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98.第498章 秦晋伐郑

    公元前630年秋十月。

    “呼呼---”

    “呼呼---”

    寒风呼呼的肆虐着大河两岸,把河岸边的尘埃不断的吹向正在行军的秦国将士。

    已经是深秋了,大河两岸的寒风比起陆地上来说更加寒冷一些,从秦国出发的时候,天气还算可以,但是当秦军赶到位于大河岸边的郑国时,天气已经变了。

    呼呼的寒风吹在将士们的身上,生疼生疼的。

    “人都说这中原地区比我们秦国要暖和的多,可今年这到底是怎么了,这里比咱们秦国要冷的多了。”秦公缩了缩脖子对身边的丕豹说道。

    每次秦国出兵,相国百里奚要留下来监国,所以秦公大多数情况下会带着丕豹、公孙枝等人给他做军师。再说了,现在百里奚已经是七十多岁的老人,也不好带出来了。毕竟行军打仗可是风餐露宿的事情,稍有不慎,百里奚的身体也受不了,还是让他多待在国内,外出打仗的事情就交给丕豹等年轻人吧。

    丕豹自小在晋国生活,对于大河并不陌生,听完国君的话说道:“君上,中原本来比秦国要暖和一些,但是这大河地区就不一样了,毕竟这里距离河水较近,冷一些也就不奇怪了。”

    是啊,虽然郑国地处中原腹地,但是由于距离大河较近,所以就比其他地方冷一些了。

    大军行至氾南,这儿距离郑国都城新郑已经剩下不到三里地了,秦公任好命令大军停下了脚步,按照秦晋双方的约定,这里应该是秦国驻军的地方。

    在秦国大军还没有到来之前,晋国的大军也已经驻扎在了函陵。自此,秦晋两个春秋时期的大国,从东西北三面对郑国形成了包围之势。

    郑国王宫。

    秦晋两个大国同时向这个地处中原腹地的二等国家用兵,此时的郑国早就是慌作一团了。

    其实在春秋时期,郑国也不能算是小国家,他们曾经也是很厉害的国家,郑公姬踕的祖父郑庄公在位的时候曾一度称霸,史称“春秋小霸”。可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后来郑国慢慢的衰落了,成了一个二等的国家。当然了,比起蔡国、陈国等等小国家来,郑国还算是差不多的国家。

    “这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此时的郑公姬踕已经没有了任何主意,他已经慌了,不知所措了。

    宰相叔詹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兄长国君姬踕,怨恨之情油然而生。这么多年了,他不止一次的劝说国兄长,要他好好选择一下郑国将来的继承人;也不止一次的劝说过兄长要他与邻国晋国处理好关系,但是国君就是不听,执意而为,今天跟着这个,明天跟着那个。

    现在呢,祸端终于来了,秦晋两个大国一起向郑国用兵了,郑国真的是到了危在旦夕的时刻,这可该怎么办呢?

    虽然叔詹对国君的做法很是生气,但是面对国家生死存亡,他也不敢掉意轻心,于是建议道:“君上,要想让人家退兵,首先要弄清楚秦晋两国出兵的原因?只有搞清楚人家出兵的原因,这才能够对症下药,让秦晋两国退兵。”

    现在郑国已经不指望能够凭着自己的能力打败秦晋两国了,也不指望楚国派兵来帮助自己了。

    天下所有的事情还是得靠自己解决。

    “晋国想要做什么,你难道还不清楚吗?重耳还不是想让公子兰那个不孝的子孙回郑国当国君吗?”郑公姬踕气急败坏的说道:“实话告诉你,寡人宁肯亡国也不愿意让那个小子回国来继承寡人的国君之位。”

    “君上,这个时候恐怕你答应晋国让公子兰回国继位也未必能够让秦晋两国退兵。”叔詹很不客气的说道。

    一听叔詹的话,郑公姬踕扭头望着叔詹吃惊的问道:“嗯?你是什么意思,就算是寡人让出国君的位置来秦晋两国也未必撤兵,为什么呢?”

