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46.第546章 生擒狄王

    “中军司马,主将被杀了---”

    “啊?主将被杀了。”正在与敌人酣战的郗缺被手下这一声大喊给惊住了,回头一看,我的妈呀,光着上身的中军将先轸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砍掉了脑袋,尸体就倒在距离自己不远处的山坡上。

    “啊---”郗缺大叫一声从战车上掉了下来。

    将军被人杀了,脑袋都被敌人提走了,这不就等于说明这场战争已经输了吗?那自己还指望什么呢?

    “司马大人快看,敌人要跑了。”虽然跌落下车,但他还没有晕到不省人事的程度;更何况此时的形势也不容许他倒地休息。地上还没躺好,百夫长的喊声就把他给叫醒了。

    郗缺睁开眼一看,果不其然,刚刚杀掉先轸的白狄右大将正在上马,准备向西北逃去。

    哼哼---,杀了我家主将还想逃走,没那么容易。

    郗缺强打着精神,再次上车,“给我追---,拿下白狄王给中军将报仇,我们也好向君上交差。”

    主将被杀了,若不做出点实事来,参加战斗的先蔑、郗缺等人真的不好交代了。听到郗缺的喊声,先蔑等将领立即指挥晋军从各个方向一起向西北方向追了过去。

    但是步兵就是步兵,根本不具有戎狄的奇兵的速度,眼看着晋军向自己追来,白狄奇兵更是快马加鞭向前跑去。越追敌人越远,郗缺等人不觉得有些紧张。

    “司马大人,敌人的奇兵速度极快,我们根本追不上啊!”车夫一边狠狠的抽打着辕马,一边回头给郗缺说道。

    追不上也要追,不然怎么向国君交代,怎么向晋军的将士们交代。眼看敌人就要逃走了,于是郗缺从身后取出弓箭,瞅准机会,对着白狄王的后背“嗖”的一箭射了过去。

    “啊---”

    这一箭射的极其准确,一箭过去正好射在了白狄王的左肩上,中箭的白狄王大叫一声,身子晃了几下,跌落下马。

    跌落下来的白狄王咬咬牙,“啊---”一声大叫,直接把背上的箭簇连带着一些血肉直接给拔了下来。拔下箭簇之后,白狄王快步向前跑了几步准备再次爬上马背。

    “快追上去,白狄王准备跑了。”向前见状对车夫喊道。

    “驾驾---”车夫狠狠的抽了一鞭子辕马,辕马闪电般的向前冲去,很快来到白狄王的身边。

    “啪---”一声清脆的鞭响,正准备爬上马背的白狄王再次被车夫一马鞭抽中了,晕头转向的在原地转了两圈,还是没有爬上马背。

    “大王---”白狄右大将见此情景,打马转身向这边奔过来,准备救起跌落下来的白狄王。

    还没等他救走白狄王,追在前面郗缺的战车已经横在了他的面前,“哪里走---,拿命来。”郗缺一声大喝,挥戈向白狄右大将刺了过来。

    右大将一闪身,躲开郗缺的长戈,再次纵马向白狄王冲过来,就在右大将闪身的一瞬间,郗缺再次挥戈向他刺了过去,“唰---”长戈划过右大将的头部,将头上的野鸡毛饰物刺了下来,顺便把一大片头发也给割掉了。

    这一戈下去,差点把右大将的魂魄给吓掉了,右大将摸了摸头,,哎呀---,脑袋还在自己的脖子上,但是他却再也没有胆量再次去救他们的大王了。

    “不要管我,你快走---”在地上滚了几下,眼看救援无望,白狄王对右大将喊道。要知道此时的右大将手里还拿着先轸的头颅,这可是这场战争的重要战利品。

    “大王,我先走了。”右大将无奈大叫一声,纵马向西北而去。

    “拿下他---”见右大将远去,郗缺也不追逐,命令手下将白狄王拿下。

    “哼---,你们这帮宵小之徒,竟然敢拿下本大王,今后有你们好吃的。”本大王气呼呼的对郗缺怒斥道。

    “哼---,败军之将何敢言勇,你都已经是我们的俘虏了,还敢在这里说大话,信不信我一刀劈了你。”先蔑睁大眼睛,怒视着本大王说道。

    白狄王见状,不再说话了,他知道这些晋国将士已经是近乎疯狂了,稍有不慎杀了他未尝不可。随后乖乖的让晋军押上战车,带着向南边的绛都而去。

    晋国绛都。

    “什么?中军将先轸被杀了?”听到消息的晋公姬欢简直惊呆了。

    “嗯---”先蔑跪在地上痛哭道,“中军将被人砍了头颅,我们只把他的尸体带回来了。”

    先轸死了,这一次他真的死了,得到确信后,晋公姬欢脸上露出一种复杂的表情。继位这几年里,在先轸的压迫下,晋公姬欢觉着自己连气都喘不过来了,现在这个霸道的人终于死了,寡人终于可以喘口气了。

    晋公姬欢心中默默的说道。

    心中虽然欢喜,但脸上还是不能表现出来,不敢怎么说先轸也是晋国乃至中原诸侯中很有名望的将领,他为晋国的霸业立下了不可磨灭的贡献。想到这里,晋公姬欢露出惋惜的表情道:“哦---,中军将的死乃是晋国最大的损失,寡人深表惋惜啊!”随后晋公姬欢问道,“老将军临死前说了什么?”

    “中军将说他对不住君上,只有已死明志了,请君上原谅他的无礼。”先蔑说道。

    啊?

    如此张狂的先轸竟然说了这样的话。

    听完先蔑的这句话,晋公姬欢有些坐不住了,他原本以为像先轸这样的猛将无论如何也是不会服软的,谁知道他临死前竟然说了这样的话,这倒是很令晋公意外啊,“中军将真是这样说的?”

    “千真万确,这么长的时间以来,中军将一直很后悔自己当初对国君的莽撞之举,虽然没有直接向君上致歉,但是他的心中早就后悔了。出征之前就说过他一定要以死来报效国家,报效君上对他的宽宏大量。免胄而战,本来就是去寻死的,

    谁知道这一次他真的回不来了。”说罢,魁梧的先蔑竟然呜呜的哭了起来。

    这?

    这个时候,晋公姬欢还能说些什么呢?他确实怨恨过先轸,也曾想过有这一天他要把这个狂妄的先轸拿下或者是杀掉,谁曾想,先轸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来报效自己和晋国,晋公姬欢沉默了许久,对先蔑等人道:“寡人知道了,你们先退下吧。”

    先蔑等人走后,晋公姬欢彻底沉默了,他真不知道先轸竟然是这样一个用行动报答国家的人,更是一个忠烈之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