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99.第499章 圉正烛之武

    圉正?

    圉正是个什么样的官员呢?

    圉正其实就是弼马温,也就是养马的官员,弼马温?这个名字是不是有些熟悉呢?

    对,烛之武就是这么一个养马的官员,而且是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养马官员。

    七十多岁了,走不动,跑不了,还能养马吗?肯定是养不了,于是乎,烛之武也就顶着一个圉正的名号,每天来养马场走走,然后让马夫们把马场所有马匹的数字给自己报一下,再跟昨天对比一下,只要是数字上没有缺少,他的任务也就完成了大半。

    至于说一旦遇到个马匹生病或者是闹个瘟疫什么的突发事件,那烛之武这个圉正的事情就相对会多一些,毕竟他已经是一个经验非常丰富的“弼马温”了,能没有一点经验吗?

    为什么烛之武都已经七十多岁了,还继续着养马的活呢?那是因为他们家是祖传养马的。有着传统的养马经验,于是乎,历代郑国国君都信任他们家的养马技术,便一代又一代的把养马的官员给烛之武家里,而且是“三世不迁官”。

    把养马的官员给烛之武家里当然是好事了,至少保证了他们家的吃喝不成问题,但是三世不给人家升官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毕竟当官的呢一个不想着升职呢?

    可是人家郑国的国君以及他们的文武大臣们,就是想不起给烛之武升官,在他们的心目中,似乎烛之武家就是世世代代养马的命,连一点升职的可能性都没有。

    马养的这么好,一旦升职了,这么多的马谁去样呢?

    现在当佚之狐提出样让烛之武去说服秦军的时候,郑公姬踕以及相国叔詹都感到脸上有些汗颜,原来这个人不但会养马,而且还能够作为外交官出使别的国家。

    “既然这样,哪位爱卿愿意去请一请这位烛之武先生呢?”稍稍冷了一下场面,郑公姬踕问道。

    谁去请人家呢?

    众人的目光下意识的落在了佚之狐身上,但是佚之狐也有他自己的说辞,“君上,当此用人的关键时刻,臣以为应该派一位德高望重的大臣去请人家烛之武老先生,放能够显示出国家对人家的重视。”

    本来佚之狐想让国君亲自去请人家烛之武,但是一想到让国君前往烛之武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官员家里去请一个老的都快要动不了的老头,似乎是太有些说不过去了,于是便提出让一位更有说服力的大臣前去请烛之武。

    言下之意,谁都能够听的出来,佚之狐话里的意思,那就是要让宰相叔詹出面去请烛之武了。

    既然大家都明白其中的意思,郑公姬踕的目光很自然的放在了叔詹身上,“既如此,那就烦劳相国大人跟佚之狐一起前去请一下这位烛之武先生。”

    国家偶读已经到了这份上,叔詹还能说些什么呢,只好答应前去请烛之武了。

    走出王宫的那一刻,叔詹与佚之狐都感到了彻骨的寒冷,也不由得把脖子缩了缩。已经是深秋了,黄昏的天气已经很凉很凉了,寒风吹来,生冷生冷的,空气里时不时夹杂着一些时有时无的雪粒。

    冬天就要来了---

    当佚之狐和叔詹来到烛之武位于城北家里的时候,老头正坐在屋子里同孩子们说话。秦晋两国大兵压境,谁能够睡得安稳呢?王宫里的大臣们不得安稳,住在城里的平头百姓也是惊恐万分。

    “咚咚咚”

    “咚咚咚”

    ……

    黄昏的敲门声显得尤为清脆,让这一家人都不由得吃惊的望着对方。多少年了,他们家一直过着很平静的生活,除非国家紧急用马,或者说是马场遇到了疾病灾荒什么的之外,一般是不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敲他门家门的。

    一个快要下雪的黄昏,竟然有人来敲门,而且敲门声还是如此的急促,会是什么情况呢?

    儿子紧张的望了一眼父亲,“父亲,怎么办?”

    “去吧,或许是贵人来了。”烛之武耷拉在眼皮轻声的说道。

    “诺---”儿子听罢便去看门了。虽然他们一家一直职位不高,但是父慈子孝,一家人过得算是很不错了。

    门一打开,儿子就看见了佚之狐大人带着一位穿着很高贵的人站在门外。春秋时期,对于每个阶层的官员的穿着都有着严格的规定,见面之后,不用打听,单从衣着上就能够判断出一个的身份。

    烛之武的儿子认得佚之狐,因为他是分管马场的官员,算是父亲的上级,但是佚之狐身边的这个男人,烛之武的儿子只知道他肯定人家是个大官,到底是多大的官员,烛之武的儿子就不得而知了。

    “拜见大人。”烛之武的儿子见状赶紧拜道。

    佚之狐也不多说话,直接问道:“你父亲在家吗?”

