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35.第535章 进城进宫

    天亮了。

    阳光把金色的光芒洒在晋国的大地上。

    昨天还在秦国的公子挚、冷至二人,今天已经踏上了晋国的土地,而且快到晋国都城了。

    在距离绛都不到十里的地方,冷至丢弃了战车,抽打着辕马让战车向南边疾驰奔去,公子挚明白这样做目的就是为了给后面的追兵一个虚假的信号,以为他们二人向南边去了。

    随后二人迈步向东边的绛都走去。

    “大人前面就是绛都了,等城门一开,我们就进城如何?”来到绛都城外,冷至指着城门对公子挚说道。

    “你杀了人家的士兵,还偷了人家的战车,难道不怕人家派兵追过来吗?”虽然已经到了城门口,公子挚还是心有余悸的问道。

    “大人尽管放心,他们是不会追到都城来的。你想想作为守护渡口的将领,谁愿意让国君知道因为自己的粗心,死了士兵还丢了战车呢?不用担心,河津渡口的守军一定会把这事情压住的。”冷至信心满满的说道。

    公子挚点点头,算是认可了冷至的意见。

    也是啊!不就是死个把士兵吗?那个将领会因为自己手下的士兵死了而向国君禀报自己的无能呢?想到了这一点,公子挚也心安了,跟着冷至向绛都城门走去。

    “哎---,做什么的?”刚到门口,守城的将士就叫住了二人。

    在来这里之前,公子挚把什么都想好了,于是上前弓着腰,点头道:“军爷,我们是郑国的商人,我叫挚子;这是我的伙计冷二。”

    由于多年在外奔波,对于郑国、齐国等这些中原国家的话语,公子挚掌握的很是精通,说出来的话音,一点破绽都没有。

    “哦---,你们是郑国的商人,做什么的?住哪家客栈?”很显然,这里的检查比平时严了不少,对于做生意的都要多加盘查一番,不仅要问你的来历,还要问住在城内的哪家客栈,这样也好有个照应。但是公子挚毕竟是在列国做外交的,什么样的场面没有见过,也不在乎这些军士的盘查。

    “小的是做毛皮生意的,住在城里的同福客栈。”同福客栈是绛都城比较有名的客栈,军士们一听有那么点意思,但对于做毛皮生意这事,军士们还是起了疑心。

    “这大夏天的你一个做毛皮生意的来晋国做什么呢?”

    “这位军爷,正因为是夏天我们才来晋国啊!你想想这夏天一到,皮毛的价格就下来了,我们这些做生意的赶紧来晋国进一些货物,等到冬天价格上去之后再卖出去,这一来一回,也就赚个差价钱。军爷,您说是这个理不?”公子挚讨好的笑着跟守城的军士说道。晋国的北边就是戎狄的地盘,境内自然少不了皮毛声音,公子挚这个理由编的可以说是天衣无缝。

    “嗯---,是这个理,你们这些赚亏心钱的家伙,进吧---”守城的军士手一挥,公子挚等二人便走进了绛都城。

    进城之后,公子挚并没有去什么同福客栈,而是来到了距离王宫较近的一家客栈住下来。

    简单收拾之后,公子挚不做停留,便带着冷至来到了晋国王宫。

    “站住,做什么的?”王宫的守卫比起守城的来说要严格的多了。

    “我是郑国商人挚子,受君夫人文赢之托,帮她采购了一批首饰,现在要进宫送给夫人,还请军爷放行。”见到王宫侍卫,公子挚答道。

    “你受君夫人之托采购首饰?”两名侍卫对视了一下,疑惑的望着这个自称是郑国商人的人,随后问道,“你说你受君夫人的之托采购首饰,有何凭证?”

    对于这一点,公子挚在来晋国之前早就想好了,从衣袖里掏出一件东西递给了侍卫,“军爷只需将这个交给君夫人即可。”

    侍卫不敢怠慢,拿着公子挚的东西赶紧进了宫。要知道虽然晋公重耳当年有好几个君夫人,但是文赢无疑是最强势的一个,宫里宫外都不敢得罪她。既然宫里的内侍,宫外的大臣都不敢得罪的人,那么这些守卫王宫的侍卫更是不敢得罪了。

    侍卫拿着公子挚交给他的东西,撒腿就向宫里跑了进去。

    晋国王宫。

    虽然晋公重耳已经去世,但是新继位的国君晋公姬欢是一个宽厚的人,继位之后,依然对自己的亲生母亲以及文赢、齐姜等几位庶母敬重有加,丝毫没有改变他们的地位和待遇,这让文赢、齐姜等人甚感欣慰。

    “君夫人,守门的侍卫来了,说是要面见君夫人。”此时文赢正在宫里与宫女们闲聊,这几位宫女乃是文赢在秦国时候的侍女,当初文赢嫁给重耳时,专门把她们从秦国带过来的,与文赢虽说的主仆,但私底下实际上也是姐妹了。

    姐妹几个证聊得起劲,内侍上前禀报道。

    守门的侍卫要亲自面见君夫人?

