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26.第526章 崤之战(二)

    凶险就在眼前。

    但是已经转身西行的秦军却一点也不知道,继续带领大军向西而行,路过周王室的领地,就进入了东崤山的地界。

    “将军,前面就是崤山,我们还从这里经过吗?”三将之中,白乙丙相对比较谨慎的问道。

    ?

    孟明视疑惑的望着白乙丙,在他看来这个问题实在是太幼稚了,“不从崤山经过,我们该从哪里回国呢?难道是从天上飞过去吗?你怎么会问这样的问题?”

    白乙丙迟疑了一下道:“我有一种担心,总觉着崤山这个地方有些危险。”

    危险?

    莫要说是白乙丙,就是孟明视自己也感到稍稍有些担心,毕竟父亲在他出兵之前,就曾经提醒过他,要注意崤山的动向;更何况右相蹇叔为了不让他们出兵,竟然用哭师的形式来加以阻止,而且断言崤山将士秦军的败军之地。

    既然秦国最有智慧的两个人都说崤山这个地方凶险,作为领军的主将,孟明视能不担心吗?

    但是天下之大,除此之外,似乎再没有更好的道路可供他们选择了回国了。

    孟明视两手一摊,无奈的说道,“可是除了崤山,我们再没有其他的道路可走了啊!”

    往北是晋国的土地,此时的晋国肯定虎视眈眈的望着他们,秦军是绝对不能过的;往南一直走下去将会是楚国的土地,由于秦楚有伐鄀之战,秦军肯定也不敢走。

    思来想去,也就只有崤山这一条路可走了。

    见孟明视没有了主张,于是白乙丙想了想说道:“将军,我有一个想法,不知将军可否愿意接受?”

    “说说看。”

    “我军能不能由此向南,经过周王室的领地之后,再向西翻过伏牛山,就能够到达鄀地,到哪里可就是我们秦国的地方了,我们也就安全了。”白乙丙建议道。

    先向南,再向西,翻过伏牛山,进入鄀地,再向北越过秦岭,才能够回到秦国的镐京。

    这一路过去,不知道要远多少里路。

    “这是什么主意?照你这样下去,年底前能不能回国都很难说,更何况我们还带着这么多的珠宝玉器、女人财物,三番五次的翻山越岭,等不到回国就全洒在地上了。不行,不行。”白乙丙的这个建议确实是远了不少的路,没等孟明视表态,自己的兄长西乞术就先反对了。当然了西乞术所说的年底前到达时有些夸张了。

    “路虽然是远了点,但是却非常安全;如果我们执意要走崤山,万一遭到伏击怎么办?到那时可就是全军覆灭了。”白乙丙也而很不服气的说道。

    全军覆灭,又是全军覆没。

    孟明视一听这话当下就有些火了,气呼呼的说道:“全军覆没?本将怎么就不知道我们秦军怎么会全军覆没。再说了本将打了几十年的仗,何时全军覆没过?”

    “将军,我父亲曾经说过,一旦我军执意路过崤山,必会遭到晋军的伏击,我们不得不防啊!”白乙丙搬出父亲来说事。

    蹇叔毕竟是孟明视的长辈,听完白乙丙的话,孟明视也不好再反驳什么。

    孟明视不说话了,但是坚持要从崤山回国的西乞术就不能不说了,“你少拿父亲说事,父亲已经老了,早就没有胆量了,整天就知道疑神疑鬼。这青天白日的哪里来的伏兵?话又说回来,就算是晋国来了,我们还怕他们吗?他们晋国还以为自己还是当初晋公重耳时候的晋国吗?要知道现在重耳都已经死了,晋国也该衰落了,他们已经时过境迁,不同往昔了。再说了,晋公姬欢一个黄毛小儿哪里有胆量敢进攻我秦国?”

    听着西乞术这大咧咧的话,白乙丙气的呼呼的喘着粗气,“你,你,你竟然敢污蔑父亲,还算是人吗?要是真的遭到了伏击,我看你将如何面对他老人家?”

    “哼---,哪里会有伏击,我以自己的性命做担保要是真的遭到了伏击,我将以死谢罪。”

    “好---,这话可是你说的。”白乙丙怒气冲冲的指着兄长说道。

    好端端的建议竟然成了兄弟二人的争吵,孟明视见状安慰道:“好了,你们二人就不要争执了,本将决定继续走崤山回国。当然白乙丙将军的话我们也不能不重视,为了安全起见,本将决定多派几路探马巡查,在确信安全的情况下再通过,你们看这样如何?”

