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57.第557章 西北的西北

    秦国地处中原西北,在传统的中原国家看来,秦国已经基本算是蛮夷国家了,但在秦国的西北还有更多的戎狄国家或者部落生息繁衍在那儿。

    陇山以北的高原上,虽说已经是春天了,但是春天的脚步依然没有来临,遍地衰草,满山遍野都是裸露的山石,背坡的山脚下依然存着厚厚一层积雪。在向阳的山坡下,从渭水上游迁徙过来的绲戎就是生活在这里。

    深夜,凛冽的西北风呼呼从绲戎王的帐篷上略过,留下一阵阵寒意。如此寒冷的春夜,喂饱牛羊之后,剩下的就只有睡觉了,但此时的绲戎能够好好睡上一觉都已经是很奢侈的事情了。

    “大王,不好了,绵诸打过来了---”绲戎王睡得正酣,突然一声凄惨的叫声把绲戎王从睡梦中叫醒了。

    “什么,绵诸打过来了。”惊慌失措的绲戎王立即推开身边的女人,胡乱穿上衣裳跳下床,拿起身边的武器就往外跑。

    跑出帐篷的绲戎王一看,当下就傻眼了。

    只见风雪之中,一伙绵诸勇士正挥刀追杀着绲戎百姓们,许多百姓还在睡梦之中就被人砍死在帐篷边上。此时,绵诸勇士正向他这边冲杀过来,所到之处,血肉横飞,顺带着把绲戎的帐篷也给烧掉了。

    风声、火光、凄惨的叫声交织在一起。

    眼见此景,绲戎王的头嗡的一下就大了,“你奶奶的绵诸,还真像灭了我绲戎不成。”

    从渭水上游一直逃跑到了这里,还是灭有摆脱绵诸的追杀,他已经无路可走了,身后就是茫茫的陇山,他还能跑向哪里呢?

    既然无路可走,那就放手一搏,于是绲戎王拿起刀,翻身上马,挥动宝刀对手下喊道:“绲戎的勇士们,绵诸一而再再而三的侵犯我绲戎,现在我们已经退无可退,到了跟他们决战的时候,跟我冲----”说罢,带着绲戎勇士们向着营帐外面的方向冲了过去。

    见大王带人冲向绵诸军队,刚才还在胡乱逃跑的绲戎百姓也不再逃跑,立即翻身上马,跟着他们的大王一起冲向从南边过来的敌人。

    其实冲进绲戎营地的敌人并不多,说白了也就是绵诸的先头部队,本来是奉了大王的命令,前来打探消息,谁知道这些绵诸勇士一贯横行惯了,顺带着骚扰一下还在睡觉的绲戎百姓;我不睡觉,也不能让你们好好休息。

    “快过去,把那个家伙砍了---”此时的绲戎王已经跟冲进营帐的绵诸勇士厮杀在了一起,在他的不远处两三个绵诸勇士正在追杀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绲戎王见状一边与敌人劈杀,一边对身边的绲戎将士说道。

    得到大王的命令,绲戎左右大将立即纵马冲过去,对着绵诸将士的后背就是一刀。

    “嚓---”一声清脆的刀响之后,正在追杀女人的绵诸勇士被人直接从后背处劈开了。血“唰”的一下溅落在洁白的大地上,殷红一片。绵诸勇士晃了晃,随即从马上掉落下来。

    眼看着自己的同伙被绲戎左大将所杀斩杀,剩下的绵诸勇士立即调转马头向着绲戎王奔来,只要把绲戎王杀了,这场战斗他们就赢得了先机。

    但是绲戎王岂能是那样好杀的,左右大将将周边的几个绵诸将士杀掉之后,一起向着绲戎王方向增援过来。

    “你姥姥的,想杀本王不成?”绲戎王一边跟身边的两三个敌人战斗,一边骂道。

    在左右大将的增援下,绲戎王挥刀刺进了身边绵诸勇士的胸口,只听得“啊---”的一声大叫,又一个绵诸勇士从马上跌落下来。

    众人齐心其利断金。

    在绲戎王的带领下,很快就把百十来个冲进绲戎百姓营帐的绵诸勇士打退了。

    “这帮不知死活的东西,竟然敢一再进犯我绲戎,这就是你们的下场。”望着地上的尸体,绲戎王松了口气,喘着气的说道。要知道打仗也是很费力气的事情,一场战斗下来,绲戎王等人早就是气喘吁吁了。

    “大王,下一步该怎么办?”左大将问道。

    怎么办?

    刚刚打退敌人的偷袭,现在还能怎么办呢?绲戎王一屁股坐在地上,抬眼望着阴郁的天空,天空是阴沉沉的,初春的雪花扑簌簌的落在荒凉的陇山之上,如此风雪交加的夜晚除了睡觉还能怎么办呢?

    “现在还是半夜,还能怎样?”绲戎王无奈的说道。

    “大王,我担心这些敌人仅仅是绵诸的先头队伍,若不尽快迁走,随后绵诸的大队人马会很快赶来的。”左大将担心的说道。

    绲戎王知道左大将说的应该是实情,若真是绵诸的主力军队来到这里,他们是无论如何也战不过的。

    “那依你之见我们应该如何?”绲戎王征询道。

    “末将以为我们应该赶紧撤离这里,向更远的北方而去。”左大将建议道。

    向更远的北方而去?

    一听到还要向北方迁徙,绲戎王心中那个难受啊,比这阴郁的天空还难受。这些年绵诸不断扩张势力,把他们从原本还不错的渭水上游一直向北方追赶,现在他们都已经退到了陇山边缘,还能往哪里退呢?

    但是不向北退去,他们还能怎样呢?难道等着人家剿灭吗?

    绲戎王心一横无奈的说道:“命令所有百姓,立即收拾东西,继续向北迁徙。”

    越是到了后半夜,风愈发的厉害,呼呼的吹过陇山之巅,卷起一阵阵的的黄土夹杂着雪花,扑簌簌的打落在绲戎百姓的身上、脸上。

    一时间,哭声、喊声、马叫声、羊叫声交响回响在这个春天的夜里。

    哭声从来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哭够了、喊完了,最终还得继续向北迁徙,不然就得送命。

    由于是深夜迁徙,脚下的道路很不熟悉,时不时有百姓掉落山下,牛羊马匹就更不用说了。

    听着一阵又一阵凄惨的哭喊声,绲戎王心中的愤怒愈发的强烈,边走边骂,“这帮****的绵诸贼人,等有一天我们绲戎强大了,一定要把他们碎尸万段,绝不留情,绝不留情。”

    能不能把绵诸碎尸万段那是后话,不过眼下的坎,绲戎如何度过都很难说。

    陇山并不高大,但是对深夜迁徙的绲戎百姓来说,可就困难的多了。

    越往山上走,风愈发的紧了,在无尽的黑夜中吹向正在艰难迁徙的绲戎百姓,百姓们心中那个恨啊,随着这无尽的黑夜不断增加。

    虽说绲戎是游牧民族,每年都要迁徙好几次,但是这一次却跟以前完全不同,艰难程度也非平日里的迁徙可比,扶老携幼、赶牛牵羊、锅碗瓢盆等等生活日用的都得带走。

    更何况深夜中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风险,狼群的追逐,千山万壑危险,一不小心掉落下山,命可是说没就没了。

    其实这些还都不是最危险的。

    走了大半夜的时间,天渐渐亮了,由于是风雪天,见不到太阳的踪影,但是走了半夜的绲戎百姓能够感觉到脚下的道路慢慢的清晰了,左右两边的沟壑也能够看得清楚了。

    真正的危险也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