑了,此时的绵诸相国由余正处在人生的关键时刻,走与不走他都很难。

    思考了许久,由余狠了狠心对公子挚道:“好,我答应跟你回秦国。”

    公子挚听罢大喜过望,“好---,事不宜迟,那你就赶紧回去收拾东西,我们明天就走。”

    由余站起身,对公子挚道:“如果明天我们一起离开,目标太大,肯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不如我先带人前往绵诸城东十里的小树林,在那儿等你。等你拜别左贤王之后,我们再一同前往犬丘,只要到了犬丘,我们就安全了。”

    “大人思虑甚是,我也是这样想的,那我们明天再见。”

    走出公子挚的帐篷,由余望着绵诸浩瀚的夜空,不由得一声叹息。二十年了,难道自己就这样走了吗?

    这里留下了他太多的经历,太多的记忆,太多的奋斗,太多的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现在当他要真正离开这里的时候,由余真的有些舍不得。

    但是舍不得又能怎样呢?这里已经变了,已经变得他快要不认识了。

    他要走了,这一次真的要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