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96.第496章 大家都老了

    要不要请秦国,对于晋国来说都难。

    其一,若邀请秦国协同出兵,那么晋国肯定多多少少要给秦国一点好处,至少应该让给秦国一些珠宝玉器等等的东西,毕竟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秦国不会白白跟着你晋国出兵。对于钱财,晋国到不在乎,对于一个国家来说,那么一点点钱财根本算不了什么。

    其实对于晋国来说最担心的是这万一秦国出兵了,晋国要想左右局势就有些困难了。毕竟秦国不是蔡国、陈国等小国家,他有的是实力和话语权,一旦秦国的想法跟晋国不一致,晋国该怎么办呢?

    其二,这要是不邀请秦国出兵,晋国也难啊!

    晋公重耳以及他手下的大臣都很清楚一旦作为盟国的晋国在这样的大事都不邀请秦国的话,那等于直接告诉秦国,他们的盟国关系走到头了。一旦秦晋的盟国关系到头了,无疑给晋国找了一个坚强的对手,以后的日子就难过了。

    现在摆在晋国面前的事实就是要不要请秦国都难,让晋国却不得不去好好面对。

    既然是大事,那就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诸位爱卿,你们都说说,这个时候我们需不需要邀请秦国呢?”

    “臣以为不应该邀请秦国参加。”狐偃性急直接出列说道。

    “为何?”

    “因为若是邀请秦国参加进来,肯定会影响到我们的出兵计划。本来我们发兵进攻郑国是为了扶持公子兰回国继承国君的位置,这一旦我们邀请秦国参加进来之后,他们要是执意要灭了郑国怎么办呢?”狐偃直人快语的说道。

    这确实是晋公重耳一直以来担心的事情,“爱卿说的确实不错,但也有一种可能,要是我们邀请了秦国,而秦国自己不愿意来呢?”

    “不来最好,我们刚好自己出兵,其实我们根本就不想要秦国来,反正秦国出不出兵根本不影响我们伐郑的结果,何必要在乎他们的感受呢?”

    七十多岁的人了,狐偃说话还是那样直接,这让晋国君臣烦闷之中多了一份快意。

    虽然狐偃的话说的有些直接,但却说出了晋国当下的实情,晋公重耳听罢问赵衰道:“爱卿,你说说我们到底应不应该邀请秦国呢?”

    “臣以为我们必须邀请秦国,如果我们不邀请秦国,那破坏秦晋盟好的责任可就在我们了。至于我们邀请了,秦国他不愿意来,那就错在秦国了。”

    听完赵衰的分析,晋公重耳点点头,赵衰说的是当下晋国面临的尴尬处境,虽然不想邀请秦国一起出兵,但晋国又不想落下与秦国决裂的恶名。想了想之后晋公说道:“那就麻烦爱卿再次前往秦国,邀请他们协同出兵。至于人家出不出兵,我们不必强求。”从内心来说,晋国巴不得你秦国不出兵呢。

    赵衰拱手道:“臣遵命。”

    下朝后,赵衰简单收拾了一下,便着手西行了。

    秦国雍城。

    自从扶持重耳回国之后的这几年,秦公任好就没有好好睡过几个安稳觉。每次一想起晋公重耳所取得成就来,秦公任好就感到挖心的痛啊!

    现在他早就后悔当初答应送重耳回国继承晋国的君位了。他常在想,要是当初秦国不送重耳回国,让他继续在外流浪至今的话,说不定他早就死在流浪的路上了,哪里还有今天的霸主呢?

    要是重耳早早死了的话,那当今的天下霸主会是谁呢?要么是楚王,要么是秦公。想了想之后,秦公觉着还是自己的可能性会更大一些,毕竟秦国可是打败过晋国的西方大国。哎---吗要是自己当了天下的霸主,哪里还能轮的上晋国呢。

    但天下事情却不会按照他的意思来,偏偏人家重耳就回国了,而且还在很短的时间里当上了天下的霸主。

    哎---

    秦公任好一声长叹,默默的坐在王宫院子里,眼看着一片黄叶缓缓落下。

    已经是秋天了,这秋天一过,一年的时间就该过去了。

    “君上,晋国赵衰来了。”就在秦公任好心情低落之际,内史廖上前轻声说道。

    “赵衰来了?”对于这个赵衰,秦公任好心中是很复杂的。好多年了,你说他是敌人吗?好像不是;那你说他是朋友吗?也好像不是。

    哎---,赵衰这个人该怎么说呢?

    就当是个朋友,还是见一见吧。秦公任好微微点点头,示意内史廖将赵衰请进来。

    “赵衰拜见秦公,许久不见,秦公一向可好。”见到秦公任好,赵衰赶紧拜道。随后声音不高也不低的轻声问道,似乎是很久没有见面的朋友问候一般。

    “还好吧。”秦公有气无力的说道,“你家主公身体可好?”

    “六十多岁,身体已经大不如前。”都是多少年的关系,赵衰见到秦公也不藏着掖着,直接对秦公说道。

    秦公一听重耳的身体已经大不如前,缓缓地坐起身问道:“不知你这次前来有何要事,还请直言。”

    赵衰稍一思考说道:“秦公也知道,郑国国君姬踕在位已经有四十多年了,今年开年以来身体每况愈下,郑国公子兰请求我们晋国发兵帮助他回国继承君位。我们在想,秦晋两国乃是盟国,更何况秦国还对晋国有恩,这么大的事情,晋国事先应该给秦国打个招呼的好。”

    赵衰是很会说话的人,原本晋国是打算请秦国出兵的,但是为了不伤到秦国的自尊,于是赵衰便把请秦国出兵的事情说成了给秦国打招呼,这样以来,让秦国觉着晋国还是满尊重自己的。

    但是秦公也不是傻瓜,他很清楚赵衰话里的意思,虽然说是打招呼,但是按照两国的盟约,一方出兵另一方也要协助出兵,要不然还算什么盟国呢?听完赵衰的话,秦公明白了,于是说道:“寡人知道你的意思,这样吧,等寡人与诸位大臣商议之后,再回答你如何?”

    赵衰拱手道:“一切全凭秦公安排,赵衰只是前来通禀此事。”赵衰说的很轻松,其目的就是要让秦公明白晋国没有一点强求秦国出兵的意思。

    “寡人明白你的苦心,你我虽是君臣,但也是朋友。国与国之间的交往不影响我们的感情,你先退下吧,晚上寡人设宴招待你。”

    秦公的话让赵衰多少有些感动,再拜道:“下臣这先退下,请秦公斟酌。”

    说罢,赵衰退了下去。

    望着赵衰远去的身影,秦公心中涌起意思哀伤,几十年了,大家都老了。

    赵衰走后,秦公便命人将相国百里奚请来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