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87.第587章 王官之战(下)

    见国君大军到来,孟明视停止了进攻,驾车来到国君面前。

    “君上,王官已经被窝君包围,是否要发动进攻?”毕竟国君已经来到,孟明视还是征询一下君上的意见为好。

    秦公任好望着孟明视道:“你是大军的主将,战争的事情还是你说了算,寡人不做干涉。”

    这就是秦公的好处,他很清楚自己虽然是国君,但对于行军打仗他却是外行,还是交给将领们来完成的好。

    孟明视得令,再次调转车头,来到大军面前,准备下令攻城。这时,西乞术驾车来到孟明视跟前,对他道:“将军已经拿下了桃林,王官就交给末将来完成。”

    多年来,西乞术和白乙丙兄弟二人都是孟明视的左膀右臂,现在西乞术前来请战,孟明视岂有不同意的,“好---,既如此,那就烦劳将军带领本部兵马拿下王官邑。”

    “诺---”西乞术得令,对身后的本部兵马大喊道:“众将士,随本将一起攻城---”

    说罢,西乞术跳下战车,拿起盾牌作为掩护向王官邑奔去。很快西乞术带人来到城下后,拿出抓钩,瞅准时机抛向城头。

    秦军的射击实在是太密集了,加之这些王官邑守城的将士本来就是一些家丁和侍卫,没有多少战斗经验,将士们只管低着头躲闪,根本就没有意识到秦军竟然会趁着这个机会来到城下。

    由于没有多少人抵抗,西乞术等人顺着绳索很快攀援上到了城头。

    上城后的秦军将士犹如饿狼一般扑向城上的守军,手起刀落,守军纷纷倒下。

    “老爷,大事不好了,秦军已经攻上城池了。啊---”还没等家宰带着王官纠撤回城里,不远处就传来了将士的禀报声,随后便传来了凄惨的叫声。

    “完了完了。”王官纠听罢,一屁股坐在城头上连连喊道,“没想到这些秦军的进攻竟然如此之快,不到半天的时间,王官邑就丢了。”

    “老爷,秦军马上就要打过来了,快跑吧!”家宰见状对王官纠说道。

    “跑?这是我自己的封邑,为什么要跑?”王官纠执拗的坐在地上,没有一点要走的意思。

    “哎---,老爷既然不愿意走,那我就先走了。”家宰见状丢下王官纠准备逃走,一点也没有当初要与城池共存亡的豪气。

    “嗖---”一箭过来正好射在家宰的后背,家宰转过身惨叫了一声,顺着城墙的楼梯滚落下去。

    王官纠惊恐的扭过头一看,只见西乞术带领的秦军已经来到了自己面前。如此惨烈的战斗场面,一个须发皆白的老头竟然坐在城头之上,不能不令人感到吃惊。

    西乞术来到王官纠面前,挥剑指着他道:“老头,这是在打仗很危险的,你一个老头呆在这里做什么?”

    见敌人来到跟前,王官纠站起身对西乞术道:“秦贼,瞎了你们的狗眼,我乃是王官邑的主人王官纠,在自己的领地上,我愿意坐在那里就坐在那里,还要你们管不成?你们这帮强盗占领我的封邑,必将受到惩罚。”

    哦?

    原来这个快死的老头就是王官邑的主人王官纠,西乞术一下子来了精神,上前一把抓住老头的衣服把他拎了起来,“老头,本将实话告诉你,你们晋国接连打败我秦国,侮辱我秦国百姓,我们胸中的怒气已经很快要憋炸了,今天的战斗就是我们报仇的时候;拿下王官邑只是我军的第一步,随后我们还要拿下你们的绛都,杀光你们的将士。”西乞术恶狠狠的对王官纠说道。

    “我呸---”王官纠听罢,一口吐在西乞术的脸上,“贼人,你还是省了这条心吧,我晋国大军马上就要到来,你们的死期也不远了。”

    “哼哼---,死期?我的死期能不能来临我不知道,但是你的死期马上就要来了。”说罢,西乞术一把抓住王官纠来到城墙跟前,把他整个人都悬在了空中,“老狗,本将念你年事已高,不忍杀你,你若愿意跪下来求我,我就留你一命。”

    “呸---”王官纠又是一口吐向西乞术,随后闭上了眼睛。西乞术头一偏,这一次没有吐在脸上。

    望着王官纠那副镇定的样子,西乞术气不打一处来,“哼哼,老狗心倒是很硬啊!看来你已经活够了。”说罢手一松,王官纠的身体犹如飞絮一般轻飘飘的掉落在城墙下。瞬间便于自己的封邑融为一体了。

    王官纠死了,王官邑半天时间不到就被秦军攻克。

    此时,秦公带人来到城下,西乞术走下城楼来到秦公面前,“君上,如何处置城里的百姓?”

    城已经攻克,如何处理城里的百姓也确实是一个问题。是杀是留?还需要好好考虑。秦公想了想觉着这个问题有些难以回答,便将问题又交给了西乞术,“你以为应该如何处置城里的百姓?”

    “末将以为应该全部斩杀。”

    “为何?”

    “因为这座城池的百姓都是王官纠封邑上的百姓,对自己宗主的感情很深,现在我们杀了他们的宗主,他们肯定会为宗主报仇。一旦我军向北进发,这些人定会在我军后面捣鬼。为了我军的安危,末将建议全部杀死这里的百姓。”

    全部杀死?

    这座城池里可有好几万的百姓,全部杀死是不是有些残忍呢?

    秦公迟疑了。

    “秦公,万万不可。”这时由余驾车来到秦公面前,对秦公和诸位将领道:“这座城池虽然是王官的,但是城里的百姓确实无辜的,不管是谁来统治这座城池,他们都是当百姓的,只管种地缴税。秦公没有必要跟这些无辜的百姓较劲,还是放了他们为好,今后这里的百姓必定会感念秦公和诸位的恩德。”

    由余毕竟是晋国人,虽然对晋国当年的执政者有些仇恨,但是对于百姓他却没有太多的怨言,怎会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国家的百姓被秦军杀戮呢?

    “由余先生,若不杀死这里的百姓,他们必将会成为晋国的将士,将来必定会成为秦国的大患。”孟明视也跟着说道。

    “百姓就是百姓,乃是一个国家的根本,谁来统治他们都是一帮种田的,你们作为军人岂能够滥杀无辜。”由余不客气的说道。

    眼看着就要起争执了,秦公见状对孟明视等人说道:“你们都不要争执了,寡人看这样吧,你等率军进城之后,劝解城中的百姓,只要他们愿意成为我秦国的子民,就给他们一条生路。对于那些不愿意成为秦国子民的刁民,格杀勿论。”

    这实际上等于宣布了王官邑百姓的死刑,因为这里的百姓不仅仅是王官纠封邑上的百姓,而且还是这座城池守军的亲人,现在他们的宗主以及亲人都被秦军杀死了,他们能愿意给秦国当奴隶吗?于是乎没等秦军进城,这里的百姓就拿起手中的农具跟秦军干了气来。

    对于这些敢于反抗的晋国百姓,秦国给予了无情的打击。一个时辰不到,王官邑百姓的鲜血就顺着城门咕咕的的流了出来。

    王官邑被屠城了,秦军继续北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