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41.第541章 冲关---

    追?

    已经放走的孟明视岂能让你追的上。

    当阳处父带兵开始追孟明视等人的时候,秦国公子挚带着晋国国君的释放的手谕,已经带着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等三将出了绛都城。

    出城之后,一路向西就是公子挚前来晋国的时候所走过的路线,沿途一路向西,到了大河岸边之后,再从河津渡口过河,然后就是秦国了。这条路对当时的秦晋两国的百姓来说是再熟悉不过的道路了。

    方向是明确的,目标也是明确的,剩下就只有埋头赶路了。

    “驾驾---”

    “驾驾---”

    载着孟明视等人的马车已经很快了,但是车夫还是不断的抽打着辕马,希望能够再快一些。

    从绛都到河津乃是晋国的管道,马车跑在上面速度极快,从清晨出发,公子挚等人一口饭都不敢吃,一直是在加紧赶路着。经过几个时辰的一路飞奔,午后时分他们一行六人终于来到了河津渡口,这里已经是前往秦国最后的关口了。

    “站住---”

    远远地,河津守军就看见两架马车飞奔着向这边奔过来,赶紧拉起栅栏挡住了去路。

    “吁----”车夫勒住马车,回头望了望车上的公子挚。

    “站住,你们是做什么的?”晋国守军上前询问道。

    “我们是秦国的使臣,现在要回秦国去。”公子挚没有下车,欠着身子对晋国守军说道。到了这个时候,公子挚也只好这样说了。毕竟你已经到了秦晋边境上,说谎话是过不了关的。

    秦国的使臣要回国?

    河津守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都是一副狐疑的样子望着公子挚等人,查看了他们的官文之后,并没有发现没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于是便来到后面西乞术等人的车驾边,“这些人是做什么的?”

    很显然西乞术、白乙丙等人的气质不是一般使臣的样子,更为重要的是他们还穿着晋国的囚服。

    百密一疏,百密一疏啊!

    公子挚这几天也是忙糊涂了,竟然忘了给孟明视等人买上一套平常穿的衣裳,再加上当时急着赶路,竟然把这件事给忘了。

    “这个?”公子挚语塞,当下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总不能说这几个人是晋国逃跑的犯人吧,也不能说他们就是孟明视、白乙丙、西乞术等人吧。因为公子挚心里和清楚,晋国之所以防守如此严密实际上就是要防范秦国的入侵,同时也是为了防止孟明视等人逃走。

    “我是晋国国君释放的秦国犯人。”就在公子挚左右为难之际,心直口快的西乞术说道。

    “你们是国君释放的犯人?”晋国守军立即警惕起来,“下来,下来,我们要搜查一下你们的车驾。”

    看看,西乞术这一句话插的真不是时候,公子挚翻了一眼西乞术,怪他不该这个时候插嘴。你以为你是晋国国君释放的犯人,人家就能够放了你吗?别天真了,河津渡口驻守的晋军根本就不是执行国君的命令,而是执行着中军将先轸的命令,一旦听说是国君下令释放的犯人,他们肯定会多加盘查的。

    场面一下子就冷了下来。

    这可该怎么办呢?

    远处,公子挚已经能够看到身后滚滚的风尘,他很清楚那一定是晋国的追军赶上来了。

    “赶紧下来接受检查。”晋国守军见状,怒气冲冲的对西乞术等人说道。现在他们已经怀疑车上的几个人了。在怒斥公子挚等人的同时,还给身边的士兵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们叫河津守将过来盘查。

    万分危急,情况已经万分危急了。

    冷至左右看了看,只见围在自己身边的守军只有不到十个人,再看看道路两边的站岗的守军也就是十多个,其他的守军虽多,但大多数都在营房之中。

    “哒-哒-哒---”

    “哒-哒-哒---”

    远处的马蹄声已经能够听见了,再不行动,他们可就要全完了。

    情急之下,只见冷至猛地一下跳下车,迅速从身后拔出短刀,对着领头的晋军将领的脖子划了过去,“嚓---”一声轻轻的刀响之后,领头的晋军将领喉咙“呃”了一声倒了下去。

    这一刀来的实在是突然,片刻的发愣之后,驻守的晋军立即明白这些人要闯关了,于是一拥而上挥戈准备刺死公子挚等人。

    “孟明视将军,快去搬开栅栏。”在刺杀晋军将士的同时,冷至对前车的孟明视喊道。

    孟明视立即明白过来了,跳下车,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前面的栅栏,“嗨---”一声大喝,慢慢挪开挡在路上的栅栏。要知道当时的栅栏可不是一般小木头棍棍做的栅栏,而是用粗壮的树木砍断之后,用绳索绑在一起的,那可不是一般的沉啊!没有个三五个人,那是根本就挪不动的。

    就在这时守在两边的晋军士兵挥戈向孟明视冲了过来,孟明视一闪身,一把抓住晋军士兵的长戈,猛地往前一拽,晋军士兵便向孟明视这边倒过来。

    孟明视一把抓住士兵的前胸把他的头狠狠的向栅栏猛磕一下,晋军士兵的头当下就犹如西瓜一般被磕碎了。

    杀死冲过来的晋军士兵,孟明视再次用力将栅栏推开,“快过---”在确保车驾能够通过的时候,孟明视对身后的公子挚等人大声喊道。

    听到孟明视的喊声,公子挚的车夫赶紧挥动马鞭,“驾驾---”一声鞭响之后,驾车向栅栏方向冲过去。

    在车驾经过孟明视身边的时候,孟明视闪身跳上了马车。公子挚的车驾快速穿过栅栏向着河津渡口而去。

    身后,冷至、西乞术、白乙丙等人正拼力杀死冲过来的晋军士兵,转眼之间,已经有五六名士兵被杀死在路边。

    见孟明视的车驾已经通过栅栏向西而去,冷至跳上车,“驾驾---”抖动马缰绳,驾车跟着前面的车驾也向西边冲过去。

    很显然河津渡口的晋军将士乃是先轸的嫡系队伍,久经沙场,虽然被冷至等人杀死了不少,但他们依然没有躲闪的意思,此时已经从营帐里冲出了不少的将士,挥舞着长戈拼命的追赶着西乞术等人车驾。

    “嗨---”一名冲在前面的晋军士兵猛地向前一扑,一把抓住了西乞术车驾的后车厢,然后奋力向车上爬去。西乞术和白乙丙见状挥拳奋力的击打着士兵的头部,但是这名士兵也是铁了心要跟秦人拼了,左右躲闪着继续向车上爬去。

    “将军,给你刀---”正在赶车的冷至见此人如此执着,立即把自己随身佩戴的短刀递给了西乞术。

    西乞术拿起短刀,对准晋军士兵紧抓在车厢上的双手狠狠的砍过去,“啊---”晋军士兵大叫一声丢开了车驾,重重的摔在地上,没了双手的他用胳膊支撑着,顺着惯性向前爬了几步,就因为失血过多,晕厥了过去。

    丢开身后的追军,公子挚、冷至的车驾快速向河津渡口冲过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