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63.第563章 准备好的盛宴

    刚才的话只是吓唬吓唬罢了,现在秦公要带着由余等人见识一下真正的秦国了。

    在秦公任好、百里奚、蹇叔、公孙枝以及内史廖等人的陪同下,由余、左谷蠡王、绵诸侍卫长等人开始参观秦国的宫殿、城池以及仓储、武器等等。

    “诸位请随寡人过来。”既然是来了客人,秦公高兴之余亲自当解说,带着由余等人来到了位于大殿不远处的秦国仓库,这里堆放着秦国的钱粮物资、珠宝玉器等等。按照秦国的本意带领绵诸使臣来看这里,目的就是为了向他们展示秦国的富庶。

    在此之前,按照百里奚的建议,几天前秦公就命人将平阳、镐京等地的珠宝玉器等等搬到了雍城大郑宫,整整堆了好几间宫殿。

    望着琳琅满目的珠宝玉器、钱财物资,别的人眼睛早就瞪大了,但对于见过中原富庶的由余来说,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由余平静的看着这些秦国用来显摆的珠宝玉器等等,脸上并没有一点喜悦的神色。对他来说这些东西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从小到大,什么样的珠宝他没有见过,什么样的场面他没有见到过。

    “二位使臣看看秦国是否富足?”其实秦公任好高兴的向左谷蠡王等人介绍道,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富足,真的很富足,不说别的,就是你们装珠宝的宫殿都比我的大帐要大的多,要是我能够有这么多的珠宝玉器该有多好啊!”由余没有说话,左谷蠡王倒是高兴的不得了,若不是有秦国君臣在场,他真有趁机拿走一些宝物的心思。

    “哈哈哈,哈哈哈,既然左谷蠡王喜欢,临走的时候,寡人送你一些如何?”秦公任好见状笑着对左谷蠡王说道。

    “好好好,秦公一定要说话算话啊!”左谷蠡王生怕人家把这事给忘了,赶紧提醒道。

    “寡人一言九鼎,说话一定算数。”说完秦公任好扭头望着由余,“不知贵使看了之后,有何感想?”

    由余微微一笑,“民脂民膏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也许是觉着这话有些伤秦公的心了,于是又说道:“这些东西如果让鬼神去做,则过于劳神;如果用人力来达到,未免也太劳民伤财了。”

    秦公听罢吃惊的望着身边的秦国大臣,原本以为这样做会让由余等人大吃一惊,却没有想到他竟然会这样说,这倒是超出了秦公等人的预料。

    秦公脸上微微尴尬了一下随即说道:“请诸位随寡人来看看我们的宫殿。”

    走出秦国的仓储,走下长长的台阶,来到了大郑宫外。

    由于秦国的大郑宫建在雍城的中心位置,而且地势比其他地方要高一些,只有站在外面才能够看清楚大郑宫的全貌。

    站在远处,远望着巍峨的大郑宫,包括由余等人在内,所有的绵诸来人都被这座雄伟的宫殿给震惊了。虽然由余见多识广,但是对于这座雄伟的大郑宫,他还是被镇住了。这座宫殿不但是整个中原地区少有的雄伟建筑,更是整个秦国的政治中心所在,一个国君能够在这样雄伟的宫殿里处理国家政务,那是多么荣耀的一件事情啊!

    此时,正是中午时分,春日的阳光照耀在大郑宫上面的瓦面上,散发出耀眼的光芒。

    “左谷蠡王,你们绵诸可有这样的宫殿?”见左谷蠡王等人的眼睛都直了,秦公任好笑着问道。

    “没有,绝对没有。我们本来就是放牧的,哪里有如此高大的建筑呢?还是相国大人去了我们那儿之后,才帮助我们修建了绵诸城,不然我们现在还住在帐篷里呢?”左谷蠡王实话实说道。

    随后左谷蠡王又转过脸问由余道:“相国,当初你帮助我们修建城池的时候,为何不给大王也修建一座像秦国一样的宫殿,那样我也可以分几间屋子居住啊!”

    由余不屑的看了一眼左谷蠡王王,“修建这样的宫殿需要几十万人花费几个月的时间来修筑,当初的绵诸有那么多的百姓吗?再说了修筑这样的宫殿还需要很多的钱财,当时绵诸那样穷困,能修筑起来吗?”

