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512.第512章 英雄末路

    一年之内,狐毛、狐偃以及郗溱都去世了。

    这给晋公重耳重新调整晋国的军事政治人选提供了方便。

    过完年后,晋公重耳开始便开始对军队的人选问题进行调整,任命赵衰为接替狐毛为上军将,先轸的儿子先且居为中军佐,箕郑为下军佐,先蔑为新下军佐。同时对军中的其他人选也进行了调整。

    自此晋国的新的军事格局形成,在这一个格局中,赵衰无疑是最为出色的一位,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由一个局外汉一下子跃居为晋国的军队的二号人物。

    更为重要的是,晋公重耳在任命赵衰为晋国的上军将之后,还给他一个更高的职务,晋国的执政大夫。

    这样以来,赵衰的地位可就不一般了,虽然是军中的二号人物,但是按照晋国当时的行政体系,一般情况下中军将也是朝中的执政(即宰相)。但是身为晋国中军将的先轸并不是晋国的执政,而是上军将赵衰是执政。

    这说明了什么呢?明眼人一看便知,晋公重耳要把晋国的军政大权集中在赵衰一个人身上了。

    散朝之后,晋公重耳将太子欢和赵衰留下了。

    “君上---”赵衰拜道。

    “爱卿,寡人知道你本不喜欢这种纷纷扰扰的政坛,但是寡人为了晋国着想,为了太子驩的将来着想,还是决定把你放在执政的位置上,目的就是为了让你辅佐太子驩,继续推行晋国的霸业。”晋公重耳郑重的对赵衰说道。

    “君上,臣当竭忠尽智为晋国、为太子鞠躬尽瘁。”

    “好了,不说这些了,寡人知道你的忠心。”随后,晋公重耳放低了声音的对赵衰道:“之所以如此急切的任命你为晋国的执政大夫,实在是迫不得已,寡人有难言之隐啊!”

    当着赵衰的面,国君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这就不令人感到吃惊了,赵衰吃惊的望着晋公重耳,“君上请讲。”

    晋公重耳顿了顿,无奈的说道:“实话告诉你,寡人已经病入膏肓,经常在夜里咳血,自知命不久矣!”

    啊?

    听完晋公重耳的话,赵衰的眼睛睁大了,怪不得这半年多来,国君的气色越来越差,整个人也显得清瘦了许多,原来国君竟然病到了如此地步。

    “君上的病多半是由于当年流浪时饥寒所致,如果多加调养应该会好的。”赵衰安慰道。

    晋公重耳凄然一笑道:“不会了,几十年的老病了。郎中都寻遍了,还是不见起色,估计是命不久矣。”随后又说道:“其实这也没有什么可怕的,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比起我的父兄来,寡人能够活到今天这个岁数已经是很不错的了。现在已经把身后的事情安排好了,没有多少可遗憾的了。”

    “君上---”说着,赵衰的眼泪就下来了。

    跟随重耳几十年,赵衰知道国君这一辈子实际上是非常辛苦的,基本上没有享受过人生的快乐。现在晋国的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的时候,他却要不久于人世了。

    “现在寡人把太子驩交给你了,望你忠心辅佐,继承寡人的事业,也算是对得起寡人了。”说罢,晋公重耳望着太子欢。“欢儿,为父给你找了一位老师,让他来教你治国理政如何?”晋公重耳指着赵衰对太子欢说道。为了使大家读起来通顺一些,将太子驩改为太子欢。

    “赵大人能够做儿臣的老师,儿臣甚感欣喜。”说罢,太子欢对着赵衰拜道:“姬欢拜见老师。”

    见太子欢如此谦恭,赵衰赶紧回拜道:“臣赵衰拜见太子,要我做太子的老师实在是不敢当,不敢当啊!”

    “这是为何?难道爱卿不愿意教授太子吗?”晋公重耳有些不高兴的问道。

    “不是,绝对不是,太子如此谦恭,臣怎敢不愿意教授。只是臣的水平有限,再加上刚刚任晋国的执政大夫,我恐怕时间有限,耽搁了太子的学业,所以不敢贸然承担。”随后赵衰道:“我有一个朋友名叫阳处父,此人博学多才可堪重用。君上不如以他为太子的老师,专心教授太子欢;我呢,处理完政务之后,也可以多多询问太子的学业。如此一来,不至于使得太子的学业落空。君上以为如何?”

    既然赵衰没有时间来教授太子,但同时他又替国君推荐了阳处父来教授,这有什么不妥的呢?更何况一直以来赵衰推荐的人选都是最佳的人选,晋公重耳还有什么不能信任的呢?“既然如此,就以爱卿之言,用阳处父为太子欢的老师。”

    此后,晋国太子欢在赵衰和阳处父的教育下认真学习治国理政的办法,得到了很快的发展。

    公元前628年,这一年过得似乎比以往快了许多,临近冬天的时候,晋公重耳在太子欢和赵衰、先轸等人的陪同下,把自己治理下的晋国从北到南全部转了一圈。最后一行人来到了大河东岸。

    “赵衰,你可记得这个地方?”望着滔滔的河水,晋公重耳问道。

    “记得,这里曾是君上渡河回国的地方。”

    的确这里就是大河东岸,过了河就是秦国的桃林,那里正是秦公任好与他送别的地方。

    晋公重耳默默的望着大河,轻声的说道,“委屈秦公了,若不是寡人在晋国上台,这天下的霸主早就是他的了。”

    晋公重耳说的是心里话,如果没有重耳在晋国继位为国君,以当时天下的形势来看,秦公任好确实有当霸主的可能。

    但是天下形势靠的不是推测,历史却偏偏在秦公任好有可能当霸主的时候,让重耳回到了晋国,这以后的形势就不在秦公任好的掌控之下了。

    “君上,天下大势选择了您做为中原的霸主,这是秦公无法改变的。”先轸说道。

    “寡人在世的时候也许不会改变,但是寡人去世之后可就难说了。”随后晋公重耳凝重的说道,“寡人去世之后,你们一定要防止秦人趁机偷袭晋国,他们积压的时间太长了,一定会利用这个机会的。”

    国君死后秦人会偷袭晋国?

    赵衰与先轸对视了一下,都感到异常的吃惊。君上说这话实在是太突然了,好端端的怎能说道自己会去世呢?再说了晋国大丧之际,秦国又怎好意思偷袭人家呢?

    但既然国君已经说话了,就不能不重视起来。于是二人一同说道:“我等一定会加强边境的防务,绝不让秦人得逞。”

    晋公重耳微微的点点头,“回吧。”

    一行人默默的回到了晋国都城绛都,此后的一个多月里,晋公重耳的病情一天天加重,进入腊月,晋公重耳就彻底不能下床了。

    这一年腊月十六日,一代枭雄晋公重耳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