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91.第491章 血染朝歌(下)

    卫国国君公子暇的头真的好晕。

    一年多之前,公子暇就听说被赶走的姬郑在中原诸国之间活动的消息,当时只觉着有些好笑,心想一个被赶出国门的废人能翻多大的浪呢?谁成想,谁成想,人家姬郑还真闹腾成功了;曾经支持他的晋国,转眼就来支持姬郑了。

    这下公子暇傻眼了。

    他想走过去在坐榻上好好想想对策,谁知还没走出几步,就晕的不行,摇摇欲坠,昏昏欲倒。

    美女们赶紧扶着公子暇坐在床上,没过多久公子暇头上就开始直冒虚汗,汗滴滚落在他已经湿透了的衣裳上。

    哎---,元喧心中一声长叹,当一个人的身体都虚弱成了这个样子,还能指望你做些什么呢?

    “相国,你说说晋国重耳他咋能这样呢?”公子暇冒着虚汗抖抖索索的说道。

    “时移世易,晋国当初支持我们,那是因为姬郑投靠楚国,现在晋国支持姬郑,那是因为他们始终相信姬郑还是卫国的正统。”元喧不客气的说道。

    姬郑是卫国的正统?

    姬郑是卫国的正统,那我公子暇是什么呢?

    公子暇失神的坐在床上,反反复复的向着这个问题,随后有气无力的问道:“事已至此,我们该当如何呢?”

    “都这个时候,还能怎样呢?赶紧组织兵马迎敌啊!再晚点晋国军队就打进城了。”

    “对对对,相国说得对,赶紧组织兵马迎敌。寡人这就上城慰劳守城的将士们。”公子暇虽然荒淫,但还不糊涂,他知道当此之时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如何调动守城将士们的守城士气。只要朝歌城池守住了,就算是晋国兵马来了又能咋样呢?

    当公子暇换好衣裳带着元喧上到城头的时候,卫国原国君姬郑在晋国大军的护送下,已经来到了朝歌城下。

    “公子暇、元喧,你们两个狗贼听着,寡人早就说过我一定会回朝歌的,今天我姬郑又回来了,你等若是明智的话,就赶紧开城投降,以免朝歌百姓受苦。若是执意妄为,城破之日就是你等身死之时。”姬郑驾车来到城下对上面的公子暇、元喧等人说道。

    “哼哼,姬郑,你也给我听着,卫国的天下乃是有德之人得之。你无德无能,自然要离开卫国的君位,而我公子暇也是先祖文公的嫡亲子孙,自然应该得到君位,你看看卫国在我的治理下已经是蒸蒸日上,哪一点不比你在的时候强。反观你姬郑,不感谢我当初不杀你的恩情,还勾结别国来侵害自己的国家,你还是个人吗?”

    “公子暇,你荒淫无度、纵情声色,根本就不配当一国之君,今天寡人带着军队就是来替卫国百姓讨回公道来了,还不快快受死---”

    对骂从来都是战争的前奏,现在卫国都城朝歌城下,姬郑、公子暇这兄弟二人正为谁是谁非、谁是正义谁是奸佞、谁得到了百姓的拥护、谁失去了民心而对骂着。

    对骂虽然是战争不可或缺的必要程序,但绝对不是战争的本身。

    对骂了一阵之后,双方都骂累了,于是回到各自的营中,现在需要用战争来解决问题了。

    “进攻---”晋国大夫周颛一声令下,上万的晋军排着整齐的队伍向朝歌城涌去。

    “射击---”

    先是一通密集的射击之后,卫国的守城的将士们不得不低头躲在城垛后面,就在守城将士躲避箭簇之际,晋国攻城的将士,已经来到了城池跟前。

    “上---”晋国将领一声令下,上千名将士一起拿出绳索抛向城头,确信抓紧之后,将士们顺着绳索快速的爬上城头。

    一时间杀声、刀枪声、弓箭声交织在一起;马叫声、人喊声、战车碾过的声音响彻在朝歌城上下。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经过大半天的厮杀,守城的卫国将士明显处在了下风,进攻的晋国将士越来愈多的人爬上了朝歌城头。

    晋国之所以如此快速的冲上朝歌城,其一是经过城濮大战,晋国军队的战斗力明显强大了,对付一个小小的卫国那绝对是绰绰有余;另一个方面,就是卫国守城的将士本身也没有多少战斗力,这一年多来,公子暇的所作所为大家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为了这样的人战斗,不值得啊!

