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18.第518章 北门之外

    出了东崤山,距离周王室的都城洛邑已经不远了。

    这个时候已经是午后了,阳光从身后把秦军的影子拉的很长很长,影子东倒西歪,犹如风中的草木一样斜歪着向东而去。

    一路从崤山走出来,秦军早就是疲惫不堪了,快到洛邑的时候,上万秦军早就累的快要散架了。

    “将军,前面就是王都,按照周礼规定,列国的军队经过王都的时候都要下车而且要摘掉头盔走着过去,以示对王室的敬意。”快到王都的时候白乙丙给孟明视说道。

    孟明视已经不是第一次经过王都,这样的礼数他应该知道,但是一路过来又累又困,他实在不想下车向王室致敬,于是便说道:“命令下去,让将士们脱掉头盔向王室致敬。”

    “将军,按理我们应该下车,脱掉头盔向王室致敬。”白乙丙再次强调道。

    “好好好,我知道了。”孟明视不耐烦的说道。一路过来又惊又吓,他自己早都困的不行了,哪里还愿意下车走路呢?

    说着走着,很快秦国的大军就来到了周王室的都城北门外。

    洛邑北门。

    一听说是秦国的军队过来了,洛邑城的百姓们都出来了看热闹来了,毕竟这秦国不同于中原的其他国家,乃是西垂养马出身的军队,大家都想看看这些西垂过来的人呢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更何况还有人传说秦人长得跟戎狄没有两样,个个都是红头绿发,样子跟野人差不多,甚是难看。

    如此以来,洛邑城前来看热闹的人就更多了,人山人海,络绎不绝。

    “快看,快看,秦军过来了。”

    在众人的注视下,孟明视带领的秦国大军终于来到了洛邑城下。

    “咦,这秦人根本就没有红头绿发啊,长得跟咱们也没有两样啊!”当许多百姓第一次见到秦人的时候,发出惊异的呼声,原来这秦人长得也跟中原人差不多啊!

    “一样是一样,不过比咱们中原人可要黑多了,个个跟黑人一样。”这倒是实话,秦人常年在西北地区生活,风吹日晒,个个确实长得要比中原人稍稍黑了一些,“不过人家可是又黑又壮的,哪里像咱们这些中原人,个个跟柴火棍一样。”

    秦军的大队人马一个个的从洛邑城北门而过,刚才还在看热闹的百姓很快就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这些秦国的野蛮人真是一点礼仪也不懂,路过天子的都城,他们咋就不下车呢?一个个坐在车上简单的脱下头盔就算是对王室的敬意了?”百姓们窃窃私语的说道,说话间充满了对秦人的不满。

    由于孟明视自己不愿意下车,只是在经过王室北门的时候简单的脱下头盔表示了一下敬意。

    将士们看将军,既然将军都不愿意下车,于是乎战车上的秦军的将士们便学着将军的样子脱下头盔以表示对王室的敬意;有的将士实在觉着过意不去,就在经过北门的时候,脱下头盔,跳下车走了几步,又很快上车跟着孟明视继续向东而去。

    他们那里知道在所有观看的百姓中还有王室的成员,他们也在注视着城下路过的秦军。其中周天子的孙子王孙满就在这些人的中间。

    当王孙满看着秦军如此无礼的经过王都的时候,心中早就充满了怒气,气呼呼的说道:“哼哼---,秦军如此无礼,必败无疑。”

    说罢,王孙满便扭头回王宫了。

    周王室王宫。

    虽然秦军在经过王都的时候,天子姬郑没有亲自过去看热闹,但是如此大的事情,他又岂能不关心,当看到王孙满回宫之后,天子便关切的问道,“秦军的情况如何?”

    “秦军甚是嚣张,必败无疑。”王孙满气呼呼的说道。

    “哦?你说说秦军到底是怎么个嚣张?”天子不解的问道。

    “秦军领兵的将军名叫孟明视,在路过王都的时候自己都不愿意下车,只是简单的脱下头盔礼节性的向王室表示了一下敬意。正是由于他的张狂,以至于所有的秦军都没有下车,就直接从王都北门过去了。”

    哦---,原来秦军在经过王都的时候没有下车以示敬意。

    周天子听罢,稍显难堪的“哦”了一声,自从王室搬到洛邑之后,这么多年过去了,许多大的诸侯国早就不把王室当回事了,莫要说人家来尊重王室,只要不入侵王室就已经很不错了,哪里还能指望人家完全按照周礼的规定来做呢?

    既然理解了这一层意思,周天子也就释然了,“孟明视可是秦国的名将,中原诸国无人不知,他带领的军队何人能敌,怎会失败呢?”

    对于孟明视的大名,周天子还是知道的,也清楚他是一员猛将,更是名将。对于这样的名将,以中原郑国的实力根本就不是人家的对手。王孙满说人家必败无疑无非是一句气话罢了。

    可是王孙满却偏偏执着的认为孟明视这一次一定会失败的,“孟明视虽然是名将,但是骄兵必败,我知道他一定会失败的。”

    周天子笑了:“孩子,秦国这一次要进攻的是郑国,郑国是小国家,根本就不是秦国的对手,孤王敢打赌,这一次秦国一定会取胜的。要知道郑国根本没有实力与秦国对抗,更没有名将与孟明视抗衡,秦国会胜利的。”

    “郑国没有实力,难道整个中原诸国都没有实力对抗秦国吗?我敢说秦国这一次一定会失败的。”王孙满还是继续坚持自己的意见。

    “好---,那孤王就跟你打个赌看看是谁会赢。”周天子开玩笑的跟王孙满说道。

    “好---”爷孙二人就这么定了下来。

    虽然周天子与王孙满在打赌,但是决定因素却不在他们那里,而在秦军身上。

    走过王都之后,秦军就已经距离目的地郑国都城新郑就已经不远了,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周一片黑暗。

    “将军,天色已晚,大军是否安营扎寨,生火做饭?”来到一处荒凉的山坡上面,西乞术征询孟明视的意见。

    孟明视左右看了看,除了这个地方之外,似乎也再没有比这里更好安营扎寨的地方了,于是便对大军命令道:“命令大军停止前进,开始安营扎寨。”

    “诺---”随后传令官把孟明视的将令向每一处军营传达下去。

    走了一路将士们早就想休息休息了,于是一听到将令,连一步路都不想走了,一屁股坐在地上开始休息,有的人甚至直接躺在地上,实在是太累了,赶紧好好休息一下吧!

    望着东倒西歪的秦军将士们,再想一想一路过来将士们的表现,白乙丙心中莫名的涌起一种悲哀,虽然秦军在人数上依然占有优势,但是以这样的士气来作战,那是万万不能的。

    更何况郑国的身后还有强大的晋国,秦军能胜吗?走了这么远的路,郑国能一点都不知道吗?

    稍稍休息了一会,秦军便开始安营扎寨,生火做饭,酒饱饭足之后,孟明视命令大军好好休息,为明天进攻郑国的战斗做好准备。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