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80.第580章 一场关于未来的辩论

    诸位大臣的眼光随着百里奚移动到大殿中央。

    “君上,诸位大人。”百里奚拜道,“臣对未来的秦国有一点看法,不知能否说说。”

    “相国请讲。”

    “臣以为自从秦晋三战之后,对秦晋两国有三利三不利,准确的说那就是对晋国有三利,而对与秦国有三不利。”

    “那三个不利影响?”秦公好奇的问道。

    “第一个不利影响,那就是秦国三战皆败充分说明了秦国的实力不如晋国,同样这三战之后,让晋国充分认识到了秦国的真正实力,从心里上已经不再惧怕秦国。由于强大的晋国地处秦国的东边,这就等于彻底阻断了秦国东进的道路。”

    听完百里奚的分析,秦公与诸位大臣都不由得点点头。

    “这第二个不利影响就是熄灭了秦国称霸的想法。晋公重耳去世后,秦国确实有称霸的时机,如果运用恰当,或许能够会盟诸侯。但最后我们却采取了战争的方式解决问题,致使秦晋之间出现了三次战争,三战失败让中原国家再次认识到晋国强大的实力的同时也看清楚了秦国强大的表面下面后劲不足的弱点。”

    秦国后劲不足,这确实是一个大问题,毕竟你就那么点人,那么多的兵力,用完了还真没有强大的后援力量。听完百里奚的话,秦公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他的心里很清楚,相对于晋国来说,秦国不管是人力还是土地都不如人家。晋国的兵力用完了,完全有可能源源不断的补充上来,但是秦国的兵力打完了,要补充上来却需要很长的时间。

    秦公听罢说道:“说说你的第三个不利。”

    “第三个不利就是通过三战,我们应该很清楚的认识到秦国没有盟国的缺陷。盟国虽说是妥协下的产物,但在关键时刻却能够起到非常大的作用。第二次彭衙之战晋盟一起对付秦国,就充分说明了盟国在战争起到的关键作用。我们虽然消灭了晋盟国家不少的兵力,但却没有想伤到晋国的皮毛,最终导致战争失败。”

    最后百里奚说,“君上,诸位大人,三战之后秦国再要想向东发展已经无望了。”

    向东发展无望?这让过去还信心满满的秦公任好一下子犹如跌入了谷地,“向东发展无望,难道秦国就应该因此而停滞不前吗?”

    百里奚无语,他很清楚虽然秦国已经败得一塌糊涂,国君也是痛彻心扉,但是在国君的内心深处还有一个梦想当一回中原霸主的冲动。

    百里奚不说话,蹇叔也不说话。两位相国不说话了,其他的大臣就更不说话了。

    “哎---,寡人从来没有想到一度强大的秦国竟然会落到今天的结果。”秦公一声叹息道,“相国,那你说说我们秦国下一步该当如何发展?”

    “臣有三策可以一试。”

    “快讲。”秦公急切的说道。

    “休养生息,调整方向,称霸西戎。”百里奚用十二个字很明确的说出了秦国今后的国策。

    秦公听罢,冷冷的望着百里奚,“寡人知道你跟蹇叔一直劝寡人要横扫西戎,但是秦国三战三败与晋国,这口恶气寡人实实在在是咽不下去。若能够打败晋国,哪怕是一次也好,寡人就转而向西。”

    秦公抬起右手,竖起右手食指,对殿下的群臣道:“只要能够打败晋国,哪怕是一次都行,随后寡人就转而向西发展。诸位爱卿以为如何?”随后秦公声音低沉着说道:“现在寡人已经不想与人中原争霸了,只想出这口恶气。要不然寡人寝食难安啊!”

    但是要实现这一个要求真有些难度,凡是跟晋国打过仗的秦军将领都很清楚,要想打败晋国,就要面对的晋盟的好多国家。以一敌三,秦国真的很难。

    “哎---”望着大臣们不争气的表现,秦公一声长叹,“散朝吧。”

    讨论这么长的时间,大臣们早就坚持不住了,听到散朝的命令,匆匆出了大殿。

    “相国,你与公孙枝将军留一下。”众人散去,国君把百里奚和公孙枝留下了。

    “君上---”

    “你二人随寡人上城走走。”这一次国君没有在大殿里跟大家说话,而是请他们上到王城之上。

    秦国的大郑宫居于雍城的中心位置,站在宫城之上,完全可以俯察整个雍城。

    秦公从东门走上城楼,默默的望着东方。

    已经是春天了,万物复苏,关中平原上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

    “哎---,可惜啊可惜。”眺望着远方,秦公长长的叹息道,“秦人实现了饮马大河的愿望,却难以称霸中原,看来寡人这一生是没有希望当一回中原的霸主了。”

    快六十岁了,秦公常常有一种时光易逝的凄凉。

    “君上,时也命也,有时候人还是要认命的,就好像老臣已经年近八十,能够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看到秦国一天天强大起来,就已经很知足了。至于能否称霸还是留给后辈儿孙们去完成吧!”

    秦公明白,百里奚这是在劝解自己不要做自己能力达不到的事情,该知足的时候知足,该收手的时候收手。

    “公孙枝将军,你也是秦国的老将了,依你之见我们有没有希望再一次打败晋国。记住寡人说的是打败晋国,称霸中原寡人已经不指望了。”

    虽然第二次彭衙之战后秦公处理了公孙枝,将他降为副将,但是时隔不久又恢复了他的职务,毕竟在实力不济的情况下,谁都会失败,公孙枝能够基本上保存秦国的实力,还打败了晋盟的陈、宋等国家,已经是尽全力了。

    “君上,以末将之见秦国要想打败晋国真的很难。”公孙枝打过仗,知道打仗实际上是实力的比拼,于是说道:“秦国发举国之兵也就五万左右,但我们对面的晋国却有八到十万的兵力,加上晋盟其他国家的兵力,轻轻松松拿出十万兵马应该不成问题。君上,我们要面对的不是晋国一个国家,而是晋盟好多的国家啊!”

    “这个寡人知道,也知道称霸不是一个国家的事情,需要得到诸多国家的拥护,秦国没有盟国,也不具有打败晋盟诸多国家的实力,但是……”随后秦公转过脸望着百里奚道:“但是寡人心中憋屈,如不能打败晋国一次,寡人死不瞑目啊!”

    当一个国君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可以想象他的心中有多么的痛苦。

    公孙枝也老了,当了一辈子将军的他早就不是莽莽撞撞的年轻人了,他行事已经很谨慎了;经过跟晋国的战斗,他知道就算是国君再愤怒、再痛苦,也没有办法改变现实,于是当他听到国君的悲怆后,默默的不说话了。

    百里奚嘴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相国,你似乎有话要说,寡人能请你们二位过来,就是想听你们的肺腑之言。”

    百里奚拱手道:“若君上只想跟晋国决一死战,或许一个人可以帮助我们。”原本不支持国君继续跟晋国战斗的百里奚看到国君痛苦的表情后,已经有所转变了,人生就是一搏,那就让君上最后再跟晋国战斗一次吧!

    “谁?”

    “由余。”

    百里奚说出了这个名字。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