    于是乎,还没坚持半天时间,上万晋国军队就冲进了卫国都城朝歌。

    “完了,完了。”听到消息的公子暇失神的跌坐在王宫的地上,虽然是夏天,他却觉着这地面冷的出奇。

    “君上,快跑吧,等会敌人打进来就跑不了啦。”一位年老的内侍跑过来对公子暇说道。

    “嗯嗯,跑?寡人能跑到哪里呢?”公子暇这才意识到,其实他已经没地方可跑了,这座城池早就被晋国军队团团围住,而自己的卫国军队也都投向人家了,现在都成了姬郑的队伍。

    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派跑到哪儿呢?

    其实就算是他想跑,也跑不了,还没等他从地上站起身来,姬郑带领的军队就杀进宫了。

    “来人,将公子暇给寡人抓起来。”姬郑冲进宫门的那一刻就看见坐在地上的公子暇,立即命人将他抓了起来。

    公子暇这才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元喧已经被人家抓获了,就跟在姬郑的身后,从身上的血迹能够看得出当时肯定少不了战斗。

    “哼哼,你们两个狗贼陷害寡人,弑君篡位,该死---”见到被抓起来的公子暇,姬郑狠狠的说道。

    “诶---,大哥,话可不能这样说,你我不管怎么说也是兄弟,都有当国君的资格。”见到姬郑发怒,公子暇立即转换了一副面孔,讨好的说道,“你总不会杀我吧?”

    “无耻,大丈夫死则死矣,为何还要讨好他人。”元喧怒气冲冲的对公子暇说道,随后转脸向姬郑道:“姬郑,当初你我政见不合,我才出此下策,现在想来我是错了。来---,给我一刀,让我痛快的离去。”

    “好---,既然你这样说,那寡人就给来点痛快的。”说罢,姬郑手持佩剑来到元喧跟前,对着他的心脏“噗嗤”一声刺了进去。

    “啊---”元喧痛苦的大叫一声,随后咬紧牙关,跌倒在卫国的宫殿里,到死他也不知道自己当初的做法是对是错。

    “大哥,大哥,你不会真杀我吧。”眼看着元喧被杀,公子暇吓坏了,哀求着对姬郑说道。

    “哼哼,像你这样的人活在世上也是祸害;我不杀你,天理难容。”说罢,姬郑提着剑来到公子暇跟前,用佩剑拍着公子暇的脸道:“兄弟,莫要怪我,谁叫你跟我一样生在王宫之内,都有当国君的资本;但你也知道,这个国家只能有一个国君,有我没你啊!”

    “大哥,我已经不想当国君了,我、我、我只想要那些美女,只要有美女作伴,我这一辈子都不愿意再当国君了。”临死了,公子暇还在想着美女作伴的好事。

    “哼哼,你想得倒美。”姬郑不会再给做梦的机会了,说罢又是一剑刺进了公子暇的胸膛。

    “啊---”公子暇一声惨叫,头扭向宫殿的后面,他知道那些经常陪自己玩乐的美女们就躲在宫殿的后面。

    美女们不缺什么,跟谁玩还不是玩,今天陪着公子暇玩乐,等到了晚上洗洗澡还会继续陪着姬郑继续玩,反正前后什么都没有缺少。

    可是那些跟她们玩乐的男人们,却因此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公子暇死了,这场发生在春秋中期的一场闹剧也该结束了。哎---,公子暇,可怜啦,当了一场国君连一个正经的谥号都没有,被称为“卫中废公”。

    一场血雨腥风之后,中原卫国终于恢复了平静。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