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36.第536章 深夜访客

    关键时刻女人的智慧还是不如男的。

    见文赢失神的跌坐在榻上,公子挚知道她已经动心,现在只需要再加一把劲,文赢就会按照他的方向去办了。

    “公主,君上危在旦夕,你要救他一命啊!”公子挚再次说道。

    文赢吃惊的看着公子挚,低沉着声音问了一声,“叔父,我君父真的病的很重吗?”

    公子挚点点头,“我来的时候,君上已经躺在床上几天都没有吃喝了。嘴里念念叨叨的说着他对不住秦国的将士,对不住孟明视等将领的话;我猜想若再没有一点好消息给他,后果不堪设想啊!”

    “父亲---”文赢轻轻的叫了一声,泪水默默的下来了,她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到父亲了,若这个时候他真有个三长两短,她将追悔一生的。

    既然父亲都到了这份上,文赢也不顾什么了,为了秦国,为了父亲,她决定破上一会例了,“叔父,我决定去找一找晋公,让他放了孟明视等人。”

    “好---”听到文赢肯定的回答后,公子挚提高声音赞道,“不知公主将以何理由去找晋公?”

    公子挚知道女人做事是感性的,往往不计后果,但公子挚却是为了一个明确的目标而来,他不能因为文赢的冲动而坏事。

    以何理由要求晋公放人?

    文赢愣住了,她确实还没有想好将以何种理由要求晋公放人,稍稍想了想后说道:“我就说为了秦晋两国的永世盟好,要求姬欢放人。”

    公子挚听罢摆摆手,“公主错矣,此时秦晋两国已经成了敌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秦晋盟好了,你用这样的理由要求晋公,他绝对是不会放人的。”

    “那我就说,我父亲因为三将的事情都已经病了,让他念在父亲是他长辈的份上放了三将。”

    公子挚摇摇头,“这个理由也不行。”

    这个不行,那个也不行。

    文赢没辙了,于是对公子挚说道:“请叔父教我。”文赢知道眼前的这位叔父可是秦国有名外交家,能言善辩,满脑子的智慧,于是便请教道。

    公子挚微微一笑,轻声对文赢说了几句,随后嘱咐道,“公主只要这样说,我猜想晋公一定会放掉孟明视等人的;我也敢保证,只要君上见到孟明视等三人,病也一定会好的。”

    文赢点点头,“叔父,等到了晚上,我家国君下朝之后,我就去找他,请求他放了孟明视等人。”

    现在还是白天,文赢自然不好意思去找晋公姬欢,只有等到下朝之后,国君回到宫里后,才好去找他说这事。

    公子挚点点头,“嗯,公主所说极是,最好是晚上找他。”他知道这个时候晋公姬欢还在上朝,文赢若为此事去找晋公,一旦让大臣们知道后,不但救不了孟明视等人,还会因此牵扯到自己。

    事情就这样说好了,眼看天色已近中午,文赢说道,“现在已经接近中午,不如叔父与冷至将军在我宫里用膳如何?”

    一听到到吃放的时间,公子挚赶紧起身,对文赢道:“公主万万不可,不管怎么说我只是一个郑国的商人,怎敢在宫里陪君夫人用膳,我这就告退了。”

    文赢毕竟是一国的公主,知道事情的轻重缓急,这个时候还真不是挽留公子挚的时候,于是便起身送公子挚出了宫门。

    第一件事情解决了,公子挚知道这只是万里长征的第一步,后面的事情还多呢。

    回到客栈后,二人一直休息到晚上,公子挚望了望窗外的天色,带着冷至又一次出了客栈,这一次他们要去晋国另一个重要人物府上了。

    公子挚知道,光说通文赢还是远远不够的,毕竟晋公姬欢作为一个刚刚上台的国君,即便是听从了文赢的话之后,0还要征询赵衰等一帮老臣的意见,特别是执政赵衰的意见。

    绛都赵府。

    已经下朝回府的赵衰阴郁着脸回到自己的书房,这时儿子赵盾进来了,“孩儿赵盾拜见父亲大人。”

    “起来吧。”

    “今日父亲在朝堂上遇到什么不愉快的事情吗?”赵盾起身后问道。此时赵盾已经快三十岁了,作为在官宦人家长大的孩子,他的身上早就具备了政治的敏锐性。从父亲的神情上,赵盾很清楚的看出了父亲的不悦。

    “还不是为了秦国三将的事情,今天朝会上,先轸等人再次提出要君上杀掉孟明视等人,被我阻止了。”赵衰气呼呼的说道。

    长期生活在这种环境中,赵盾对于晋国政坛上的事情也是有所耳闻的,他知道中军将先轸与父亲虽然是晋国军事政治上的两大支柱,但是二人在一些问题上的看法有着截然不同的观点。

    “父亲如何看待秦晋之间的关系?”听完父亲的话,赵盾没有说谁对谁错,而是问了父亲这样一句话。

    赵衰听罢,不解的望着儿子,“你是什么意思?”

    “父亲大人,孩儿以为晋国当下如何处理秦国三将的问题,实际上是秦晋关系的一个缩影。要如何处理秦国三将,首先应该理顺秦晋关系,把秦晋之间的关系理清楚了,三将的问题自然就会迎刃而解。”赵盾侃侃而谈道。

    嗯---

    赵衰点点头,随后又仰起头,默默的思考着儿子赵盾的话,“你说的很有道理,现在的问题看似如何处理秦国三将的问题,实际上确是秦晋关系的一个缩影。那依你之见我们应该如何处理秦晋之间的关系?”

    赵盾想了想正准备回答,这时赵府的管家进来了,“老爷,公子,外面有人求见。”

    这个时候有人求见?

    赵衰疑惑的望着管家,“何人求见?”

    “一个商人模样打扮的人,我问他叫什名谁,他也不回答,只说自己姓赢,说他是老爷的老朋友,老爷一见便知。”

    一个赢姓的商人,还是我的老朋友?

    赵衰更加疑惑了。

    “父亲见还是不见?”赵盾看出了父亲的怀疑,于是问道。

    赵衰默默的望着黑洞洞的屋外,都已经月上柳梢了,竟然还有人来见我?会是谁呢?他又来做什么呢?

    “老爷要是不想见,奴才就把他打发走了。”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管家见赵衰迟迟不表态便说道。

    “请来人到我书房会谈。”许久赵衰说道。

    书房会谈?

    老爷请来人到书房会谈?

    管家痴痴的望着赵衰,要知道书房会谈一般说的都是极为重要的事情,对于这么一个没有谋面的人,老爷竟然要请他书房会谈,若不是老爷昏了头,那就是老爷知道要来的是什么人了?

    管家走后,赵衰对儿子赵盾道:“等会你也一同前往。”

    “我?合适吗?”父亲既然要在书房会客那自然是十分重要的事情,如此重要的事情还要请他前往,赵盾当然疑惑了。

    “你是赵氏的继承人,不管这个时候来的是什么人,说的肯定是极其重要的事情,为父让你参加,就是要历练历练你。”赵衰用一种毋庸置疑的的口气对赵盾说道。

    “诺---”

    随后父子二人走进了赵衰的书房。

    刚进去没多久,管家就领着来人走进了赵衰的书房。

    “你?”

    当赵衰看到来人时,眼睛都睁大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