    面对由余的质问,左谷蠡王当下就没话可说了,“对、对、对,相国说的也是,也就是你来的这些年,绵诸才发展起来了,当初我们还真修建不了这样的宫殿。哎---,回去我跟大王说说,现在绵诸已经强大了,让他也把咱们的宫殿重新修建一下。”

    观看完宫殿,沿着雍城宽阔的街道,秦公带领着由余等人来到了雍城之外,在这里可以好好看看雍城的全貌。

    “由余先生,你也是在中原待过的人,可否见过像雍城这样的坚固的城池?”来到雍城城外的护城河边,秦公对由余说道。

    说实话,雍城乃是秦国君臣最为自豪的建筑,为了这座城池,嬴任好的父亲秦德公耗费了好大的气力,差点把命都搭进去了。这座城池除了高大雄伟之外,还有就是这座城池还非常坚固,易守难攻。毕竟这座城池除了城墙又高又厚之外,城外还有雍水环绕的护城河。有了这座护城河,任你千军万马也休想攻进城来。

    望着雍城如此坚固的建筑风格,由余由衷的赞叹道:“外臣走过许多国家,从未见过像雍城这样坚固的城池,特别是这道护城河的建筑风格更是令外臣大为吃惊,秦人的智慧不一般啊!”

    听着由余的赞叹,站在他身边的左谷蠡王更是尤为吃惊,“奶奶的,你们这些中原人的头脑咋就这么多的曲曲弯弯呢?建筑城池就建筑城池,为何还要在城池之外修筑一条河呢?有了这条河,这今后要想打进来可真的就难多了。”

    春秋时期建筑城池,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就是要提高军事防御能力,雍城的建设正是出于这一方面的考虑。

    “哈哈哈,哈哈哈。”听着左谷蠡王的话,秦公任好心中不免有些得意,“左谷蠡王真会说笑,为何我们这些中原人的头脑里曲曲弯弯就多呢?难道你们绵诸人的头脑里就没有曲曲弯弯吗?”

    “我们也有,不过还是比不上你们这些中原人。比如说我们的由余相国吧,自从他到了我们绵诸以后,每一次出的主意都比其他人的高明,在他的帮助下,我们绵诸每战必胜,没用几年时间就把陇西所有的戎狄国家都打败了。现在我们是陇西当之无愧的老大。”左谷蠡王毕竟是戎狄人,说话很是直爽。

    由余的到来很快就帮助绵诸把陇西其他的戎狄国家给打败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秦公任好等人听罢,不自觉用吃惊的目光望着身边这个衣着得体的中原人由余。

    看来此人很不简单啊!短短的几年时间就帮助绵诸统一了陇山以西的大部分土地。

    听着左谷蠡王的话语,一直没有说话的百里奚微微的闭着眼,冷冷的望着不远处由余,“今后秦国若与绵诸开战,此人乃是胜负的关键人物。”

    百里奚冷静的判断道,“不行,此人绝对不能待在绵诸,今后将会是秦国的大患。”

    当百里奚意识到由余是秦国今后进攻绵诸的大患的时候,陪伴在由余身边的秦公任好也想到了这个问题。绵诸不断在西犬丘周边扩张,今天能够安排使臣来打探秦国的实力,迟早有一天将会跟秦国在西垂进行决战。

    真的到了哪一天人才无疑是关系到战争胜败的关键。而他身边的这个中原男人就将会对今后的战斗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不行,身边的这个男人绝对不能留在绵诸。

    这一次秦国君臣想到一起去了。

    参观完秦国雍城的仓储、宫殿、城池等,已经是黄昏了,该到吃饭的时候了。

    “诸位请随寡人一道前往大郑宫,寡人简单设宴招待诸位。”好多天都没有走出大郑宫,走出宫殿的秦公任好和绵诸来的两位使臣一样的欣喜。

    听到秦国要好好招待自己,左谷蠡王高兴的对手身边的侍卫们说道:“我听说这些中原的酒,比咱们戎狄的酒要烈得多,特别是这个秦酒更是解馋啊!哈哈哈,这一次我可要豪饮一场了。”