    文赢听罢,稍稍有些吃惊,望了望身边的侍女,侍女也是一脸的茫然的说道,“既然侍卫要面见夫人,肯定是有要事,夫人还是见一见的好。”

    “嗯---”文赢转过脸对内侍道:“把他带到这里来。”

    “诺---”

    很快,内侍便带着侍卫来到文赢的寝宫。

    “小人拜见君夫人。”

    “嗯---,起身吧,说说见我有什么事情?”文赢端着架子说道。

    “君夫人,宫门外来了两个郑国商人,他们说是帮助夫人在外采购首饰的,要面见夫人。”侍卫答道。

    郑国商人?

    帮我采购首饰?

    文赢听罢,一脸不解的望着侍卫,随后又望望侍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好像没有派遣什么人在外采购首饰啊?”

    “郑国商人说他有君夫人的凭证。”见君夫人感到意外,侍卫拿出公子挚的信物交给文赢。

    信物包在绢帛里,文赢一层一层打开后,一只断了脚的木梳子露了出来。

    梳子?

    文赢望着这把梳子,泪水默默的下来了。这把梳子是她小的时候母亲给她梳头时用的那把梳子。她小时贪玩,跟哥哥弟弟们玩得开心时,不小心把梳子把给弄坏了,本想直接给扔了。但母亲说这把梳子上有自己女儿的气息,等以后女儿出嫁了,想她了就拿出这把梳子来看一看。

    今天这把梳子有回到了文赢的手中,莫不是母亲大人来晋国了?

    “君夫人,怎么办?”侍卫见文赢迟迟不做回答,便问道。

    “快快请郑国商人进来。”说这话的时候,文赢有些失态。

    “诺---”侍卫半信半疑的退了出去,他不知道一个连把都没有的梳子咋会引起君夫人如此大的情绪波动。

    在内侍的带领下,公子挚和冷至来到了晋国王宫。

    “叔---”文赢睁大眼睛,见到公子挚刚准备叫声“叔叔”,话还没说完,便被公子挚打断了。

    “郑国商人挚子及随从冷二拜见君夫人。”毕竟还有其他人在场,见到文赢后,公子挚打断文赢的话直接拜道。

    “哦---,起身吧。”随后文赢对身边的内侍宫女道:“你等暂且退下。”

    宫女内侍知趣的退了出去。

    众人走后,文赢急切的对公子挚道:“不知叔叔前来晋国的有何要事?”

    公子挚道:“还不是为了秦国三将的事情而来。”

    秦国三将?

    “秦国三将?秦国三将有什么事情?”文赢听罢吃惊的望着公子挚道。

    很显然,直到现在文赢还不知道秦晋大战以及秦国战败、孟明视等三将被俘的消息。

    其实说难也不难,毕竟国与国之间的战争那是国君和大臣们要管的事情,凭什么要跟你们这些后宫的女人们说呢?再说了,从晋公重耳开始就严格规定后宫不能干政,那么作为后宫的女人们除了伺候君主之外,也就剩下跟女人们勾心斗角了。

    哪里还有精力去过问国家的大事呢?

    “看来公主真的不知道秦晋之间大战的事情?”这也许就是灯下黑效应,外面早就打的不可开交了,晋国王宫竟然还平静的跟水一样。

    文赢摇摇头。

    “哎---”公子挚一声叹息,“看来晋公欢一直瞒着你啦,既然这样那我就跟你说说吧。”

    随后公子挚便把秦晋两国崤之战的事情告诉了文赢。

    文赢听罢惊得长大了嘴巴,“短短的几个月时间,秦晋之间竟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我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呢?看来姬欢这个孩子不简单啊!”

    “姬欢确实不简单,上台仅仅几个月的时间就彻底推翻了他父亲时期的外交政策,拆散了秦晋联盟,消灭了我秦国上万大军,这事情令君上很是伤心。为了减少秦国的损失,君上特派偷偷来晋国,就是想请公主出面救出孟明视等三将。”知道这时公子挚才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冷至随后说道,“公主,秦国已经丧失了上万大军,不能再把孟明视等三位将军搭进去,一旦三将被杀,秦国的实力将会大大受损啊!”

    这个道理文赢当然懂得,但是面对夫君重耳在世时做出的后宫不能干政的要求,她也是历历在目,“叔叔,虽然秦国遭此大败,三将被俘,我也是心急如焚;但我是一个女人,女人在晋国不能干政,这是有严格要求的。面对这样的境地,我也是无能为力啊!”

    公子挚听罢,长长的叹了口气,“哎---,我也知道这事情对公主来说有些为难,但你不知道君上为了三将的事情,已经病倒了。若再救不出来三将,我担心君上危矣。”

    啊?

    父亲为了这事竟然都病倒了。

    文赢听罢,连连向后退了几步,跌坐在榻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