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16.第516章 无助的哭泣

    函谷关前。

    大河在这里猛地转了一个弯,愤怒的向东而去,留下一阵又一阵怒吼的涛声。

    公元前627年春二月,整顿完毕的秦国将士在大河西岸誓师,决定出兵东进,以图霸业。

    虽然已经是春天了,但是大河岸边吹过来的风依然有些寒冷。冷风中,整装待发的秦军上万将士在风中等待着国君来为他们送行。

    终于秦公任好的车驾来到大军阵前,从左到右,又从右到左,来来回回巡视了一番之后,秦公的车架最后来到队伍的中央,顿了顿之后,秦公朗声的对将士们说道:“秦国的将士们,寡人继位秦国国君以来,已经有三十年的时间了,三十年来我们秦国打了无数次的仗,但却一直没有带领秦国的将士们越过大河称霸中原,现在晋国的姬重耳已经去世,中原霸主的位置也已经空缺,此时正是我秦国将士东出大河称霸中原的时机到了。你们有没有信心,打败中原诸国,实现我秦国称霸列国的宏愿?”

    “秦国必胜---”

    “称霸中原---”

    “秦国必胜---”

    “称霸中原---”

    ……

    秦国将士们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呐喊,对于秦国的将士们来说,他们已经积压在心中很久的愿望就要实现了,他们能不高兴吗?

    “好,今天寡人就在这里为你们送行,他日寡人还将在这里等待你们胜利归来的消息,拿酒上来。”

    内侍端着三樽酒来到国君面前。

    秦公走下战车,端着酒樽来到孟明视面前,“孟明视将军,寡人就送你到这里了,祝你旗开得胜,打败郑国,实现秦国多年的宏愿。请---”说罢,秦公将酒递到孟明视跟前,“请满饮此樽。”

    孟明视端起酒樽,立正身子,“君上请放心,末将一定能够打败郑国横扫中原,实现秦国称霸的宏愿。”

    “好---,寡人相信你。”说罢,秦公在孟明视的肩膀上拍了拍。

    随后秦公又端着酒樽来到西乞术和白乙丙面前,分别将两樽酒递给二人,“二位将军,希望你们能够与孟明视将军一起为秦国争光,立下万世功勋。”

    “末将定不负君上的重托。”西乞术与白乙丙端着酒樽豪气地说道,说罢一口饮下。

    “呜呜呜---”

    “呜呜呜---”

    ……

    为大军送行的一切程序似乎进行的毫无破绽,就在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呜呜”的哭声。

    嗯?

    秦公扭过头,疑惑的望着远处,谁会如此没有眼色,竟然敢在国君的送行仪式上哭泣呢?难道他不想要命了吗?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之时,只见蹇叔一身白衣,一边哭,一边向这边跑来。

    “你这个时候跑来做什么?”秦公厌恶的望了一眼蹇叔,生气的说道。

    “我的儿子就要死了,我来为他们送行,一时之间伤心不已,就哭泣起来。呜呜呜---”说着蹇叔又哭泣起来。

    “放肆---,西乞术、白乙丙皆是寡人的大将,还未出兵怎会死呢?你休要在这里胡说。”秦公声色俱厉的呵斥道。

    见国君训斥自己的父亲,西乞术与白乙丙也跟着对蹇叔说道,“父亲,君上任命我二人为秦军副将,还未出征,你怎么能说我们就要死了这样不吉利的话呢?如果没有什么事情,父亲就请回吧。”

    既然国君已经不高兴了,西乞术与白乙丙二人赶紧劝自己的父亲回家,以免惹出祸端来。

    但是蹇叔既然已经来了,就没有打算回去,“哼哼,我当然知道你们当上了秦国的副将,但是这一次出兵乃是寻死的出兵,别看你们现在未死,但当秦军兵至崤山的时候,就是你们的死期。我怕你们有去无回,所以还是提早为你们哭泣哭泣吧,以免将来没有机会替你们哭泣。”

    蹇叔的话越来越让秦公以及秦国的将士不爱听了,只见国君的脸色越来越情,气呼呼的望着蹇叔。

    西乞术见状,对父亲劝说道:“父亲,君上已经发怒了,您快快回去吧,就算是孩儿求您了。”

    “哼---,君上不顾你们的死活,我还要为自己孩子的性命着想,你们一定要切记切记,崤山就是秦军的葬身之地,小心啊!我的儿---”说着蹇叔拍打着自己的孩子失声大哭。

    “够了---,休要在这里胡言乱语,我大军还未出发,你竟然说出如此大逆不道的话来,你难道是想诅咒寡人,诅咒秦军不成。”秦公脸色铁青的对蹇叔吼道,“若不是寡人念你是秦国的老臣,早就命人将你碎尸万段了,还不快快退下。”

    “君上,你若真是为了秦国的将士们着想,就赶紧停止这次冲动的出兵,这可是一万多条性命啊,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去送死啊!”蹇叔加哭带喊的对秦公说道,“崤山,秦军一定会在崤山遭到伏击的,他们都会死的。呜呜呜---”

    “你---”

    “你---,这分明是在找死,休怪寡人无情。”秦公愤怒的指着蹇叔呵斥道:“来人啦,乱棍将这个不知死活的老东西给寡人打出去,打出去---”

    当下的蹇叔毕竟还是秦国的宰相,将士们怎会将他一个七十岁左右的老者乱棍打出去呢?于是将士们连拖带拉的将蹇叔拽出秦军阵营。

    蹇叔总算是被人给拽出去了,秦公的耳边再也没有那无休无止的哭泣声了。

    但是原本心情很好的秦公却没有了刚才的心情。他阴沉着脸对孟明视等人说道:“诸位将军,望你们不要受刚才蹇叔的影响,一心一意的带领将士们去实现你们的辉煌吧!”

    孟明视等人双手抱拳道:“末将一定会舍生忘死为秦国,为君上建立万世功勋,实现秦国的霸业。”

    “好---,去吧。”秦公手一挥,示意将士们出发。

    孟明视跳上战车,拔出佩剑,用力挥向东方,“众将士,出发---”

    春寒料峭,秦国上万名将士在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将的带领下跨过大河向东方而去。他们走的很是豪气,很是有力,心中更充满了无畏的勇气。

    秦军走了,终于走了。

    天已经黑下来了,大河岸边的风声一声紧过一声。夜风越来越凉,被国君赶出来的蹇叔一直站在大河岸边目送着所有的将士走过大河,直到最后一个士兵消失在大河东岸。

    “孩子们,你们去吧,只怕你们有去无回啊!”说着,蹇叔默默的留下泪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