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93.第493章 郑公姬踕

    吃完饭,送走公子兰之后,晋公重耳把赵衰留下了,虽然已经打算把公子兰送回郑国当太子了,但是具体该如何去做还需要好好商量商量。

    毕竟人家郑国不是你们晋国,你想咋办就咋办,这万一把公子兰送回郑国之后,人家郑国国君不接受或者说是一怒之下把公子兰杀了该咋办呢?

    于是晋公重耳问赵衰道:“既然打算将公子兰送回郑国,爱卿以为如何才能让姬踕答应立公子兰为太子,或者直接将国君的位置传给公子兰呢?”

    赵衰想都没想的说道:“自古以来解决这种问题的办法无外乎先礼后兵两条途径,君上可先派一位使臣前往郑国,明确要求姬踕册立公子兰为太子,若姬踕答应的话,我们的目的很快就会实现;若姬踕不答应,我们再出兵迫使姬踕就范不迟。臣想,以我晋国当下的威势,姬踕一定会答应立公子兰为郑国太子的。”

    先礼后兵。

    不错的注意。

    晋公重耳听罢默默的点点头,“爱卿以为何人可担任使臣。”

    “箕郑可以一试。”赵衰建议道。

    “箕郑?”晋公重耳想了想,“好,就以箕郑为使臣前往中国。”

    箕郑本是一个军人出身的将领,军人吗,行事的作风比起文臣来说肯定要强硬一些,霸道一些;赵衰之所以出主意让箕郑出郑国,其目的就是为了让他去迫使郑国就范。

    郑国都城新郑。

    自从继位以来,郑国国君姬踕就一直处在一种矛盾、焦虑、残暴、左右摇摆不定之中。

    刚刚继位之初,正是齐桓公称霸之时,那个时候齐国可以说是威势正盛,郑国没有办法,只好跟着齐国混日子,齐国每次会盟诸侯,都要叫上郑国。

    虽说郑公姬踕多少有些不太愿意,但没办法啊!谁叫人家实力强大呢?姬踕虽然不想,但又不得不跟着人家齐国摇旗呐喊。

    后来齐桓公老了,姬踕觉着自己终于可以扬眉吐气了,谁有曾知道,南边的楚国势力又开始强大起来,非要中原的郑国跟着他们混日子。为了拉拢郑国,楚王还把自己的妹妹嫁给了姬踕。这一下姬踕没有办法,又只好跟着楚国混日子,在宋襄公图谋称霸的时候,就是郑国国君姬踕第一个提出宋国不具有称霸的资格,应该由楚王来担任霸主。

    这个提议一下子把宋襄公给激怒了,当时就要发兵攻打郑国。但是人家郑国敢这样提议,也就不怕你宋国,毕竟人家的身后还有强大的楚国撑腰,凭什么怕你一个跟自己大小差不了多少的郑国呢?最后,宋国实在气不过,终于爆发了宋国与楚国之间的泓之战,结果肯定是宋国战败。之后,郑国老老实实的跟着楚国混了几年。

    就在郑公姬踕老老实实跟着楚国的混日子的时候,就在此时,晋国流浪的公子重耳偏偏来到了郑国,请求拜见,兵打算请郑国出兵协助他登基。本来就已经受够了大国压迫的郑国姬踕很不愿意去接待一个晋国六十多岁又没有多少前途的流浪公子,于是就下令紧逼城门,硬是没有让重耳进得了郑国。

    哎---,人总是有看走眼的时候,人算不如天算啊!

    郑国姬踕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看起来没有一点希望的重耳竟然真的回到了晋国,而且还当上了晋国的国君。

    这一下,郑公姬踕的心彻底给凉了。

    自从重耳当上晋国的那一刻起,郑国国君姬踕就一直处在一种担忧之中,他不知道哪一天重耳就会领着大批的晋国兵马来到郑国,向他讨回公道。但是他又一次错了,继位之后的重耳似乎是忘记了当年自己拒绝他入城的经历,而是带着兵马与南边的大国楚国开战了,并且一举打败了楚国,这一下,姬踕是彻底傻眼了。左思右想之后,赶紧掉头转向了晋国,成为晋国的盟国,并担任践土会盟的主持人。

    其实,并不是说郑国国君姬踕一开始就自甘堕落,就愿意过这样左右摇摆不定的生活,在他继位之初曾经也进行过努力,任命自己的弟弟叔詹为正卿、任用堵叔、师叔为大夫。叔詹、堵叔、师叔在当时被人们称为郑国“三良”。

