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30.第530章 崤之战(六)

    夜已经完全黑尽了。

    借着将士们身上还没有完全燃尽的火光,秦军主将孟明视没头没脑的向前奔跑着。虽然在奋力的奔跑,但他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该跑往哪里?

    山谷里布满了秦军将士的尸骨,一不小心就会被那些尸体给撞到,瞬间发出刺鼻的气味。

    “咳咳咳---”

    “咳咳咳---”

    孟明视不停地咳嗽着,艰难的迈着步子向前奔去。

    山风吹来,一个更加浓烈刺鼻的味道呛得孟明视睁不开眼睛来。他已经很累了,不想跑了。前面不远处的小溪边正好有一块石头,孟明视拄着佩剑,艰难的来到小溪边,一屁股坐在坚硬的石头上。

    “咳咳咳”

    “咳咳咳---”

    这里面实在是太呛了,他不能呼吸,不能睁看眼睛,甚至连说话都有些困难。

    “将军怎么办?”

    突然之间一个声音从身后传过来,孟明视扭头一看,借着微弱的火光,原来是西乞术跟了过来。

    其实西乞术从一起初就跟着孟明视,无奈战斗中,他的腿也被晋军射中,一瘸一拐实在是走不动,也没法跟上孟明视的脚步,从山谷中一直跟到了小溪边这才赶上了孟明视。

    怎么办?

    孟明视睁开眼不满的望了一眼他,轻轻的摇摇头,这个时候他还能怎么办呢?

    两个人都不说话了,静静的听着时远时近的狼叫声,以及山上时不时传来的喊叫声,孟明视知道那是晋军将士吆喝着要下山来寻找他们。

    消灭军队,活捉主将。

    这是所有战斗中最高的荣誉,也是战斗最佳的效果,对于晋军来说也不例外。

    哗--哗---

    哗--哗---

    小溪中传来哗哗的声音。

    “谁?”西乞术警惕的问道。

    二人望去,只见一个人从靠近北边的山崖跟前涉水向这边走过来。

    “莫要惊慌,我是白乙丙。”来人低声说道。

    白乙丙?

    他竟然还活着?

    孟明视睁大眼睛,借着周边的火光,只见白乙丙浑身是水的从北边过来了。原来大战一开始,白乙丙就知道秦军必死无疑,于是乎趁着晋军停止射击的档口,顶着盾牌紧靠在了晋军的山崖下面。

    山崖上杂草丛生,晋军将士从上面根本就发现不了躲藏在下面的白乙丙。

    “哎---,悔不该当初不听你的劝阻,才落的今天的下场啊。哎---”见白乙丙活着来到自己身边孟明视长长的叹息道。

    “将军,此时不是后悔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们应该好好想想如何离开此地,一旦天亮,晋军肯定会发现我们的。”白乙丙说道。

    孟明视没有说话,他不是不知道这个道理,只是他实在是太累了,一点都走不动了。

    见孟明视不说话,站在身边的西乞术上前道,“兄弟,你说吧,我们什么都听你的。”言语中充满了后悔和歉意。

    人都死光了,这才知道要听白乙丙的话了,晚了,彻彻底底的晚了。一万多秦军将士已经化做为焦土,即便是没有被烧死的,也早就不能当人用了。

    后悔有什么用呢?

    孟明视默然的望着白乙丙道:“你说吧,我们该怎么离开这里?”

    白乙丙想了想道:“将军,末将以为我们应该寻求机会溜出山谷。”随后白乙丙说道:“我观察这个地方已经接近隘道口的东段,此时守候在谷口外的姜戎将士应该都已经睡得差不多了,不如我沿着山谷的边沿溜到姜戎士兵的身边,每人偷一匹马趁机离开这里。将军,只要离开这个山谷,我们就安全了。”

    溜出去?

    孟明视、西乞术听的清清楚楚白乙丙说的是溜出去,他没有用突围出去,也没有说是杀出去,而是用了一个所有将军都不齿的字眼“溜出去”。

    孟明视听罢立即睁大了眼睛,“你说让本将溜出去,为什么?”

