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65.第565章 留与不留?

    第五十三章留与不留?

    丕豹长叹一声,“晋国是回不去了,哪里已经是我们这些流落他乡人的伤心之地了。”

    “虽是伤心之地,但也是我们的根基所在,若是让我去伤害她还真有些下不了手。”由余也说道。

    若是顺着这样的谈话内容,要想说服由余那是万万不能的,于是丕豹转变话题道:“若秦公能够带你去晋国看看,让你回味一下当年的味道,你会不会留在秦国?”

    这?

    多少年了,由余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回晋国看上一看,现在有人愿意带着他回晋国看一看,他当然是求之不得了。

    “这?秦公真会这样做?”由余疑惑的望着丕豹。在他看来秦公怎会因为自己的一个想法就会冒那么大的危险呢?要知道一个国君要带他回晋国看一看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说不定要为此发动战争或者是通过外交的方式来达成。而此时的秦国与晋国之间正处在最危险的关系时刻,要实现它这个愿望真实难上加难啊!

    面对丕豹的问话,由余为难了。

    他知道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

    从由余心里来说,当然愿意留下来,哪怕是站在大河岸边远远望一望自己的家乡都好。但他又不能违背作为使臣的重任,擅自留在别的国家,因为那可是要按照叛国罪论处的。

    叛国罪,那也就意味着由余在绵诸的所有亲人都要被处死,还要牵扯到那些跟他一起出使秦国的随从们。

    由余真的为难啊!

    丕豹看出了由余的为难,于是说道:“只要先生愿意留下来,我们可以想办法让左谷蠡王带队伍回国,同时还能够保证你在绵诸的家人不会受到任何伤害。你以为这样如何?”

    由余的眼睛睁大了,他所有的想法都被眼前的这个人一一猜透,他不知道秦国为何会对自己这样好。

    想了想之后,由余说道:“即便是回到晋国,我最终还是要回绵诸的,现在我已经不再是晋国人了,当然更不会是秦国人,我只能是绵诸人了,那里有我的亲人和挚友,绵诸将会是我一声的归宿啊!”

    说了一整,人家最终还是要回绵诸的,既然这样,那谈话还有什么意义呢?

    丕豹叹了口气道:“既然先生执意要回到绵诸去,这事情就有些复杂了,我需要向君上禀报。”

    说罢,丕豹起身离开向不远处的秦公走去。

    望着丕豹离去的身影,由余明白这次谈话是人家秦国精心准备好的,这也就不难理解秦国为何要多留他们呆在秦国的真实用意了。

    人家是冲着他来的。

    人家知道自己的在绵诸的作用,更知道自己今后对秦国的威胁。

    留下他,乃是秦国此行的真实目的。

    听完丕豹的禀报,百里奚一言不发,平静的等候国君的意见。说实话,由余的这个要求确实有些过分了,既想让秦国带他去晋国转转,还想转完之后就回到绵诸去。一个萝卜咋能让你八头切呢?

    秦公想了想问内史廖道:“他的要求是否过分?”

    “不过分,只要他第一步先留下了,后面我们就能够想出更多的办法来。君上还是先把他留下再说。”内史廖建议道。

    “好---”随后秦公转向丕豹,“你去告诉由余,就说寡人答应他的所有要求。”

    秦公竟然答应了由余的所有要求?

    这是为什么呢?

    当由余听到秦公答应他的要求后,吃惊不已,“秦公为何愿意让我回绵诸呢?难道他不怕将来秦国跟绵诸战斗的时候,我帮助绵诸吗?”

    其实不仅仅是秦国君臣,就连由余自己也知道自己对秦国的威胁。但是秦国明明知道自己对秦国有威胁的情况下,还答应帮助他回晋国看看,再让他回到绵诸去。这就不能不让人费解了。

    “我家国君说了,由余先生是有道义的君子,他愿意交你这样的人,即便是将来秦国跟绵诸开战,他依然答应送你回绵诸。”丕豹继续说道,“秦公心善,他担心一旦你留在秦国,绵诸王会加害你的家人啊!”

    当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到了这种程度,不能不说是仁至义尽了。

    “好---,请你替我谢谢秦公。”

    三日后,绵诸使者在秦国该吃的都已经吃过了,该玩的也玩过了,现在到了该回国的时候了。

    可是就在绵诸使臣准备回国的第二天,正使由余就病倒了。

    昨天还好端端的人,今天一早起起来怎么就会病倒呢?

    一听到由余生病的消息,左谷蠡王赶紧来到由余的房间,此时由余已经昏迷不醒,伸手一摸,由余浑身上下烫的跟火烧一样。

    “哎---,这可怎么办呢?我昨天都跟秦国人说好了,今天就准备回国,这正使都病成这个样子了,还怎么回国呢?”左谷蠡王气的直跺脚。

    “左谷蠡王不要管我。”就在左谷蠡王气的直跺脚的时候,病床上的由余微微的睁开眼对他说道,“我们在秦国已经呆了好长时间,再不回国,大王可就要怪罪我们了。”

    左谷蠡王扭过头望着脸色极差的由余,“可是你已经病成这个样子,我们还怎么能够回国呢?”

    “你先带着队伍回国,向大王禀报我们出使秦国的事情。我的病情不要紧,稍稍休息几日就会很快恢复的。等我的病情恢复之后,我会加快步伐追赶你们的。”由余对左谷蠡王宽心的说道。

    其实左谷蠡王是一个没有多少主意的人,“哎---,要不我们再等几日不迟,反正已经是晚了,在多呆几天也就那么回事了。”

    “不可,万万不可。”由余虽然病了,但当他听到左谷蠡王又要拖延回国日期的话后,厉声说道,“使臣的任务是替国家分忧,我们不能因为自己个人的事情置国家的要求与不顾。你莫要管我,尽快带队伍回国。”

    随后,由余轻声说道:“我死不了的。现在我们绵诸已经跟秦国结为友好国家,秦国绝对不会让一国的使臣病死在自己国家,他们一定会好好诊治我的病情的。等我的病情有所好转就会尽快回国,我已经很想我的亲人了。”

    一个人只要有亲人的牵挂,他就肯定会回到自己的家里。左谷蠡王知道由余是一个很重亲情的人,只好叹息一声,“既然这样,那我就先走了。你一定要好起来啊!绵诸国不能没有你啊!”

    “去吧,我会好起来的,也一定会再次回到绵诸的。”由余对左谷蠡王肯定的说道。

    就在这时,秦国的内侍来到了驿馆。

    “我家君上有令,请绵诸使臣前往大郑宫。”

    秦公请绵诸使臣进宫,这说明人家准备为绵诸使臣送行了。左谷蠡王望了一眼病床上的由余,随后跟着内侍向秦国大郑宫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