    在“三良”的治理下,郑国得到了很好的发展,一度时期,特别是在齐桓公之后,郑国国君姬踕也曾想过恢复郑庄公当年的威势,称霸诸侯。无奈在楚国的步步紧逼之下,夹在晋楚两个大国之间的郑国在实力不济的情况下,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败,最后,姬踕也就失去了称霸的野心,失去了做一个刚正不阿国君的勇气,失去了做一个好父亲应有的宽容和仁慈,最后也就变成了今天这副模样。

    当然了姬踕之所以走到今天这步田地出了天下形势所迫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随着当国君的时间越来越长,姬踕本身也没有了当初的锐气,出现了懒惰的情绪,虽然继续很贪恋国君的位置,但是呆在这个位置上,他已经不想做太多的事情了。

    至于跟着那个国家混日子吗?哎---,也就没有什么立场了,那边强大就跟着那边吧。

    虽然郑国姬踕抱着这种墙头草的态度,但是新上任的天下霸主重耳却不愿意自己的邻居是这样一个摇摆不定的人,他想要给自己的选择一个意志坚定的盟友,更需要自己的身边有一个紧跟自己的邻居。于是他的使臣便来到了郑国新郑。

    郑国大殿。

    坐在国君的位置上姬踕昏昏欲睡,身边的大臣叔詹轻轻的谈了口气,望着堵叔、师叔微微的摇摇头。

    入秋以来,国君的身体确实是一天不如一天了,莫要说是平时,就是在上朝的时候,也经常会出现这种昏昏欲睡的事情。于是乎,作为郑国的大臣们,叔詹等人也在暗暗为下一任国君的人选感到担忧。最近一段时间,也没少跟国君说这个继承人的事情,但是铁了心打算把国君的位置干上几百年的国君姬踕就是没有一点要册立太子的想法,说上几次没有效果之后,叔詹等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启禀君上,晋国派使臣来了。”就在大臣们看着国君又昏昏欲睡的时候,内侍进来禀报道。

    “嗯?晋国来人了,他们派使臣来做什么?”刚才还在昏昏欲睡的郑国国君姬踕立即睁开眼睛吃惊的问道。

    大臣们摇摇头,还没有见到晋国使臣,他们怎么会知道晋国派使臣前来做什么呢?

    “晋国使臣已经在殿外等候,请求拜见君上。”内侍又重复了一遍。

    “见还是不见,你们说句话啊!”姬踕向叔詹等人询问道。

    人家都已经在殿外等候了,这个时候,想不见人家,能行吗?

    “君上,晋使已经在殿外等候,君上还是见一见的好。”叔詹说道。

    “嗯---,那就见一见晋使吧。”随后郑国国君姬踕对内侍道:“请晋使大殿觐见。”

    “请晋使上殿---”

    在内侍的传唤声中,晋国使臣箕郑匆匆走进了郑国大殿,进到郑公,箕郑拜道:“晋国使臣箕郑拜见郑公。”

    “贵使请起,不知贵使今天前来郑国有何要事,还请直言。”郑公姬踕客气的说道。

    箕郑起身,没有直接回答郑公姬踕的问话,而是首先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位郑国国君,他确实老了。虽然姬踕僵硬的挺起身子,但箕郑还是能够看得出他胖胖的脸上呈现出一块又一块的老年斑,还有那没有多少精神的眼神里暴露出衰老的痕迹。

    试想一下,国君都当了四十多年,姬踕能不老吗?

    很显然郑公姬踕看出箕郑在打量自己,很不客气的问道:“你在看什么?”

    “郑公已经老了,是该好好考虑一下继承人的问题了。”箕郑还是没有直接回答郑公姬踕的问话,而是直接说了自己的此行的目的。

    “哼哼,你说寡人老了?寡人真的老了吗?”郑公姬踕再次坐直身体,故意显示出自己的强壮的一面对箕郑说道。

    “生老病死乃是世间不可更改的规律,谁都会有这一天的,郑公没有必要回避这个矛盾。”箕郑说道。

    箕郑一句话点在了姬踕的软肋上,郑公姬踕不再把身体坐的那样直了,毕竟要坐直身体也是要费一些力气的,他不想那样费力气,毕竟人已经老了,精力是很有限的,能省一点是一点吧。

    “直说吧,你此行前来郑国的真实目的。”

    “下臣这次前来郑国是奉了我家国君的命令,与郑国协商公子兰回国继位国君的事情。”

    一听此言,郑公姬踕差点站了起来,“什么?寡人还没死晋国凭什么要给郑国选国君?”

    “哈哈哈,郑公不必担忧,在你还没薨之前,可以先将公子兰立为太子,以便于将来继承大位。”箕郑很不屑一顾的说道。

    虽然郑国不是一个大国,也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国家,但是作为使臣的箕郑这样跟人家一个国君说话,确实是有些过了。

    郑公姬踕愤怒的望着眼前的晋使喘着粗气,气的胡须直哆嗦。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