    “将军小点声,我们的周边布满了晋国和姜戎的将士,不溜出去,难道还要杀出去不成?”

    白乙丙的问话让孟明视无地自容,作为带领数万大军的主将,竟然要靠溜着才能突出敌人的包围圈,孟明视真的做不到。

    哎---,无地自容,无地自容啊!

    孟明视猛地站起身,拿起佩剑对西乞术和白乙丙道:“二位将军,秦国战败,全是本将无能所致,与二位无关,现在本将要以死谢罪,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死去的秦军兄弟。我死后,二位可将所有罪责推到本将头上,不要让朝廷和君上追究你们的责任。”

    随后,孟明视寄托着所有希望对二人道:“二位将军,本将死后,秦国复仇的机会就靠二位了。”说罢,孟明视拿起佩剑对准自己的脖子,准备自杀。

    “将军,不能啊---”西乞术见状一把上前抓住孟明视的右手,同时白乙丙也狠狠的抓住孟明视的左手,“将军,你乃是秦军的中流砥柱,也是中原有名的将领,我们谁都可以死,唯独你不能死,你死了,秦国真的就复仇无望了。”

    听完二人的话,孟明视无奈的说道:“崤山之败乃是秦国的奇耻大辱,总要有人为此负责,我身为主将,必须担起这个责任。”

    “将军,崤山之败也不全是你的责任,我也有责任;若不是我掉以轻心,坚持要从崤山经过,怎会有今天的结果。你若要死,那西乞术也不独活在人世。”既然要说责任,西乞术也不推辞跟着说道。

    “兄长说的极是,若要说责任,我们三人都有责任,岂能让将军你一个人承担,你若要死,那我们就一起死好了。”白乙丙也跟着说道。

    这一下孟明视没辙了,他知道虽然秦军战败,但是站在这里的三个人却是秦国乃至整个中原地区都很有名的将领,若都死了,秦国将来还指望谁领兵复仇呢?

    见孟明视有所松动,白乙丙紧抓着孟明视的胳膊道:“将军,只要你我都活着,秦国就能够复仇,秦国也就会有希望了。你现在不是为自己活着,而是为了秦国,为了死去的秦国将士,更是为了将来的复仇。”

    “哈哈哈,复仇?恐怕你们没有机会了。”黑夜里一个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孟明视等人吃惊回头一望,不知什么时候,先轸带领的晋军来到了他们的身边。

    “先轸老狗,吃本将一剑---”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孟明视说罢跳下石头,挥剑向先轸刺去。身后西乞术与白乙丙也拔出剑向晋军冲过去。

    “哼哼,死到临头了还敢张狂?来人啦,将他们一起拿下。”先轸向后一退,晋军将士一起上前挥戈将孟明视等人围在了中间。

    刀都架到脖子上了,孟明视等人彻底是没法了,只好任由晋军将士将其拿下。

    东方已经发亮,初升的太阳把阳光洒在崤山这座本不出名的山谷中,孟明视等人已经被晋军捆绑好之后,准备押解上车。

    马上就要走了,孟明视回头望了一眼战斗过的山谷。

    山谷之中,秦军将士的尸骨横七竖八的躺在山边、崖边、小溪边,从各处奔来的野狼此刻正恣意的撕咬着秦军将士的尸骨,嘴里不时地发出“呜呜”的的吼声。

    不远处,还有野狼撒开腿向这边奔来。

    惨啊---

    在野狼的撕咬下,秦军将士的尸骨被咬的七零八落,胳膊、腿、头骨等等散落了一地。

    啊---,孟明视在心中惨叫着,这些平时跟着他东征西讨的秦军将士死后连一个完整的尸骨都没有留下,他真的很难受啊!

    “看什么看,快走---”负责押解的晋军将士对不愿上车的孟明视吼道,随后几个人强押着他上了战车。

    孟明视再次回首,一行清泪从这位久经沙场的将军眼里流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