    若按照白乙丙的建议,秦军至少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回到秦国,而且一路过去翻山越岭肯定要损兵折将,那样下去,从滑国抢过来的物资到不了秦国说不定早就消耗殆尽了。

    左思右想之后,主将孟明视还是做出了继续从崤山回国的决定。

    既然主将已经做出决定,其他人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继续沿着崤山向西而行,按照孟明视的要求,不断的派出探马禀报路上的情况。

    “报---,将军,前面十里之内没有发现可疑人员。”

    “好,继续前进。”

    继续向前走了十多里地,确实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地方。又继续向前走了几十里地之后,秦军完全进入了东崤山地界,这里的地形也越来越复杂,探马来回禀报情况的时间也越拉越长。

    毕竟,大军在山下行动,探马要爬到山上去查看情况,来回一次肯定要费不少的功夫,禀报起来也就费事多了。

    此时已经是正午,大军已经走出了几十里地,还没有见到探马来禀报前面的路况,众将不免担心起来。

    “都这么久了,怎么还没有见到探马来禀报情况,将军怎么办?”手下的副将向孟明视问道。

    探马已经派出去了,人家没有回来,孟明视又能怎么办呢?而且不远处就是崤山最为凶险的隘道口了,秦国大军该何去何从呢?

    “诸位先等等,有了消息之后,我们再前进不迟。”在没有确信消息的情况下,孟明视也不敢贸然行动,于是让大军先在隘道口前休息。

    等待是一件很漫长的事情,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吃罢午饭还是没有等到探马回来禀报情况。

    “将军,隘道口两边的探马都派出去几波了,咋还没一点消息呢?”性急的西乞术早就等不住了,上前问孟明视道。

    其实孟明视的心里也着急啊!

    迟迟不见探马的身影,继续等下去,天可就要黑了。一旦天黑,大军再要想度过隘道口就更难了。一旦赶在天黑之前出不了隘道口,秦国大军可就要在山里过夜了。山里过夜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更何况他们还带着许多的俘虏呢?

    “将军,实在等不到探马过来,我们就不等了,直接通过隘道口吧,过来的时候都没有什么事情,这回去的时候能有多大的事呢?继续等下去,天可就要黑了,一旦天黑我们的大军真的就危险了。”又等了大约半个多时臣,西乞术气呼呼的对孟明视说道。

    “这个?”孟明视疑惑的望着西乞术,又转身望着白乙丙只见白乙丙一脸的平静。

    见此情景,孟明视无奈的叹了口气,“再等等吧,说不定等会就有消息。”

    “哎---”西乞术一声叹息,狠狠的跺了一脚,“这算是什么事情吗?堂堂的秦国大军竟然被莫须有的敌军吓得不敢前进,太窝囊了。”

    说罢,西乞术气呼呼的回到自己的车驾前。

    “将军,探马回来了。”就在众人都憋着气的时候,走在前面的将士高声喊道。

    啊?

    终于有回音了。

    孟明视高兴的站起身,直视着探马来到自己跟前,迫不及待的问道:“情况如何?”

    这个探马是秦军派往隘道口南边山上查看情况的,好不容易从山上爬下来,浑身上下沾满了荆棘,见到孟明视后,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沿着隘道口一路过去没有发现敌人的踪迹。”

    “我早就说了,过来的时候没有发现敌人,现在怎么会有敌人出现呢?”西乞术听罢很不客气的说道,说罢气呼呼的望了一眼白乙丙。

    本来关系挺好的兄弟二人,竟然因为此事闹得跟敌人一般,不能不令人赶到惋惜。

    “没有发现敌人?好啊!”孟明视听罢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随后命令道:“命令大军火速通过隘道口。”

    大军早就等的不耐烦,一听到孟明视的命令,立即就开始准备行动了,传令官迅速把孟明视的将令穿了下去:“都赶紧起来,火速通过隘道口---”

    “将军有令,火速通过隘道口---”

    “且慢---”

    就在大军准备西行的时候,白乙丙再次叫住了大军。都已经驾车走了几步的孟明视扭过头吃惊的望着白乙丙,“你还有何事?”

    “将军,我总觉着这事情有些不对,为何我们派往隘道口南边的探马回来了,而北边的探马却始终没有回音呢,你难道不觉着这里面有问题吗?”白乙丙问道。

    “北边的探马迟迟不回来,我也觉着有些疑惑,但时间已经不允许我们继续等下去了,难道你非要让大军在这里等到天黑吗?一旦天黑就算没有敌人伏击,我们自己都会被这山里的野兽吃掉的。”孟明视很不耐烦的对白乙丙说道。

    都已经是午后了,莫要说是继续等下去,就是大军快速前进,等到出了隘道口,走进西崤山也就天黑了。

    时不我待啊!

    白乙丙无奈的摇摇头,无可奈何的跟着大军向隘道口走去。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