    “因为这次出兵已经不是晋国一家的事情了。秦国已经插手进来,没有一点利益他们会撤兵,就算是这个时候晋国想撤兵恐怕都难。”

    郑公姬踕听罢,木然的坐在国君的坐榻上。

    从叔詹的话里,郑公姬踕能够听的出来秦国已经插手进来了,晋国也未必能够完全掌控了局面,“这么说郑国彻底是完了。”

    说这话的郑公姬踕的言语中充满了哀伤。

    他确实贪恋国君的位置,但若是因此让郑国亡国了,那他可就是郑国的千古罪人了。

    姬踕还不想落下千古罪人的恶名。

    “那依你之见该怎么办呢?”姬踕半是哀求的对叔詹说道。

    叔詹一声叹息后说道:“臣已经是殚精竭虑,实在想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来。”

    既然连足智多谋的叔詹都想不出办法来了,郑国难道真的要完了吗?郑国姬踕抬起头望着下面的大臣们,“你们都说说有什么办法能够让秦晋两国退兵,挽救郑国?”

    大臣们一片寂然,此前只有一个晋国就已经够郑国对付的了,现在还来了一个秦国,这还让晋国活不活呢?

    许久的安宁之后,郑公姬踕彻底是没辙了,他的声音里充满了哀伤的说道:“你们真的没有办法了吗?郑国真的是没救了吗?”

    就在所有人都想不出来办法的时候,一个站在不起眼的角落里的臣子走出列,

    出列之后,也许是他觉着自己距离国君有些远了,又向前走了几步说道:“臣佚之狐拜见君上。”

    佚之狐?

    郑公姬踕不解的望着佚之狐,对于这个大臣,他没有太多的印象,“难道你有好办法能够化解当前的危机?”

    佚之狐拱手拜道,“臣有办法可以一试。”

    “说出来寡人听听。”郑公姬踕一听高兴的说道。这个时候,只要有人能够想出办法了,哪怕是馊主意他也认了。

    “君上,诸位大人,当下郑国的形势看似危机,实则隐藏着生机。”佚之狐开口说道。

    郑公姬踕与诸位大臣一听,立即来了精神,“哦,你说当下郑国还有希望,说来寡人听听。”

    “诚如相国大人说的那样,当下郑国的形势乃是秦晋两国一起向我们发难,就算是我们答应晋国的要求同意公子兰回国继承君位,晋国想撤兵都有些困难,这是为什么呢?那是因为秦国未免会听命于晋国。但这同时也蕴藏着希望,这其实等于说明,在秦晋两国中间,起决定性作用的是秦国。那就等于说明只要我们能够说服秦国退兵,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佚之狐说道。

    “你是说让我们首先说服秦国退兵?”叔詹听罢当即问道。

    佚之狐点点头,“相国大人说的极是,臣的意思就是我们先派人说服秦国,让秦国首先退兵,一旦秦国退了兵,晋国也就是没有继续战斗下去的勇气了。”

    既然秦国未必听晋国的,那就首先让秦国退兵,给秦晋联盟的版块上画上一道痕迹。

    叔詹听罢,想了想说道:“你怎么知道秦国会听我们的?秦国能够协同晋国出兵郑国,晋国肯定是给秦国某种好处,否则秦国怎会派兵劳师远征呢?”

    “晋国给了秦国好处这是肯定的,但如果我们郑国想要让秦国退兵,肯定也要给秦国更多的好处。”

    听罢佚之狐的话,郑公姬踕道:“只要秦国能够退兵,给多少好处,寡人都愿意。只是我们如何才能让秦国退兵呢?”

    “要想让秦国退兵其实不难,君上只需请出一人出马即可。”佚之狐说道。

    “何人?”郑公姬踕以及相关叔詹同时问道,“他是做什么的?”

    “此人名叫烛之武,乃是郑国的圉正,今年大约有七十岁了吧。”

    烛之武?

    圉正?

    七十多岁了?

    听完佚之狐的话,郑公姬踕和相国叔詹都暗暗有所不好意思,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还在郑国当圉正,这么多年了,依然得不到提拔,现在国家有难了,终于想起人家来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