    “哈哈哈,那晚上左谷蠡王就多喝点,回来的时候,顺便再多带点,也好让我们也尝尝。”侍卫们兴奋的说道。

    “好好好,一定一定。”左谷蠡王高兴的答道。

    秦国大郑宫有专门设宴的宫殿。

    秦国招待由余等人的宴会在这里举办。

    人还没到,宴会上美味珍馐、美酒佳肴早就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简单的收拾之后,绵诸左谷蠡王跟随由余来到了大郑宫。

    “哎呀---,好香啊!”人还没到宴会现场,左谷蠡王就被宫里传出来的香味给诱惑住了,随后给由余说道:“还是你们中原人会吃啊,不说别的,就这味道也比咱们绵诸好多了。”

    由余微微一笑没有回答,说实话,他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尝过这么香的美味了。

    左谷蠡王走进宴会大殿,“哎呀呀,看来这秦公还是很重视我们的啊!给我们准备了这么多好吃的,嗯---,这酒味道不错,真不错。”左谷蠡王左闻闻右嗅嗅,随后深深的吸上一口气,陶醉的闭上了眼睛。

    “贵使请这边坐。”就在左谷蠡王欣赏美味的诱惑时,内侍上前,引领左谷蠡王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按照安排,在秦公的左首依次为百里奚、蹇叔、公孙枝,右首依次为由余、左谷蠡王、绵诸侍卫长。众人坐定,秦公任好在内史廖的带领下来到了宴会宫。

    “臣等拜见君上。”百里奚等人起身一起向秦公拜道。

    “见过秦公。”由余等人说道。

    “诸位请坐。”秦公任好点点头,笑着示意大家坐下,待众人坐下后秦公任好在自己的位置上坐下来。

    众人坐定后,秦公扫视了一圈,端起酒樽面对众人道:“两位贵使,诸位爱卿,今日绵诸国派使臣前来秦国,与秦国结盟友好,寡人经过慎重考虑,答应与绵诸永结友好。”

    “好---,好---”听到秦公答应与绵诸永结友好的消息,左谷蠡王高兴的喊道,喊完这才发现除了他之外其他人并没有喊出声来。

    “嘿嘿嘿---,好好好。”左谷蠡王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诸位,为了庆祝我秦国与绵诸永结盟好,我们满饮此樽。”秦公端起酒樽高兴的对诸位说道。”说完带头一饮而尽。

    出了几次洋相,这一次左谷蠡王倒是谨慎了一些,他端着酒樽望着邻桌上的由余:“相国,这下能喝了吧?”

    由余回望了一眼左谷蠡王一口喝干了酒樽中的美酒。

    “呵呵呵---”左谷蠡王明白,跟着一口喝干,“真香啊,这中原的酒比我们戎狄的酒好喝多了。”

    “好喝?那左谷蠡王就多喝点,我秦国的美酒多的是,绝对够你喝。”望着左谷蠡王好爽的喝酒样子,秦公任好高兴的说道。

    “这可是秦公你说的,那我就放开喝了。哈哈哈,哈哈哈。”左谷蠡王爽快的笑着说道。

    “只管喝,完了寡人在命人给你送几罍(léi,大型盛酒器)过去,让你喝个够。哈哈哈,哈哈哈。”区区及罍酒,秦国还是能够承担下来的,秦公高兴的答应道。

    有了这个要求,左谷蠡王更加高兴了,大口大口的喝起酒来,不一会儿就进入了状态。

    在众人都高高兴兴的喝酒之时,一个人始终清醒的喝着想着,有人过来敬酒,他就喝;如果没人敬酒,他就一个人坐着,也不主动就敬酒。

    他就是秦相百里奚。

    “相国,你为何不主动跟大家喝酒啊?”虽然大家喝的高兴,但细心的秦公任好还是看到了百里奚的状态于是问道。

    百里奚一愣,立即端起酒樽,对国君道:“君上,臣在想,既然绵诸使臣如此喜欢秦国,不如让绵诸使臣多住几日如何?”

    多住几天?

    秦公虽然喝着酒,但是头脑还是很清楚的,从百里奚的话里,他已经听出了不一样的味道。于是想都没想的就答应下来,几十年的关系,他早就摸清楚了这位相国的所有做法,百里奚之所以要留下由余等人,肯定有他的道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