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秦剑

488.第488章 孝敬晋公

    晋国绛都。

    践土会盟使得晋公重耳登上了人生的顶峰,虽然此后他还进行过好几次会盟,但是值得回味的肯定还是践土会盟了,一有时间,晋公重耳就喜欢与人闲聊践土会盟的事情。

    人老了就喜欢回忆。

    这个时候已经是六十七岁老人的晋公重耳正眯着眼在大殿外的走廊里晒太阳,这时内侍勃鞮上前对他说道:“启禀君上,卫国使臣来了。”

    “哦?卫国使臣来了,那个国君的使臣?”晋公重耳睁开眼睛,很不情愿的问道。

    之所以问是哪个国君的使臣,那是因为重耳知道此时的卫国同时有两个国君,一个是已经被赶到陈国的卫国国君姬郑,另一个是就是发动政变上台的卫国新国君公子瑕。

    “是姬郑的使臣。”勃鞮小心翼翼的答道。

    姬郑的使臣?

    晋公重耳听罢疑惑的望着勃鞮,“这个时候他派使臣来晋国做什么?”

    “这个奴才也不知道,君上见还是不见?”

    姬郑派使臣前来晋国,见还是不见呢?晋公重耳坐起身,他需要好好想想到底是见不见卫国的使臣呢?

    “你去吧赵衰请来。”想了一会,晋公重耳还是觉着此事应该问一问赵衰。

    “诺---”说罢,勃鞮快步走出宫去请赵衰了。

    很快赵衰就来到了晋国王宫。

    “臣赵衰拜见君上。”见到晋公重耳,赵衰赶紧拜道,几十年了,赵衰对于晋公始终是那样的尊敬。

    “好了,起身吧。寡人已经跟你说过多少遍了,你我既是君臣也是兄弟,还是亲戚吗;在没人的时候,见寡人就不要那样客气了。”晋公重耳对赵衰说道。

    赵衰再拜:“君是君,臣是臣,这一点微臣不敢有半点的疏忽。”

    既然赵衰执意要这么做,晋公重耳也不再多说,于是便对赵衰说道,“好了,好了。今天请你过来,寡人有事要征询一下你的意见。”

    “君上请讲。”

    “你可知道卫国的使臣来了。”

    一听到是卫国的使臣来了,赵衰并不感到吃惊,毕竟此时的晋国已经是天下的霸主了,周边诸侯前来拜见晋公,那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卫国来使也在情理之中,这有何奇怪?”

    “寡人所说的卫国使臣不是公子瑕的使臣,而是姬郑的使臣来了。”

    “姬郑的使臣,君上是说那个被我们赶出卫国的姬郑吗?”一听说是姬郑的使臣,赵衰也觉着这事情有一点点复杂了。

    “对,就是那个被赶出卫国的前国君姬郑的使臣来了,你说说寡人是见还是不见呢?”

    赵衰想了想道:“君上,此时卫国姬郑能够派使臣前来晋国,肯定是为了复国之事而来,君上愿不愿意让姬郑复国呢?”

    其实就算赵衰不提醒,晋公重耳也会想到这一点,毕竟这两年来,姬郑一直没有放弃过回国的想法,为了复国姬郑的使臣把周边的国家几乎都跑遍了,今天终于来到了晋国。

    重耳站起身望着赵衰道:“你说说寡人见还是不见呢?”本来人家晋公重耳就是请你赵衰过来问这件事情的,见与不见晋公自然要听听赵衰的意见。

    既然君上有问自己见还是不见,赵衰想了想道,“要不君上还是见一见卫国使臣的好,毕竟我们扶持公子瑕这么长的时间来,也没见他对我们晋国有多好,说不定经过这几年的磨砺,卫国姬郑也该有所清醒了。见一见且听听卫国的使臣怎么说?”