    “家父在家。”

    “带我们去见你的父亲。”佚之狐命令道。

    在烛之武儿子的带领下,佚之狐与叔詹来到烛之武的客厅。

    “父亲大人,佚之狐大人来了。”还没到客厅,儿子便高声喊道,以便于父亲早早听见后出来见客人。

    烛之武一听是佚之狐来了,便挣扎着想坐起身来,可是连续努力了几次都没有成功,恰巧他这个动作正好被已经进门的叔詹看见了。

    哎呀,一个老的走都走不动的老头还能做些什么呢?叔詹心中不由得涌起一种悲哀。佚之狐见状赶紧扶起烛之武,让他站直了身体。

    “这位是郑国宰相叔詹大人。”等烛之武站稳之后,佚之狐介绍道。

    一听到是郑国的宰相大人来了,烛之武以及家人们都不由得吃了一惊。相国是谁呢?乃是一个国家除了国君之外最主要的官员,完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主。今天竟然会来到他的家里,这能说明了什么呢?

    烛之武赶紧带领子孙们再次下拜,无奈年岁确实是有些大了,还没等他弯下腰就已经是气喘吁吁了。

    “咳咳咳---”烛之武连连咳嗽了几声。

    叔詹见状赶紧说道:“老先生免了,快快请起。”说罢双手扶住了烛之武。

    一个老头都已经老成这个样子了,还能指望他做些什么呢?叔詹心里更是打了退堂鼓。

    佚之狐岂能看不出叔詹的失望之情,说实话他的心中也有了一丝退意。几个月没见,他确实没有想到这个老头已经老成了这副模样。就这样子,还没等走到敌军的大营说不定早就结束在半道上了。

    但是已经来到了人家门前,能说退就退回去吗?更何况此时退回去还指望谁来化解郑国当下的危机呢?死马当做活马医,先让他试试再说。

    “不知几位大人这么晚了来寒舍有何要事?”见过面之后,烛之武也不看二人的表情,拄着拐杖低着头问道。

    听到老人的问话,佚之狐望了一眼身边的叔詹,示意他先说话,叔詹也是一脸的尴尬,跟这么一个快要进棺材的老者还能够有什么可说的呢?

    “相国大人,既然来到了老先生的府上,你就说说吧。”佚之狐知道叔詹的想法,于是很直接的对叔詹说道。

    叔詹无奈只好对烛之武说道:“老先生你也知道,当下郑国面临的困境,秦晋两国一起向我郑国用兵,郑国危在旦夕。佚之狐大人向国君建议说先生有经天纬地之才,国君特命我二人前来府上,想请先生前往王宫,与国君一起商议拯救郑国的大计,不知先生能否前往?”

    “你说什么?”烛之武听罢,抖索着雪白的胡须大声向叔詹问道。

    “哎---”面对这个又老又聋,腿脚也不灵便的老者,叔詹只好大声说道:“国君想请你进宫商议如何拯救郑国的大计。”

    “哦---,你说是国君想请我进宫?”烛之武听罢,摇摇头道:“我已经老了,走不动了,怕耽搁国家的大事,还是不去了,你们另请高明吧。”

    叔詹望了一眼佚之狐,既然人家都已经说自己不适合去王宫了,我们还是赶紧走吧,国家命悬一线,赶紧另找别人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虽然烛之武说自己已经老的走不动了,但几十年的上下级关系,佚之狐是知道他的能力的,在当下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之前,他决定还是先请烛之武前往王宫的好,至于到了王宫以后,国君愿不愿用他,那就不是佚之狐的事情了。

    “烛老先生,国家正当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每一个郑国人都应该为国出力,既然国君能够想到用先生,那就请先生先随我们一起前往王宫,虽不能为国奔劳,但为国出谋划策总该可以吧。”

    一听说是他要自己为国出谋划策,烛之武叹息一声道:“哎---,老了老了,才想起用我来为国出谋划策,国之悲哀啊---”

    “这么说先生愿意随我们前往王宫了?”佚之狐问道。

    “罢了罢了,既然国家命悬一线,那我就随二位去一趟王宫吧,至于能不能为国出力就另当别论吧。”

    已经是夜里了,风声一声紧过一声,雪花也越来越大,风雪中三个老人走在前往郑国王宫的路上。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