    “好,那你就陪寡人见见这位卫国的使臣。”

    晋国大殿。

    卫国使臣早早就等在了这里,见晋公和赵衰进来,卫国使臣费无尘赶紧拜道:“卫国使臣内侍费无尘拜见晋公,见过赵大人。”

    看到卫国的使臣竟然是一个内侍,晋公的脸立即拉下来了,“卫国的大臣都死光了吗?竟然派一个内侍前来出使晋国,成何体统。”

    晋公不是天子,没有天子那么好的涵养。但他乃是天下的霸主,自然很在乎列国来使的身份,当看到卫国竟然派一个内侍作为使臣前来晋国的时,立即就发火了。

    虽然人家在骂自己,但作为卫国使臣的费无尘哪里有胆量跟人家辩解呢,“嘿嘿嘿,晋公骂的是,卫国确实是没人了,在国君的身边也就只剩下我们这几个内侍了,本来我家国君想自己亲自前来的,但考虑到晋公的气还没有消,最后还是决定让奴才过来先让晋公消消气,等您的气都消了,他再次亲自登门向晋公谢罪。”

    其实奴才也是不好当的,既要接受主人的打骂,还要替主人消灾免罪,两头为难还不敢发火,真的是很不容易的。

    听完费无尘的话,晋公的气也消的差不多了,很不客气的对费无尘说道:“说说吧,你来晋国有何事情?”

    费无尘笑着说道:“嘿嘿嘿,我家国君在外流浪几年,深深感受到流浪之艰辛,更是体会到了当年晋公流浪时的艰苦,所以今天特派奴才前来给晋公送点礼物,算是报答当年先君对晋公不敬的一点歉意,也请晋公消消气,原谅他当初的无知。”

    说罢,费无尘命人将装有美玉的盒子呈上来,递到晋公面前。勃鞮上前赶紧接过盒子,当着晋公与赵衰的面打开。

    “不错,不错,这些美玉绝对是旷世无双的美玉。”当着卫国使臣的面,赵衰不由自主的赞叹道。

    晋公看罢自然也是爱不释手,比起自己晋国的垂棘美玉来,这几块美玉更是上品,质地细腻,纯净无暇,看上一眼,晋公便有些舍不得了。

    随后晋公命人将美玉收起来后对费无尘道:“说说吧,你们送给寡人这么好的东西有何要求?”

    无功不受禄。

    作为一国之君的重耳自然知道这个道理。

    “嘿嘿嘿,奴才刚才说过了,我家国君经过这几年的流浪之后,深感生活的艰辛,更加体验到了当年晋公流浪的辛苦,所以特命我们送些礼物给晋公,也算是孝敬孝敬您老人家。真的没有别的什么意思。”

    虽然晋公重耳和赵衰都能够猜得出,人家是为了复国才来到的晋国的,但是作为卫国使臣的费无尘就是不说。

    这就不能不让晋公重耳感到吃惊了,卫国姬郑只是为了单纯的孝敬自己,“哦---,看来这个姬郑还是蛮有心意的吗?”

    “真没有什么事情要求晋国的吗?”赵衰不解的再次问道。

    “嘿嘿嘿,赵大人,我虽是一个奴才,但也是一个国家的使臣,代表的是一个国家来出使晋国的,敢胡说吗?”

    赵衰本是帮忙替费无尘说话,却不曾想到让人家给呛了几句,赵衰也只好不再说什么了。

    “好,卫公的心意寡人心领了,还有什么事情吗?”既然人家并没有什么要求向晋国提,晋公重耳只好说道。

    “没有了,奴才告退,奴才告退。”费无尘唯唯诺诺的说着,退出了晋国大殿。他很清楚的听到,刚才晋公重耳在称呼卫国前国君姬郑的时候说的是“卫公”。卫公?不就是卫国国君的意思吗?有了这个称呼,看来费无尘这趟差事并没有白跑。

    费无尘走后,晋公重耳望着赵衰,“这是怎么回事呢?”

    赵衰摇摇头,他也猜不出卫国姬郑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就在这时,内侍勃鞮再次疾步匆匆的跑了进来,“启禀君上,周天子派使臣来了。”

    啊?

    晋公重耳再次望着赵衰,脸上露出惊讶的表情。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